[剑三][谢李]山海 下

BGM:我从崖边跌落


上篇  中篇  下篇


16.


啊……小学妹展开手臂,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嘴里小声叫苦:手酸死了,腰也快断了。

坐在她身旁的李忘生手里窝着团纸巾,正轻轻揩去画上墨尘,听见学妹的抱怨,轻声一笑:学了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啊?画画是个体力活。

是是是——学妹手扶后颈,摇头晃脑缓解颈酸,我看哪,我早晚要成个大力士。


他们坐在清源镇东头一棵老榕树下,树冠郁郁葱葱,为他们遮去日头。身后是盖竹山,身前是灵屿河。不远处几个孩子蹲在地上玩石子,脖子上的红领巾歪到一边。河岸边坐着个洗衣妇,两脚间夹着个大木盆,结实的胳膊抓紧了...

+

[剑三][谢李]山海 中

BGM:我从崖边跌落

上篇  中篇  下篇


《山海》


CP:谢云流X李忘生


12.


当真是魔障了……

李忘生坐在床上,怔怔然出了神。他昨夜明明早早睡下,怎又横生出一段奇怪的记忆。

记忆里,他起身穿衣,步出屋外,在昏暗的路灯下缓步慢行,除唧唧虫鸣再无声响,直到有人叫他。

原是那没戴面具的鬼王,忽然间不期而遇,暗夜里看不清对方样貌,却没来由地感觉亲近。于是他主动提出为他领路,拉着他的手,引他过那条溪。

随后他卒然惊醒,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想简单当作幻梦一场,残留于手的温度却挥之不去。

来之前,老师说清源有仙。却没说,遇见了...

+

[剑三][谢李]山海 上

BGM:春花《我从崖边跌落》

 这个故事依然送给妹,妹吃安利我包售后w


上篇  中篇  下篇


《山海》


CP:谢云流X李忘生


山与海,

你选哪一个?


1.


从C大所在的B市出发去清源,要先坐五小时高铁,再坐三小时大巴,末了还要挤着搭乘面包车,在来回往复的山道上颠簸近两小时。

等到了地方,不管平日多精神抖擞的学子,也肩酸腰痛乏得不行。

李忘生提着行李袋和画箱下了车,一踩上青砖地,便闻到了花香。一枝开得正烂漫的白梨花自院墙上的菱花窗里伸展出来,那姿态,像个懒洋洋的美人要来同过路人握手。

他...

+

[剑三][谢李]仙君劫

来自跟我妹的聊天记录,我跟妹都觉得流流哥太惨了太惨了,仿佛天上上仙下凡来历劫……

就此搞了个我流修仙梗大纲文,并在妹的威吓下坚持到了HE。

于是这个故事就叫流流哥历劫记【。


 《仙君劫》


谢云流X李忘生


南华仙君李忘生,头一回下界降妖就不幸着了道儿。

对方敛了妖气化作跛脚老妇求他相助,李忘生被骗进敌窟身中缚仙索,被迫化作灵兽形貌被关进金笼。

妖怪围着他得意嘲弄,他正思忖着如何脱身,外头噼里啪啦一通乱打,眨眼间一个黑衣金甲的身影钻进洞来,猎猎带风,直直行到那妖王面前,一脚踩上石凳:妖怪,听说你藏了埋土三十年的琼叶酿,奉上几坛给我,我...

+

[剑三][莫毛]云谁之思

for @白熊 愿情谊长存=3=

也算作是送给自己的生贺啦,又长一岁,继续努力前行。


BGM:点戳这里


云谁之思


CP:莫雨X穆玄英


“哥哥!”

伴着呼喊响起的,是孩子飞快跑来的脚步声,一路叮铃叮铃。他跑到背对着他、一人独坐的少年身后,正要伸手去拍后背,忽地眼前一花。

少年已不在那条木凳上了,颈侧却多了道冰凉雪亮的刀。

“谁?”刀冷,声音也冷。

那孩子吓得一动不敢动,戴了满手满脚的银铃串没一颗响的,低低地叫了声“哥哥”,嗓子便被掐住也似,说不出后面的话。

“公子!”不远处一位胡服老者连忙提声,见少年冰冷视线扫过来,急急行了个礼,“我祖孙二人并无...

+

=V=

不好意思打扰了,冒个头说一下,目前TB上能搜到的《男主角》全部是盗印,别买,不值得。(已经有姑娘误买了,感觉很抱歉)

全文txt有放出,在主页内很容易能找到,如果链接失效了私信我补档,就算不是每天上线看到了就会去补。

如果想收实体的话,剩下的余本有机会会补上,或者看能不能拜托朋友带去CP場贩。

谢谢喜欢这篇文的仙女们,给我的repo和私信都有认真看。

如果是新掉坑的对莫毛感兴趣的小仙女,推荐关注微博上的CP主页@羽毛大本营  

最新的手游指尖江湖里,有关莫毛部分的剧情更新也有淮老师专门做的总结PO @我在路边捡垃圾 

希望有更多人喜欢这个西皮,因为他们...

+

#活动#【莫毛锦鲤】双十一微博抽奖代发

(……因为我们傻得登陆不上茶会主页,浴桶老师的lof也登不上去了,我就借自己的lof一用)

内容直接复制羽毛大本营的官博↓

转发自微博@羽毛大本营【←点击即是活动地址

#剑三##莫毛##莫雨X穆玄英#
旁油,锦鲤活动纷纷开奖,你,中奖了吗?
关注本PO+转发本条微博,11月11日双十一将抽出一位莫毛经理,啊不,是“莫毛锦鲤”!
奖项内容请见微博评论区↓↓↓
热烈欢迎莫毛同好们于评论区自行加单,让这条锦鲤更肥~更壮~
所有奖项归莫毛锦鲤本人所有,不可转卖,不可折现。(非同好包括微博未有莫毛相关转发内容以及转发过拆逆者,随着奖品数量的丰厚,获奖者身份会有严格审查,请大家见谅,因为礼物都是莫毛死忠粉以及...

+

莫毛本实物图存档

《迷魂记》已经完售啦,《男主角》还有余本,之后应该还会上架的w





+

2018魔都莫毛only活动repo——驴驴

其实看到淮淮的repo前我是打算写个相声版的,毕竟写repo的初衷是希望没机会来这次only的朋友也能云o一下,这样她们才知道她们都错过了3.5个亿!(bushi

当然这个初衷现在也还没有变。但是我打算在活动日程的基础上多写一下,像淮淮一样从头开始回顾一下,毕竟这种经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千年等一回了。

(想直接看相声版活动日程的可以下拉,我会标粗加横提示)

原始日志被我删除了,没记错的话是去年5月看到别家CP only办得很棒,突然难过于写了几年莫毛,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莫毛only,于是头脑一热跟熊哥说我们也来搞吧!熊哥茫然地说,都这么冷了,不会有人来吧……

“不会有人来”,事实上这句话,...

+

莫毛完结文下载

《最佳男主角》正文修订版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dtJ7m9D1CrhrV2jPNYCBNw 密码: 8hrs

《迷魂记》正文+番外5则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jAK6GhRGm1tcxazTxI5BXA 密码: qagq


+

【莫毛限时食堂群】大门开启

为迎接即将到来的魔都CP22(5月19日),暂建一个【莫毛限时食堂群】,有意向参与届时交流活动者皆可加入,无法成行纯围观也无妨。

只要是喜欢莫毛CP的小伙伴,食堂厨娘们都欢迎备至。

目前确定日程为CP22 DAY1莫毛主题摊位(已过审批,摊位号暂待通知),如有其他活动,将于群内另行通知。


除上述之外,食堂热烈欢迎热爱莫毛热衷产出的太太们,并在此次CP中为出新刊、二刷再贩或还有余本的太太们提供全免寄售(无料小料黑箱摊主们一份就好)。

如果各位太太们有需要寄售的本子及周边等等,可以私信联系两位摊主 @标准字符间距。  @月公子   ...

+

后记——写给男主角及其他

2015年1月的某个下午,熊突然在Q上说她在B市,昏昏欲睡的我问清她坐标后立刻打车过去,在医院里达成了神奇的第一次面基。记得那天是个穿着宽松棉裤的软萌熊和梳着双马尾仿佛傻子一样的我,一头熊和一头驴在短暂的羞涩之后便坐在长椅上磕起了CP,聊了聊漩涡里的小雨哥后我突发奇想:哎,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哎,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是认识萌神熊之后最常用到的起头句,作为一个不混圈的散粉,在漫长的几年时间里,她成了我唯一可以聊梗磕莫毛的对象,也成了我爬墙的最大阻力【X
说回那个面基的下午,其实统共也就侃了一个小时,回去后的当天晚上,就写下了男主角的第一章。

在开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想写一个莫毛版的“好想急死你”,希望...

+

[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 尾声(完结)

完结啦,来跟这个故事说一声“撒有哪啦”吧~

谢谢大噶!

补上本章写作BGM:点戳


尾声


又是一届金蔷薇。

穆玄英站在化妆间里,一侧头发被隐形夹子别到耳后,露出耳垂上一颗湛蓝色的耳钉。最近他在拍一部现代职场戏,受角色需求,不止打了耳洞,还给短发做了深栗色挑染,整个人更显年轻活力。

FreshAir的专属造型师为他选了藏青色薄款休闲西装,内搭白色浅蓝细条纹衬衫。等穆玄英换好全套,造型师绕着他转了两圈,说少个点睛之笔,得加样配饰。

听到这句,他举起手,“我带了。”

一旁的莫采薇立时递过个绒布首饰盒,打开来,里头是一枚闪闪发光的别针,弓箭形状,在箭头...

+

[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109(补完)

依然还是109的内容↓   不要略过上一篇109【X


***


彼时一看到不灭烟亮出手机,莫雨便知不好,隔着吧台阻拦不及,被他来了这么一手。

都不晓得多早之前的一通电话,不灭烟竟然做了录音备份,可见此人阴险,其心可诛。

这下好了,自打那段他掷地有声地表示“对穆玄英连半毛钱兴趣都没有”的对话播放完,他的毛毛就没出过声,也没往他这看过一眼。

他偷眼去瞧,穆玄英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垂着眼帘似在思忖,俊秀的侧颜依旧赏心悦目,莫雨心下却直打鼓。

先不琢磨怎么跃过柜台把不灭烟这厮暴打一顿,莫雨紧急转动脑筋,如何平安度过当前危机,把心上人哄好才是正经。

站在...

+

[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108-109

可怜的108被屏蔽了……只好补图片了TVT


108.8e7a3e40gy1fp9dhty0mwj20dw3oiasg.jpg


109.


路口立着指示牌,木板拼接,涂有清漆,上头写了三个字:垂杨街。

垂杨街里没有杨树,沿路种了两排法国梧桐,刚长出了新芽,交错的枝杈缝隙里,冷不丁就扑棱棱飞过去只雀鸟。

眼前是条长条石板铺就的步行街,还没到上午十点,两旁商铺的门都关着,起初穆玄英还有些生疑,看地面干净、标牌清晰、玻璃敞亮,不似破落荒废,何以没有一家开门。

等走了几步,他看出门道了,原来所有商铺全是酒吧,开门时间俱在夜里,怪不得一条街空荡荡的没个行人...

+

[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107

107.


将会面地点定在晓风馆,一来是位置合适,二来是投其所好——据说那位大名鼎鼎的制作人,平生一大嗜好即是饮茶。

一部戏的合约原本谈得八九不离十,熟料对方突然要求,想见演员真人一面。

唐影估摸了下时间,约在穆玄英回B市的第三天。


那天唐影早早到了晓风馆,他坐在包间里透过掀起的竹帘,看向遮罩住门口的屏风。日光映射,外头那架木造水车和流淌过清水的竹筒,在屏风上倒映出影子,汩汩水流,竹筒“嗒——嗒——”,配合室内悠然的琴曲,恍然如在山林。

屏风之上人影一晃,穆玄英绕过那扇屏,一眼看到了唐影,扬手打了个招呼。

唐影看着他,蓦地一愣。

一别...

+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