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月月也是驴驴
隶属机构:永远的Y镇

[剑三][裴洛]《L.I.F.E.》11

11.


一杯预防感冒的汤药换来个尽职尽责的保镖,谁听到都会说这交易赚了。杨导跟裴元交代的地址,在仙乡镇顶南边。担心人生路不熟,临出门前,自告奋勇的洛保镖还跑去前台认真打听路该怎么走。

他们要找的那位老师在当地约摸是个名人,前台一听地址就长噢了声,撕下张便签纸,把大致方位画给他们看:要是走到小芦坡那还没摸清位置,就随便寻个本地人问,保准差不出五十米的距离。

当下时间已过了晚八点,街头巷尾比白日安静不少。偶有些坐在门口藤椅上纳凉唠家常的叔婶阿伯,讲话的嗓音也轻轻细细的,反是河里蛙鸣和树头蝉叫更聒噪些。

一路顺顺当当地走到小芦坡,没岔过一回路。中途只有一次小插曲,裴元刚要走上石桥,胳膊被

+

[剑三][裴洛]《L.I.F.E.》10

坑都是要填的啊……瘫倒。

来陪我弟刷一发万花声望


10.


洛风没诓他,拍戏憋笑这种问题,确实是习惯就好。用杨导的话讲,他们俩的状态叫渐入佳境,配合默契省时省力,若能一直保持,说不定可提前杀青。

导演心情一放松,语气也愈发亲切,甚至在拍摄间隙里抓着裴元循循善诱:我看你是个好苗子,要不要考虑考虑去念长影?正好给洛风当学弟。

裴元听了笑而不言,接过场务递来的矿泉水,顺手朝旁一递。

拿过那瓶水的年轻人自觉替他发声:裴大夫志在悬壶济世,可惜长影没开医科。

洛风停住话,喝了口水,接着道:其实你有空的话,可以去我们学校逛逛,真的很好,不骗你。

裴元侧眸看向他,俄而一点头:我信。...


+

[剑三][裴洛]《L.I.F.E.》9

9.


特地叫裴元先到片场的原因没多久便揭晓——他演的许游是个靠江吃饭的渔夫,除却支起的那排守株待兔的渔网,竿钓网捞的动作架势,都得做得像个样子才好。
凤城影视基地有不少做这类生意的人,平日里挂个摊展示传统生活技艺给游客看:织染布匹,采谷酿酒,扎风筝糊灯笼,追求雅趣的自去棋馆茶楼,听老先生们拨琴运板,讲一段古。碰到有剧组招募,也会抽身过来,给演员示范教学怎么做旧时行当。以裴元为例,不需要他真能成个风里来浪里去的老练渔夫,但挂饵甩竿、放网收网这些渔民基本若是一窍不通,拍出来观众看着也觉别扭。
洛风来时,负责教他钓鱼的人正好走开去换竿。没多会那人回来,是个红脸膛,面相憨厚的中年汉子,头戴一顶草帽,单手...

+

[剑三][裴洛]《L.I.F.E.》8

写文BGM:MELANCHOLY


8.



从前台处登记取了钥匙,洛风一路引领,带他进入客栈后方的庭院。裴元的房间在他隔壁,两间房一左一右夹出了客栈二楼的东南折角。正方布局的庭院,白日里从楼上手扶木栏杆往下看,能看见中央菱形水池里养的金鱼。等到了夜间,檐下挂着的盏盏灯笼悉数点亮,照见挨墙摆放的三角梅。
雨还没停,淅淅沥沥地落在木造建筑上,留下湿漉漉的气息。本想着送到房间门口便道个晚安各自休息,钥匙刚掏出来就被裴元叫住。
“先过来下,有东西给你。”
洛风随他进了靠东面那间房,里头陈设与他那屋差不多。除了独立浴室外,简单的一方单人床,临窗的木桌上有盏绿玻璃灯罩的老式台灯。
裴元半蹲在地,行李箱摊于身前...

+

[剑三][裴洛]《L.I.F.E.》7

7.


凤城这地方,放在国内几大影视基地里算个中不溜儿——规模不大不小,地理位置略偏,交通只有火车直达,机场过来还需坐个一小时车。
辖下有凤里和仙乡两个大镇,七八年前投资商看中这里,注资开发,渐渐形成以影视拍摄为主,旅游服务为辅的产业模式。一旦有剧组进驻,那块地方便僻成专用,暂停对游客开放。
《王六郎》这部电影多是水边戏,选了仙乡靠江的一段。一条发自淮江的支流从此处经过,倏尔水势和缓,像条贴着镇子游过去的乖巧小水龙,古人给这截水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灵波。

洛风一大早从学校出发赶飞机,落地后同剧组会合,乘同辆车前往凤城。自打那天试戏之后他就没见过裴元,去拍定妆照那天,那人还在上课,放学之后才赶过来,恰

+

[剑三][裴洛]《L.I.F.E.》6

6.


开机日期在那之后很快确定,一算足够他考完大二下半学期最后一门课。想着反正过几天就要坐飞机去拍摄基地,索性留在学校。
宿舍楼一下子变得空荡荡,走在校园里也难见到几个学生。等到要走的前一天晚上,他将可能要用到的全塞进行李箱,望着擦拭干净的桌面发呆。
明天就要走了,第一次正式拍戏,从前曾坐在片场边见过多次的热闹景象,自己终于也要成为其中一员。
看着台灯照在桌上的一圈亮光,他心中一动,抓起钥匙出了门。
下到一楼,洛风探头进窗,跟正对着小电视机看肥皂剧的寝管阿姨问好,说自己明天一早就不在宿舍了,门号是303。
阿姨抽出登记本记录下他离校时间,问他,是不是要回家了。
他一怔,没多言,只笑着点点头。

自行车昨天才...

+

[剑三][裴洛]《L.I.F.E.》5

5.


若按那两张剧本的内容,他俩才对戏不到一半,就被喊了停。

视线胶着的两个年轻人都愣了片刻,方从却才沉浸的氛围里拔出清明,齐齐转过头去。

不知何时原本坐着的导演们已是站立,老张环抱双臂一脸兴味,杨导则冲洛风点了下头:“辛苦你跑这一趟,先回去吧。”再看向另一个,“裴元,跟我过来一下。”

人从戏里走出,他已不是六郎,嘴上礼貌应答:“好的。”心下一叹:木已成舟。余光瞥见身侧还怔在原地的少年,胳膊不在意似地一抬,撞了撞他的,小声提醒:“快去啊。”

裴元放空的眼眸忽地闪过丝神采,步一抬,似有趔趄,人朝旁斜斜一歪,手臂外侧贴上洛风胳膊,停了一瞬,像在借个支点,随后才站稳了身,快步跟上杨导出...

+

[剑三][裴洛]《L.I.F.E.》4

4.


虽说是没形象地逃跑了,起码目的达到,就不算白跑一趟。至于内心深处被言语敲打出的那点异样,过几天自然会忘却,不值一提。

洛风打定主意要将那天下午的所见所闻抛之脑后,不想隔了一天,接到张导要他周六下午去和应征许游的演员试戏的通知。

好似又听见那咬字清楚的少年嗓音,清清凉凉如静夜月光:这周六上午有考试,不方便请假,你看下午可以吗?

不会吧……他心一咯噔,故作不经意地问:“跟谁啊?”

张导的语气比他还满不在乎:“一个没名气的新人,长得不错,气质还行。”

心落回肚子里,有了开玩笑的心思:“能让张导说长得不错,肯定是个靓仔。”

广东人张导笑出了声:“安心啦靓仔~他靓不过你。”

逗...

+

[剑三][裴洛]《L.I.F.E.》3

3.


皮都被扒了,索性天窗打开说实话。他直视面前不可小觑的少年,轻一点头算是承认,重新做了正式的自我介绍。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长安电影学院戏剧表演系大二年级的洛风,”他话音一顿,“也是预定要出演王六郎的演员。”

听了他话,对面的少年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好像在说:总算能摊开讲了,早这样不就好了嘛。

介绍完毕,来意却没那么好说清。他僵立在那斟酌措辞,直到裴元拉过把靠背椅在他近处坐下,下巴一扬示意他也坐。

“是那个人跟你说什么了,你才跑来装病?”

“嗯……”抓过那根点墨堂钢笔夹在指尖旋转,手上做点动作才不会太尴尬,洛风实言相告,“他说你很适合去演许游。”

“演你的朋友?”

“...

+

[剑三][裴洛]《L.I.F.E.》2

2.


爱饮酒的少年王六郎有一天喝醉了,不小心溺死在河里。孤零零几年后,碰到个异想天开的渔夫许游。许游也爱喝酒,每天晚上带着酒去捕鱼,还会把酒洒在河边,唤河里的溺死鬼出来饮。都说话不可乱说,鬼不可乱招,溺死鬼果真闻酒而来。

那天,许游一如往日坐在河岸独饮,忽然间,有个少年翩然而至,徘徊其侧不去……


第一次来落星巷的人,往往会找不到路。这片区域仿若自带结界屏障,逃过了历次城改,几十年前什么样,如今依然。巷子排布不是横平竖直的规整,却像是填满了贪吃蛇,头咬尾尾咬头,理不清头绪。

试过跟着导航走,眼睁睁看着代表自己的蓝色小箭头离目的地忽远忽近,最后憋着一口气想干脆不管路线推荐,直接两点...

+

[剑三][裴洛]《L.I.F.E.》1

CP:裴元X洛风

现代架空

附上主题曲:L.I.F.E.》

这个故事送给我弟


《L.I.F.E.》


1.


追根溯源,都怪一只猫。

才一个月大的小野猫,七楼的小朋友见萌起意,薅猫回家,不想强扭的瓜不甜,猫不吃不喝奄奄一息,小朋友的妈回家看到,当即拎起小朋友和猫下了楼——

然后一大一小蹲在楼前,对着一动不动的小野猫不知所措。

半小时后,救星路过,慷慨出手抱起猫去了宠物医院。从此这只长得像小老虎的狸花猫有了溺爱慈父,于半年之后长成了慈父需双手使力才能抱起的肥硕体型,并在某个午后毫无预兆地蹦到了饲主的背上,再二段跳砸上他肩头。

得亏房子隔音好,不然青天白日忽闻人声惨叫...

+

[剑三][谢李]山海 下

BGM:我从崖边跌落


上篇  中篇  下篇


16.


啊……小学妹展开手臂,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嘴里小声叫苦:手酸死了,腰也快断了。

坐在她身旁的李忘生手里窝着团纸巾,正轻轻揩去画上墨尘,听见学妹的抱怨,轻声一笑:学了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啊?画画是个体力活。

是是是——学妹手扶后颈,摇头晃脑缓解颈酸,我看哪,我早晚要成个大力士。


他们坐在清源镇东头一棵老榕树下,树冠郁郁葱葱,为他们遮去日头。身后是盖竹山,身前是灵屿河。不远处几个孩子蹲在地上玩石子,脖子上的红领巾歪到一边。河岸边坐着个洗衣妇,两脚间夹着个大木盆,结实的胳膊抓紧了...

+

[剑三][谢李]山海 中

BGM:我从崖边跌落

上篇  中篇  下篇


《山海》


CP:谢云流X李忘生


12.


当真是魔障了……

李忘生坐在床上,怔怔然出了神。他昨夜明明早早睡下,怎又横生出一段奇怪的记忆。

记忆里,他起身穿衣,步出屋外,在昏暗的路灯下缓步慢行,除唧唧虫鸣再无声响,直到有人叫他。

原是那没戴面具的鬼王,忽然间不期而遇,暗夜里看不清对方样貌,却没来由地感觉亲近。于是他主动提出为他领路,拉着他的手,引他过那条溪。

随后他卒然惊醒,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想简单当作幻梦一场,残留于手的温度却挥之不去。

来之前,老师说清源有仙。却没说,遇见了...

+

[剑三][谢李]山海 上

BGM:春花《我从崖边跌落》

 这个故事依然送给妹,妹吃安利我包售后w


上篇  中篇  下篇


《山海》


CP:谢云流X李忘生


山与海,

你选哪一个?


1.


从C大所在的B市出发去清源,要先坐五小时高铁,再坐三小时大巴,末了还要挤着搭乘面包车,在来回往复的山道上颠簸近两小时。

等到了地方,不管平日多精神抖擞的学子,也肩酸腰痛乏得不行。

李忘生提着行李袋和画箱下了车,一踩上青砖地,便闻到了花香。一枝开得正烂漫的白梨花自院墙上的菱花窗里伸展出来,那姿态,像个懒洋洋的美人要来同过路人握手。

他...

+

[剑三][谢李]仙君劫

来自跟我妹的聊天记录,我跟妹都觉得流流哥太惨了太惨了,仿佛天上上仙下凡来历劫……

就此搞了个我流修仙梗大纲文,并在妹的威吓下坚持到了HE。

于是这个故事就叫流流哥历劫记【。


 《仙君劫》


谢云流X李忘生


南华仙君李忘生,头一回下界降妖就不幸着了道儿。

对方敛了妖气化作跛脚老妇求他相助,李忘生被骗进敌窟身中缚仙索,被迫化作灵兽形貌被关进金笼。

妖怪围着他得意嘲弄,他正思忖着如何脱身,外头噼里啪啦一通乱打,眨眼间一个黑衣金甲的身影钻进洞来,猎猎带风,直直行到那妖王面前,一脚踩上石凳:妖怪,听说你藏了埋土三十年的琼叶酿,奉上几坛给我,我...

+

[剑三][莫毛]云谁之思

for @白熊 愿情谊长存=3=

也算作是送给自己的生贺啦,又长一岁,继续努力前行。


BGM:点戳这里


云谁之思


CP:莫雨X穆玄英


“哥哥!”

伴着呼喊响起的,是孩子飞快跑来的脚步声,一路叮铃叮铃。他跑到背对着他、一人独坐的少年身后,正要伸手去拍后背,忽地眼前一花。

少年已不在那条木凳上了,颈侧却多了道冰凉雪亮的刀。

“谁?”刀冷,声音也冷。

那孩子吓得一动不敢动,戴了满手满脚的银铃串没一颗响的,低低地叫了声“哥哥”,嗓子便被掐住也似,说不出后面的话。

“公子!”不远处一位胡服老者连忙提声,见少年冰冷视线扫过来,急急行了个礼,“我祖孙二人并无...

+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