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75

75.

 

 

电影放到终局,遍体鳞伤的男主角在地上爬行,他以唯一还能动的那只手臂作为动力,一寸一寸地移动,脚后留下一道摩擦出的血痕。

他的脸已不成人样了,嘴里吐出一口血沫,眼珠变得浑浊失神。他爬到了钢铁高架的边缘,伸出身子,用那只手去够一根粗粗的麻绳,有几次他快够到了,麻绳却从他手边溜了。

可他到底还是拽住了,只可惜,他已没有力气去把绳子晃动出足够的弧度。他拽紧了麻绳,向上看去,巨大圆钟的内部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洛风看着看着,忽然笑了,眼里重新有了神采,凝聚成坚不可摧的光华。麻绳在他手腕上绕了几道,手肘抵着地面,他继续向前爬动,身子朝悬空处挪移。

屏幕外的穆玄英大气也不敢出,一种痛苦至极的窒息感,伴着命数已定的绝望席卷了他,嗓子像被整个堵住了,他眼眶发胀,因长时间不眨眼,酸痛得要掉下泪来。

洛风掉下去了,他的身体如摇动的钟摆荡出一道弯弧,也带动了钟锤敲击向钟壁。巨钟震动,发出轰鸣,像是往水里投入一颗石子,声波以钟为中心,向外一圈圈地震荡开来,从地面向天空浮升。

钟响了,还要继续响下去,好似不把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人全部唤醒,它就决不罢休似的。

晨光破晓,光芒透入。

最后的镜头停在被血染得鲜红的麻绳上,那只正在慢慢滑落的手。

屏幕转入黑屏。

一个字紧接着另一个字,于黑色的底上冒了出来——

起向高楼撞晓钟,不信人间耳尽聋。

 

这行字沉沉地映在穆玄英眼中,他用力吸了下鼻子,把鼻尖的苦涩和眼底的水汽给憋回去。

他的反应莫雨都看在眼里,手轻轻摸了下他的头,什么也没说,起身走入厨房,给穆玄英留出个自行消化的隐秘空间。

莫雨拉开冰箱门,拿了两瓶冰泉水出来,放到一边的料理台上。他带上拉门,两手撑在水池边缘,盯着银色的水龙头。

《血暴》是部好电影,他知道,洛风是个好演员,他也承认。然而,看到穆玄英看着浑身是血的洛风,一脸忍着不要哭的样子,他竟然可笑地嫉妒了。

电影是如此的接近人生,它呈现出与现实类似的场景,引入观众似曾相识的情节,贯穿了所有人共有的欲望、信仰、诉求、情感和梦想。一部好电影,让看它的人为之笑为之哭,都再寻常不过了。

道理都清楚,可莫雨还是嫉妒。

穆玄英不止一次地向他表示过喜爱之情,对他演过的角色如数家珍。他却从来没能亲眼目睹穆玄英欣赏他的作品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也会像刚才那样,像是全部的心魂都被吸引过去了吗?

 

莫雨深深吸了口气,背转过身,拧开盖子,连灌了几大口冰凉的水。从没在穆玄英面前表露过的掌控欲和独占欲,都是盛放在心头的野火,轻易不敢让它们被看见。

穆玄英根本不知道他是个多可怕的人,若是知道他想对他做的事,只怕会惊慌失措忙不迭地要从他身边跑开,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开心放松地贴过来。

他一定是忍得太久了,忍着不更进一步,不索性挑明,却将早已能燎原的灼热情感强行用个隔热罩子闷住,伪装在普通朋友的安全皮囊之下。

温柔和关切都不是假的,只是让人接过的那杯贴心的温水,原本合该是一杯能烫伤人手的滚热开水,是他选择用手捂着,要烫也只烫自己。

 

“唉?”

厨房的灯被打开,穆玄英站在门口,观察着他的脸色,“没事吧?一直不见你出来。”

莫雨抬起眼,看着他脸上关心的神色。睡了个好觉后,穆玄英脸色好看了许多,透出股诱人的粉。他眼睛长得实在是好,心劲勃发时是英气满满,等浸了点水意,便多出软软温润的柔情,心明眼亮,天生招人。

有那么一瞬间,莫雨差点要攥住他肩,把他按到墙上,非得把他吻到喘不过来气,全身发软,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软绵绵地依偎在他怀里,才叫够。

 

不行……

水瓶很凉,僵了他的手。

不行。

还不是时候。

他对我的感情,和我对他的,差太多了。

 

鱼在水下,水清澈得一眼就能看到鱼。水里头多自由啊,鱼欢快地摆着尾巴,哪里知道自己已被水面上的人盯上了哪。

饵线在空中荡过长长的痕迹,扎了个猛子钻入水中。

一场拉锯战就此展开。

鱼钩挂着饵食停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仿佛它早已驻扎在此,与这水,这卵石,这漂游的水草和细软的苔藓一样,都是原本就存在在鱼的世界里了。

鱼终于发现了它,对着饵吞了吞口水,却不敢冒然靠近。

鱼绕着钩打转,忽远忽近地试探,这个东西,会是安全的吗?

有时鱼会做出一副要咬钩的样子,这时可千万不能动,不能让兴奋的情绪感染了大脑,手不可抖,心不可乱,要耐得住性子,忍得天下所最不能忍之事。

 

还不够。

他依恋我的程度,还不够。

 

莫雨拧回瓶盖,手拎着另一瓶水的瓶口朝穆玄英晃了晃,语态平常,“要喝水吗?”

 

还要继续等。

我忍到今天,可不是白忍的。

等他自己发现,等他全然情愿。

等到他彻底顿悟,一想到我心口就会揪成团,又甜又痛。

等到世上除我之外,他再也看不见别人,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只放得下我,笑是因为我,哭也只为我。

 

穆玄英毫无戒心地接过那瓶水,冲他笑,“谢啦。”

莫雨站在原处,回了个克制的笑容,好似浑不在意,“跟我还客气。”

穆玄英抽了抽鼻子,转开目光,呼吸了几口气之后,下定了决心似的,“我有话想跟你说。”

 

***

 

他一五一十地,把和洛风见面的经过告诉了莫雨,也说了已经决定参加试镜的事。

在他说的过程中,莫雨没打断过,边听边想着。

担当电影中的男主角,对新人来说确实是个难得的机会。何况聊斋奇谭系列的口碑不错,评分都很高。珠玉在前,参演的压力想来是免不了。

“那个剧本,就是试镜《席方平》的,”穆玄英朝茶几上的文件扬了扬下巴,冷不丁,他拧起眉头,发出一连串哀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莫雨被他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是撞到哪了。

穆玄英头一扭,目光直勾勾对着他说:“我恨你!”

这三个字直接击中莫雨心脏,给击碎了,他眼一黑,天都要塌了。

“干嘛给我看洛风的电影,不看,都不知道差距有多大,”穆玄英双手捂脸,“天啊,他那么年轻,演技也太好了吧,我看得难过死了,都忘了他前两天还坐在我对面喝咖啡。”

心脏归位,莫雨松了一口气,登时哭笑不得。穆玄英这厢心直口快,想什么说什么,他可被结结实实折腾到了。

不过,他不满地偷翻了个白眼:能不能不要再在我面前夸洛风了?洛风再好,能比得上我对你的好吗?

“他居然推荐我去演席方平……”穆玄英脸还埋在手里,“连你都想合作的人,这要怎么比,我怎么去比……”

莫雨听着不对头,越说越丧气,这就不对了吧。总不能看了部洛风演的电影,就自卑到不敢去试镜了?

他正要去掰开穆玄英的手,让他把脸露出来,对方突然放下手,眼睛亮亮的,像是两汪光彩夺目的水晶。

“就算比不了,我也不想输!”

水晶凑近了莫雨,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穆玄英直视着莫雨的眼,“帮帮我。”

莫雨呼吸一错,穆玄英的眼神热切,却又真挚纯洁,让他竟不敢有别的旖旎心思。

他咽了口口水,“……怎么帮?”

要帮忙分析角色,还是配合对戏,他都不说二话。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莫雨等着他后面的话,穆玄英却鼓起脸不说了。

他瞅着莫雨,嘴唇抿了抿,向后退坐回去,两手握拳放在腿上,耳朵悄然变红。

红的还有脸,像是在害羞,又像有点委屈,话含在嘴里不停打转,就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莫雨贪恋地看着他红脸的模样,后来实在是不忍见他憋死自己,腿朝前一动,膝盖碰碰穆玄英的大腿。

“说啊,要我怎么帮?”

穆玄英别过脸,手指头抠起沙发皮,“那个……你跟我说句话就行了。”

莫雨瞄向他红红的耳垂,“行啊,哪一句?”

“随便哪一句,”穆玄英飞快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别回去,“就……鼓励一下我。”

 

“……”

轮到莫雨憋着气了,他想笑,穆玄英的可爱程度,总能超越他的想象,他也想哭,这么可爱的穆玄英就坐在他旁边,却不能把人家当场推倒扒个干净。

穆玄英还在祸害他的沙发,来回磨着那块皮,念叨的声音很小,吐字却清楚,“我还没拍过电影呢,和电视剧很不一样吧。这种时候,就会很羡慕你,你出道得早,演过很多戏,是公认的演技大神。所以,如果、如果你能跟我说句鼓励的话……一句就够了,我不贪心。”

别说了……

莫雨在心里深深地叹息。

他很想学穆玄英,也捂一把脸。

别说了,再说,我就要在这里把你吃掉了。

然则他不能。

面对这一腔赤诚,叫他如何舍得辜负?

 

错综复杂的情感交融着,一个念头在莫雨脑中一闪而过。

他抓住了这个念头,让它成形,转变成可付诸行动的决议。

“改个安排吧,这周末,我们不去钓鱼了。”

他对上穆玄英的眼睛,于视线的交汇中,拿定了主意。

“我想请你,去看场电影。” 


评论(33)
热度(206)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