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79

才想起来今天七夕!祝开心!



79.

 

 

说是记得,细究起来,也多是些难确定真假的零散片段,只是如今找到了引子,穿针引线,可将记忆中散落的珠子一颗颗重新串联。

何况除己之外,还有另一个人能帮忙回忆。

穆玄英跟着莫雨进了他家,看着他从书柜里扒拉出个塞得满满的纸箱。

纸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穆玄英拿起最上面的那本相册,刚翻开一页,便忍不住笑,“这是你啊?”

莫雨脸凑过去,照片上的小雨歪戴着顶鸭舌帽,正蹲在导演旁边听讲戏,膝盖上有块磕碰出的乌青,运动鞋当拖鞋穿,脚后跟踩住后绊。

少年脸颊清瘦,一脸不驯,缩肩勾背,有种长时间流落街头的痞气,和如今举手投足气场强大的莫影帝相去甚远。

穆玄英举起相册,在旧相片和真人之间比对一番,噗地又是一笑,“都不像了。”

莫雨气定神闲,“继续,往后翻。”

再往下翻一页,穆玄英呃了声,笑容僵在脸上。

莫雨晓得他看见了什么,在他合上之前,手伸过去压住相册,“面对现实,别装没看见。”

穆玄英被他戳破心思,只来得及翻手盖住那张让他陡生羞意的照片,十分之掩耳盗铃。

他都这么努力了,莫雨还非要说出来,“不就是亲了我一下,至于么?”

“小时候不懂事嘛……我哪知道。”哪里知道多年后会再见到正主,还是这么个料想不到的大人物。

穆玄英掀开一点手掌,自己也觉得这紧张动作很好笑,索性撤开手,“这张能留给我么,做个纪念。”

“都给你,这些我都看过了,你拿回去吧,”莫雨抽出一个笔记本,拂过封皮,“我想看的时候,再问你要。”

听他这么说,穆玄英道了声好,接着慢慢往下翻。

一时没人再说话,两人各靠着沙发一头,一人翻着相册,一人翻着笔记,只闻书页唰啦。

 

十几年前摄影还是胶片时代,照片的颜色质地都有种复古感,时日已久,有些照片边缘泛黄,所幸人脸还算清楚,近景的特写剧照甚至能看到眼瞳里的光点。

穆玄英的手指停在一张旧照片上,照片里的莫雨正微偏过脸,不晓得是在看谁,一双眸子凝神专注,唇微张,眉微挑,犹带生嫩的脸庞,一瞬间盎然勃发的少年气。

这么看,倒是能看出些后来那个英挺俊美的成年男人的影子了。

比起莫雨,穆玄英觉得自己的变化很小,或许人看待自己的眼光会不一样。对比照片,他的眼睛没变,鼻子没变,笑起来的样子也没变,只不过少时圆嘟嘟的脸庞清减了不少,轮廓出来了,能看得见下巴尖。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才想起来问啊?”莫雨头也不抬,“大概在你去拍《燕城往事》之前。”

“那么早啊!”穆玄英不由惊道,“不早跟我说。”

“现在说也不晚啊,你看过《回家》了,有什么感想?”莫雨抬起头,啪嗒合上笔记本。

“嗯……”穆玄英沉吟着,“感想有很多,一时半会,说不完。”

他垂下眼,照片上的莫雨正站在摄像机旁,仰着头和一个老头说话。那老头的模样,隐隐约约地,勾起他的印象。

他想起来了,这老爷子,他是见过的。

“……他请我吃过冰淇淋,”他对莫雨道,“说见过我小的时候,我那时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乌导和凌导都退休了,养了一院子的鸟,你要是想,我改天带你去看。”

“好,”穆玄英应着,忽地笑了,“突然想吃冰淇淋了。”

莫雨闻言站起身,“家里没有,我去买。”

穆玄英也站起来,“还是我去吧。”

“不用,你不是还有这一堆东西要看。”

穆玄英看着他,歪了下脑袋,朝他伸出只握着的拳头,“那脆一下,谁赢谁去。”

莫雨微微一笑,趁他没来及反应,张开手直接包裹住那只拳头,捏了一捏,“我赢了。”

他换鞋出门,带门时咔哒一声,穆玄英盯着玄关方向看了会儿,笑着摇摇头,再度翻起相册。

 

等莫雨回来的时间里,他去厨房倒了杯水,顺手整理了下料理台,擦干净残留的水渍。等回到客厅,只有他一人,分外安静,不知怎的不想再坐下,人绕着客厅走走停停,来回踱步。

脑中时而出现今天看过的电影片段,时而浮现出新的回忆,因为想得太用力,神经紧绷,脑子发涨。

他阖上眼帘,试图让大脑暂时清空,不去用奔涌而出的大量信息塞住它。一再地告诫自己要平心静气之后,他睁开眼睛。

他正站在酒柜前,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洋酒中,安放了一座奖杯。

是莫雨拿到最佳男主角的那座奖杯,晶莹剔透的水晶长颈花瓶里,盛放着一朵金色的蔷薇花。

试图冷静下来的尝试失败了,穆玄英想起了更多的事,从过去到现而今,于一条时光长河里,信手一掬,便能揽起那些闪闪发光的片段。

全都与莫雨息息相关。

数量太多了,已经不能叫做片段。

联结两个人的纽带也太多了,称作缘分都嫌浅薄,简直可叹宿命。

……宿命?

想到此,他胸口倏地发紧,陌生异样的感觉,一瞬间晃过心头。

 

玄关就在这时传来开锁声,莫雨回来了。

穆玄英站在陈列柜前没动,看着他走近。等走到跟前了,莫雨敞开手里的袋子给他看。

袋子里放着的,是几只花脸雪糕。

雪糕用模具做成小人的脸,奶油做圆圆的脸庞,巧克力做圆眼睛、弯嘴巴和头上那顶帽子。

“哇……”穆玄英出声感叹,“还有这个啊?”

他以为这种雪糕只留存在过去的时光里,那么多年了,整个世界都翻天覆地不知多少次了,能与童年记忆吻合的物件,是越来越少了。

莫雨竟然还能买得到。

“嗯,翻冰柜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就想起很久以前,跟一个小家伙换过。”莫雨塞给他一只,把剩下的放进冰箱,再走出来,看到穆玄英手上提着雪糕不拆,只顾对着柜子发呆。

莫雨提醒他,“不吃要化了。”

穆玄英这才撕开包装袋,咬下雪糕小人的帽子,含在嘴里跟莫雨说话,“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咽下去再说,不急。”

穆玄英蹙起眉,有些犹豫,“你是因为这件事,才这么关照我吗?”

“不是,是否知道这段经历,我的想法都不会变。你呢,你已经知道我是那个小雨了,以后我在你眼里,会不一样吗?”

穆玄英像要掩饰什么似的,故意咬下一大口雪糕,口腔被凉气激得发僵,口齿不清道:“肯定会啊。”

冰冰凉凉的雪糕在嘴里化开,变成甜甜的液体滑进喉咙里,沁入心肺,身体的毛孔悉数张开,神智愈发清醒。

肯定会。

会更亲近,更在意,更容易想起,更觉得特别,更……不一样。

 

穆玄英借着低头咬雪糕的间隙,偷偷瞄了眼莫雨。

比起电影里的小雨哥哥,更清晰的,是眼前这一个。若是一直不点破,他绝对不会把莫雨和过往记忆中一个已然模糊的影子联系起来。一旦说穿,按图索骥,少年时对电视屏幕的惊鸿一瞥,其后持续的关注和欣赏,为之折服倾倒,到在节目里脱口而出最喜欢的演员是莫雨……

冥冥中自有定数。

他本不是命运论者,此时却再次于脑中闪过宿命两个字。

 

同样命中注定的,是莫雨终将走上演员这条路。若不是《回家》遭禁,他本该崭露头角得更早,不会直到《落叶归根》才得以出头。

“你演技是真的好,当时还那么小。”穆玄英望着柜中的奖杯,由衷叹服。

“要夸我,也别拿《回家》来说,”莫雨撇了下唇,轻笑出声,“那能叫演么,那叫本色流露。”

他手腕搭上穆玄英肩,“说实话,当年的你,能意识到我们是在拍电影吗?我都没想到,叫我背句子摆样子,最后呈现出来的,是这样一个故事。”

穆玄英任他搭着,“我也没想到,结局是那样的。”

直到看到带着毛毛疾驰远去的货车,和晚了一步被丢在原地的小雨之前,他都在期盼着他们会有一个光明的结局。

最好是手拉着手逃出去,找到各自的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现存开放式的结尾,似乎更接近于真实,却也让人耿耿于怀。

电影终结之前,小雨那双湮灭了所有光华的眼,死水一般,穆玄英一想起来,心就沉甸甸的。

莫雨侧过脸看他,就着搭他肩的姿势,手指背蹭了下他的脸,引来他的回视。

“就算电影打上终字,不代表就此结束。我讲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那辆货车的司机很快发现了车斗里的毛毛,送他去了公安局,毛毛告诉警察小雨的事,但是他们没能找到小雨。

警察找到了毛毛的家人,把他送回了家。

毛毛渐渐长大了,他忘记了他曾经受过的伤害,也忘记了和小雨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

他是很懂事,也很聪明的孩子,顺利地考上大学,又机缘巧合地成为一名艺人。

他拍了一部电视剧,受邀上了一个访谈节目,在节目中谈及他最喜欢的演员。

有一天,他回到家,在电梯里正好遇到了这个,他最喜欢的演员。

他没能认出来,这个人,其实就是他的小雨哥哥。

巧的是,小雨哥哥也没有认出来,他就是毛毛。

他们都把对方给忘了,在上升的电梯里沉默,没人去跟对方开口讲第一句话。

等到了他要去的楼层,他出了电梯,落下一箱薯片。

……

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莫雨嗓音低沉,娓娓道来,像是勾勒一幅长长的图景,引人跌入一个虚实交杂的梦境。

他话一顿,头朝穆玄英又挨近了些,声音含笑,似在撩人,“你喜欢这个结局吗?”

问句在穆玄英耳里打了个转,他听得分明,睫羽一颤,无比清晰地听见左胸处传来的——

 

扑通。


评论(48)
热度(184)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