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72

72. 

 

 

蔚蓝色的卡丁车速度渐缓,停进赛道。 

穆玄英摘下头盔,被束缚的头顶一下子放松,脑子却还是嗡嗡的。 

挥之不去的白噪声在脑海中此起彼伏,神思飘到了遥远的彼方:那里有望不见边界的大海,在阳光下翻腾着细碎的泡沫,海鸟于礁石上窜入云中,海上云层压得极低,仿佛伸手可及…… 

“咳。” 

一声清咳蓦地响起,在那幅宁静安逸的海景中显得扰人至极。 

“咳咳。” 

哪来的音效,开关在哪里,真想啪叽关掉。 

“穆玄英。” 

穆玄英是谁?没听过,不认识,肯定不是在叫我。 

“面对现实,别装死。” 

碧海蓝天倏然间碎裂,穆玄英自臂弯抬起头,瞪了面前的“现实”一眼。 

 

“你,说,你,不,会,开,卡,丁,车……”要不是人还陷在车座里,穆玄英简直想咬他。 

说是见鬼了也不为过,明明前九圈半都是他在先,熟料最末一个急转弯处陡然生变——莫雨那辆骚包的亮红色卡丁车自侧边忽然出现,眨眼间超越过他。 

要么是莫雨天赋异禀,随随便便开个几圈就自成高手;要么,就是他又被莫雨的演技给骗了。 

“太阴险了。”他手捂住藏在领口的小话筒,只说给莫雨听。 

莫雨同样捂住话筒,悄声道:“兵不厌诈。” 

穆玄英刻意忽略那只递过来欲扶的手,从卡丁车内爬出来,目不斜视,只当没有莫雨这个人。 

他可以假装看不见莫雨,整个摄制组却不会轻易放过他。 

阿诛早在胜负一出时布置好机位,此刻正难掩兴奋地盯着他们。 

阳宝哥起初还睡不醒似的,懵懂地看着这边,忽地像是悟出了什么,瞪大了眼等着看好戏。 

他们想看的,穆玄英清楚,就是太清楚,才想装死。 

都怪莫雨!平日里没个正形逗他几句,他也不计较了。拍节目当着这么多人这么多镜头,还提那么没分寸的要求,是嫌他脸皮太薄,故意要帮他磨炼厚点吗? 

“要是你输了,就得亲……”莫雨还不怕死地提醒。 

穆玄英情急之下,抓住他衣领直往墙角拽,边拽边冲阿诛嚷:“先不要拍啊,我们有点事!” 

 

莫雨一路被他拉到远离摄像机的墙边才被放开,抬头看了眼,“……你上个洗手间,还要我陪啊?” 

穆玄英也看到了那个标志,脸一红,正要把莫雨再扯到别处,注意到他衣领被拽歪了,手自然而然地又伸过去给人捋平整。 

“噗。” 

“笑什么笑!”穆玄英恶声恶气道,听上去像足了在赌气,没半点杀伤力。 

“你实在是……”莫雨顿住,把心中所想换了个说法,“太有意思了。” 

穆玄英眉一皱,正要还击,眼角瞥见阿诛正兴味盎然地看着这边,便拉住莫雨胳膊,“过来。” 

莫雨随他再走远了些,好笑道:“够远了吧,再走,我们就该出去了。” 

穆玄英甩开手,“还不是你。” 

“我怎么了?”莫雨一脸无辜。 

“别装傻。” 

“唉,想装傻的不是我吧。” 

“起头的不是我,”穆玄英瞪他,“现在怎么办?” 

“简单哪,”莫雨老神在在道,“一狠心,一闭眼,’唰’地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穆玄英拿手肘怼他,“又不是要送死。” 

“你也知道啊,亲一下又不会死,”莫雨慢悠悠说着,眼一抬,眸光凝住他,“那你怕什么?” 

“我没怕,”穆玄英嘴硬道,“不想当着太多人面,被当猴戏看,而已。” 

“你是个演员哎,别跟我说你没拍过吻戏……”莫雨话语骤停。 

穆玄英偏过脸,眼半闭着,嘴唇抿起,年轻光洁的脸庞多出一点苦恼之色。 

莫雨的视线移向他变粉的耳廓,停在肉感柔软的耳垂。 

“……借位算吗?” 

 

莫雨倒抽了口气,脸色变得精彩纷呈,像是想笑又不能笑,想叹气又硬生生憋住。 

不知是该高兴穆玄英都连拍两部偶像剧了竟然荧屏初吻还在,还是该感叹这位少年人太老实,什么话都能被套出来,亏得唐影敢放他来上套路水深的综艺节目。 

纯粹有其好处,可亲身亲手去一点点研磨渲染; 

纯粹也有其坏处,当你真的想上手对他做点什么的时候…… 

会有罪恶感。 

 

莫雨几番肚肠酝酿,艰难开口,“其实吧,又没有规定一定要接吻,亲哪不行……” 

“是哦!”穆玄英眼一亮,他不小心钻了牛角尖,亲哪里不行啊,又没说必须是嘴。 

他下一句话,直叫莫雨嗓子哽住,百爪挠心。 

“那你想让我亲你哪里?” 

“……” 

亲哪里…… 

莫雨十分想抓住穆玄英肩膀死命摇晃,来冷却一下他此刻沸腾炸裂的内心。 

亲哪里这种事,你怎么能交给我决定呢?!还嫌我自制力不够强吗! 

…… 

罪恶感。 

万恶的罪恶感。 

我为什么要有这种多余的东西! 

 

阿诛听不到那边的谈话,嘉宾关了收音耳麦。穆玄英有言在先,又不好让摄像师们强行靠近。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两个人背对着镜头叽叽咕咕,一副在谋划什么地下交易的模样。 

虽说很想看好戏,也很想要给节目加些爆点,站在她的立场上,还是别真亲吻的好。 

先不说两位嘉宾都是同性,还是打暧昧牌比较合适,太出格的亲密动作最好别做。再者说,才第二回拍摄,这次就亲上了,以后还能拍什么?床戏吗? 

…… 

阿诛打了个寒颤,把不合时宜的脑补从大脑删除。她正想着要不要煞风景地过去和他们商量一番,便见两人同步转身,朝这边走来。 

看样子是达成一致了,阿诛迎上前去,还没几步,莫雨已先于穆玄英走到她面前来。 

“说好了,亲下脸。” 

阿诛探头看向穆玄英,后者冲她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莫雨的话。 

亲脸啊……也行,相对安全。 

“对了,借个东西给我。”莫雨加了一句。 

阿诛问明白他要借何物后,指挥场记将莫雨要的东西给他,“你想自己打板?” 

“不是。”莫雨简短回答后,便站到穆玄英旁边去,等各方工作人员准备就绪。 

 

亲脸啊…… 

穆玄英偷偷看向莫雨。 

按理说,亲脸是比亲嘴压力小多了…… 

“要练习下吗?”莫雨忽而出声。 

穆玄英忙收回目光,“不用。” 

开玩笑,亲个脸而已,又不是借位kiss,需要事先找好角度不穿帮。 

“唉,我后悔了,”莫雨装模作样地叹气,“不该轻易放过你。” 

穆玄英怕他又要作妖,“喂,说都说好了,做人厚道点。” 

“我是为你好啊,你总有一天要拍吻戏,不如就从我开始呗。” 

“不要。”穆玄英一口回绝,两个字干干脆脆。 

拒绝得太果断,听着就像很嫌弃他似的,莫雨自然要摆出不高兴脸。 

穆玄英也意识到了,呃了声,“你别误会,那个,其实呢……也不是,不行……” 

他对着莫雨含笑的眼,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脸悄悄红了起来。 

莫雨清咳了咳嗓,替他解围,“没事,我懂,荧屏初吻嘛,那么宝贵的。给了我,多吃亏啊。” 

 

“可以开始了!”阿诛叫他们。 

莫雨轻一点头,一步踏出。 

穆玄英慢他一步,注视着他的背影,在背后小声咕哝了句。 

莫雨耳尖,回头问他,“怎么了?” 

穆玄英摇摇头,“没事。” 

 

谁说亲脸比亲嘴压力小多了? 

穆玄英深呼吸了口气,试图缓解紧绷的神经。 

莫雨侧对他站着,脸微微凑向他这边,除了一开始戏谑地轻点了下自己面颊,之后他没再做别的动作。 

他的眼睛望着别处,幸好他在看别处。要是视线相对的话,穆玄英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去亲他的脸。 

切切挨近的距离里,穆玄英再次认识到莫雨确实长了张相当好看的脸,他目之所见,都在心里同步描摹:额头与眉骨,鼻梁与唇峰,隐隐岭嶂,遥遥长河,我见青山妩媚,莫过于此。 

性感且有力度,是天生要当男主角的好相貌。 

穆玄英呼吸屏住,一想到要把唇落到莫雨的脸上,他后颈和背部浮现一阵痒意,前额发昏,像是热得出了汗。 

他把心一横,硬着头皮伸过脖子,脸凑上去。 

莫雨就在这时候转过头来了。 

同时动的,还有他的手,握着问阿诛借来的场记板,及时挡住了他和穆玄英的大半面孔。 

 

蹲坐在摄像机后的阿诛险些惊叫出声。 

她看见原本该站着不动给穆玄英亲脸颊的莫雨,冷不丁地转过脸来,额头抵上了穆玄英的额头。 

穆玄英估计也是料想不到,眼瞪得极大,继而,迅速地眨了下眼。 

莫雨的手很稳,他手里的场记板挡得严严实实,摄像机只拍得清他们的眼睛。 

顷刻间,多少眼波汹涌。 

莫雨突地轻笑了声,头部动作缓慢地左右移动,仿如在蹭蹭磨磨。 

穆玄英的睫毛猛烈地颤动数下,好不张皇失措,却又慢慢地,柔顺地垂了下来。 

 

我的妈呀…… 

阿诛一手捂住嘴巴,另只手抓住旁边的一样物事,用力掐了一下。 

“嗷!” 

惨叫一出,阿诛才发现她掐的是阳宝的胳膊。她丢过去一个歉意的眼神,没办法,实在需要排解一下激动的心情。 

她牢牢盯住取景框,确认都拍下来了,心情跳跃如喜鹊:莫雨这一手,实在高明得很,半遮半露的,让人猜不出到底亲没亲,惹人遐想无限,可比对着镜头简单亲下脸有意思多了。 

那一头,莫雨头向后一仰,垂下场记板,露出脸庞。 

他笑吟吟地,用手飞快地捏了下穆玄英的鼻尖,十足的亲昵。 

与之相对的,是穆玄英通红的鼻头,和不知是嗔是怨的一个瞪眼。 

 

拍完收工,阿诛喜笑颜开地来跟他们道别,又透露说之后可能会出国拍外景,请做好准备。 

拍摄道具一样样从场地撤走,人声渐息。 

穆玄英从洗手间出来走上楼梯,在折角处差点撞到莫雨。 

他一看清是莫雨,手背下意识地挡住鼻子,声音闷闷地:“你还没走啊?” 

“等你呀。” 

穆玄英放下手,忿忿道:“搞什么啊……也不提前说一声。” 

他是真的被吓到了,莫雨突然转头,他心差点蹦出喉咙,更不要提对方之后的举动—— 

莫雨与他额头相抵,还用鼻尖来磨蹭他的鼻尖,摩挲了好一会儿。 

 

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下来的。 

这时回想,还觉得全身过了电,僵硬酥麻。 

“提前说,就不是你真实反应了,”莫雨抬手欲点他鼻尖,被穆玄英及时挡住,好生遗憾地啧了声,“别忘了,真人秀嘛。” 

“反正都是你有理……”穆玄英嘟囔着。 

莫雨用指节敲了下他额头,“哎,我发现你现在很喜欢咕囔,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跟我说?” 

“哪有?” 

“刚才开拍之前,不也在我背后嘀咕了?”莫雨笑道,“偷骂我呢是吧?” 

“那个啊,”他一说,穆玄英想起来了,“想太多,谁骂你了。” 

“那说来听听?” 

穆玄英一扭头,“不要。” 

他脖子落入莫雨臂弯里,莫雨敲打着他脑袋道:“嘿,不许对我说‘不要’。” 

穆玄英从他手臂下挣脱出来,揉着脖子道:“嘁,就你霸道。” 

“不说算了,反正不是好话,”莫雨撇了下唇,“走吧,采薇在外面,等着送你回去呢。” 

穆玄英站着没动弹,看了莫雨一眼,手背擦过鼻尖,“其实也没什么……” 

他迈开步子向上登台阶,擦过莫雨身时一停,快速地丢下一句话。 

“真给了你,那是我赚了。” 

 

起初,莫雨没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了,穆玄英的手腕已被他牢牢扣住。 

寂静无声,呼吸吐纳。 

“……穆玄英。” 

莫雨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便卡住了般,久久没说出下一句。 

穆玄英等了会儿,等不来他开口,只得道:“采薇还在等我呢,要是有事……” 

“你这周末有空吗?” 

“这周?暂时还没接到安排……” 

“陪我去钓鱼吧!” 

“唉?钓、鱼?” 

“嗯,”莫雨松开他手腕,手插进裤袋,唇角弯起意味不明的弧度,“很久没钓了,想重温一下。” 

 

想重温一下—— 

捕猎的感觉。 

 

 

评论(67)
热度(272)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