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73

73.

 

 

“恭喜你啊莫大神!终于亲到了朝思暮想的心上人!是不是很开心,很兴奋,很需要找个像我这样的好心人来倾听你攻上一垒的少男心……”

恰逢莫雨心情好,没像往常一样干脆地挂掉电话,“你耳目挺多。”

“哪有,恰好听到而已,谁叫我听力太好嘛,”不灭烟在那头笑道,“猜猜,我现在在哪?”

“我对你的行踪不感兴趣。”

“呵呵,晓得,你只对一个人的行踪有兴趣。”

不灭烟话头一落,传输过来一张照片。

照片的场景是在一家欧式复古风格的咖啡馆,临窗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带帽短袖卫衣,正托腮看向窗外的漂亮男孩,神色显然是在等人。他卫衣上蓝天白云的图案,和窗外同样晴朗的天空相映成趣。

莫雨一秒按下保存,不动声色道:“这谁啊?”

“嘁——”不灭烟发出鄙夷的长嘘,“装,接着装,我不发你定位了啊。”

“不需要,他周末跟我去钓鱼,”莫雨用重音补充,“就我们两个人。”

那头沉默了会儿,“……是我的错觉吗?你的语气仿佛是在跟我炫耀。”

“不是错觉。”

“……如果以后我要天天忍受一个不秀会死的同事,还是赶紧把他拉黑吧。”

“求之不得。”

莫雨刚说完,不灭烟忽然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哎哟,穆玄英等的人来了,竟然是,竟然是……我劝你啊,还是小心点吧,别让他跟别的男人跑了。”

别的男人?哪个?

莫雨将Fresh Air里的知名男星挨个在脑中排位,若拿自己当标准,硬是想不出有谁值得让穆玄英放着他不要,跟着跑的。

“知道是谁吗?”不灭烟终于有机会打击莫雨,兴致勃勃道,“给你点提示:男,帅哥,年龄嘛比你大一些,身高嘛跟你差不多,上过《男人装》封面,年年入选古装男神top10,拿过金蔷薇最佳男配角,就是那部几乎一手囊括金蔷薇所有大奖的神作。”

莫雨听着,虽是忍不住想猜,却不想让不灭烟发现他在猜,便道:“要是没别的事,我先挂了。”

“哎我还没说完呢,人家刚跟你家穆玄英合作过,还是男主。”

这一说,莫雨立刻了然。

洛风。

他挂了电话,开始思索:洛风来见穆玄英,所为何事?

 

 

洛风刚一落座,便抱歉道:“久等了,路上有点塞车。”

“没关系,今天附近好像有活动,人很多,”穆玄英环视圈左右,亮了下手里的墨镜,“还好这里人不多。”

“所以才选在这啊,不然只好戴着口罩说话了,会被当变态吧。”

两人对视一眼,齐笑出声。

“感觉好久没见了……”穆玄英道。

看见洛风,他不由想起在《燕城往事》剧组里那些时光,为了演陶珏,他被磨炼得连褪几层皮,过程辛苦,却也令他怀念。

“也没多久,”洛风抿起唇微笑,“我还以为,你会喊我燕警官呢。”

“燕警官才不会梳这种发型,也不会穿这种衣服,”穆玄英一本正经道,“他忙着办案子,坐下来喝口水的工夫都没有,哪有空捯饬自己。”

“不错啊,敢这么和我说话,”洛风挑起一边眉,“小穆大不一样了。”

“没有没有,我很尊敬您的,”穆玄英笑着摆摆手,“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两天前,洛风发来消息,约他今天出来见面,说是有要事。问他是何事,又说一两句说不清,还是见面再谈。穆玄英联系唐影调了下日程,特意把时间空了出来。

洛风没答话,先找侍应生点了杯冰咖啡,点完单才想起什么似的,心虚道,“忘了我要戒咖啡因……算了,点都点了,反正大夫不在。”

“身体不舒服的话,我们还是改天吧。”

“不用,我体质没那么弱,风一吹就能倒,”洛风道,“找你来,可是办正事的。”

冰咖啡送上来,洛风端起抿了一口,方道:“你最近在拍戏吗?”

“最近啊……”在和莫影帝拍恋爱综艺,穆玄英咽了口口水,“没有。”

“不会吧,没人找你拍?是你的经纪人太不负责,还是大家都没眼光?”

“不是,”这可冤枉唐影了,穆玄英想起家里那一摞剧本,“是我还没决定好,下一次要演什么样的角色。”

“哦,原来是太挑剔啊。”

“也不是,”穆玄英沉吟了会儿,“我明白在这个阶段,应该尽量多拍些戏,多锻炼自己。可是看剧本的时候,又忍不住想,要慎重选择才好。”

“嗯……”洛风看着对面的他,“这样想也没错,说明你是在认真地对待演员的身份。不过啊,太过较真,会很辛苦的。”

穆玄英回视他,“这是过来人的经验吗?”

洛风莞尔,“就当是吧。”

他话锋一转,“既然你还没安排,我可以说了。有一个角色很适合你,考虑一下,去试个镜。”

不及穆玄英询问,洛风接着道:“本来他们是来找我的,但我有别的安排,所以就推荐了你。你的经纪人,大概已经收到消息了。”

许是洛风态度有些郑重,穆玄英也不由绷起神经。

“哎,放松点,你表情好紧张啊,”洛风缓声道,“回头你看下剧本,想不想去,你来决定。不过,如果你去了,又通过了试镜,那就一定要演好,不许掉链子。透露下,推荐你的不止是我,还有萧白胭呢。”

“萧老师?”

“想不到吧,”洛风又喝了口咖啡,“她对你印象特别好,你没发现吗?”

呃……除了在萧白胭杀青前的那次交流,他还真没发现。

穆玄英苦笑,“肩膀上压力更大了……”

“压力即动力,”洛风眨了眨眼睛,“这可是我非常喜欢的角色,要不是实在抽不开身,你当我会让出来吗?”

“那,能不能再透露下,是要演谁?”

洛风头向前倾了些,低声道:“《聊斋奇谭》系列电影重启了,这次,他们要拍《席方平》。”

 

***

 

席方平……

穆玄英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当然知道席方平是谁,小时候第一次读聊斋时,他对这个人物印象就很深刻。

究其原因,实因太过惨烈。

那时,穆玄英还在念小学,暑假老师布置的阅读作业里,包含了聊斋选集。里面那些稀奇古怪,离奇曲折的故事,他读得津津有味,直到翻到了席方平那则。

为替父鸣冤,席生一路自城隍庙告到阴司冥府,怎料自下而上层层勾结,冤屈根本无处申辩,他被不停地毒打,被架上火床翻来覆去烤成焦炭,被硬生生锯成两半……

当时年幼的穆玄英,看到锯两半那里,再也读不下去了。他合上书,跑到院子里蹲下来生闷气,等被母亲拉起来时,腿已经发了麻。那时他说不清是怎样的感触,只觉得很气愤,也很难过。

等他念中学后,拓展阅读的书单里,列了聊斋志异的全本。时隔数年,再看到席方平的故事,这一回他看完了,也明白了彼时幼小的自己,心中那股郁结之气叫作见世道不公,当鸣不平。

大冤未伸,寸心不死,若言不讼,是欺王也,必讼!……

洛风告诉他要去为谁试镜之后,他立刻找出那则故事,重新一字一句读了一遍。

他清晰地感觉到,心里有簇火苗,正在暗暗灼烧。

忠孝至定,万劫不移。

那不止是洛风非常喜爱的角色,也正是他一直都想去演绎的角色。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剧本了。

 

是以当第二天唐影打电话叫他去公司一趟时,穆玄英半点没耽误,即刻动身。等车开到Fresh Air的大楼地库,他在电梯数字上升的短短时间里,心情都难以平静。

鼓噪的情绪在推开门见到唐影的那一刻冷静了稍许,穆玄英径直走过去,在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唐影拉开抽屉,“我这有个剧本……” 

“我见过洛风前辈了。” 

穆玄英与他同时开口,见唐影动作停住,他继续道:“他告诉我要试镜《席方平》的事了,我要去。” 

唐影盯着他伸过来想接东西的手,反而将抽屉合上了,身向后仰靠上靠背,手指交叉放于膝上,慢悠悠道:“阁下很赶时间么?” 

“不赶。” 

“那,是谁惹阁下不高兴了?” 

“没有,”穆玄英深呼吸了口气,眨巴下眼,“为什么这么问?” 

唐影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功能调成自拍模式,伸直手臂举到穆玄英脸前,“瞧瞧你的表情,仿佛被人欠了三点五个亿。” 

“……” 穆玄英很想问他为何偏偏是这个数字,又觉得最好别问。 

唐影手机屏幕中的他,状态委实算不上好,头发散乱,眼睛发红,黑眼圈也冒了出来。

“……昨天没睡好,”他清咳了声,“一想到这事,我就睡不着。”

“居然失眠,怎么了,”唐影道,“这不是你最喜欢的角色类型吗?”

“能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高兴,可除了高兴,”穆玄英抬头看向唐影,“我也担心。”

唐影示意他说下去。

“他们想找的是洛风前辈,我跟他合作过,他的水平我很清楚。如果我是片方,我也会选择他。他演席方平,太合适了。”

“可他选了你。”

“是啊,因为他档期凑不过来,我才有机会……”

唐影动了动嘴唇,又咽下了想说的话。

“影哥,我脑子很乱。”穆玄英扶住额头,昨夜失眠,他此刻头昏脑涨的,说话难以推敲言辞。

唐影见他这样,也知不是长篇大论的好时机,索性拉开抽屉,拿出一叠夹好的文件,手腕一勾一甩,文件在桌面上滑出个圈,停在了穆玄英的面前。 

“拿回去吧,睡醒了再看,头脑不清醒的时候,不适合做决定。”

唐影说得在理,穆玄英快速签完保密协议,准备离开。谁知刚站起身来,手机便响了。 

 

他一看来电显示,登时眉梢挑起,忍不住看了眼唐影。  

想起唐影之前对BADMEN表现出的恶感,这通电话,真不好当着他面接。

他拖着不接,反而让唐影起疑心,“谁啊?干嘛不接。”

穆玄英没办法,只得接通了电话。 

听筒紧贴着耳朵,他面对着唐影审视的视线,强作镇静。 

另一端的人居然也不说话。 

如此沉默交流了快十秒,唐影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浓,电话那端的人终于先开口了。 

“等你回到家了,麻烦给我个消息。” 

穆玄英搭话的语气十分客气,“您好,我是穆玄英,请问您找我有事么?” 

那头明显一愣,继而低低地笑起来。 

莫雨低沉的笑声像是带着股气流,在煽动穆玄英的耳朵。 

“没什么事,”他止住笑,淡淡道,“打算登门,拜访一下。” 


评论(41)
热度(20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