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84

84.

 

 

从见到穆玄英出来起,莫采薇就发现了他心情欠佳。

她不晓得穆玄英去了趟洗手间后发生了什么事,明明开车出来时表情如常,下午拍摄又很顺利,怎么忽然就不开心了。

穆玄英坐在后座,双臂环抱在前,拧着眉头望着车窗外。莫采薇见他如此,也不好追问,只在红灯的间隙里,悄悄瞄一眼后面。

“啊!”穆玄英突然叫了声,猛地看向她,“我手机是不是在你那?”

莫采薇被他叫的心一慌,再听到后半句,心才放下来,“在呢,BOSS换衣服之前就交给我了,放心吧。”

“有响过吗?”穆玄英盯着她问。

“没有哎,一声都没响过。”

“哦……”穆玄英放松手臂,身向后靠,整个人卒然间泄了劲,“那继续帮我保管吧,等我拍完后面的,你再给我。”

莫采薇应了声好,心下揣测:问手机有没有响过,怕是在等人找吧?

 

绿幕背景之前架起了U台,需要让他在之间滑几个来回。穆玄英走到跟前,抬头看了看高度,转身跑到导演那,诚实道:“我在平地上滑还行,但是U台没试过,直接上去开拍我没把握。”

“别怕,肯定要给你吊威亚,让你受伤我们也说不过去啊。”导演拍拍他肩,安抚道。

威亚绳扣在他背后,穆玄英反手拽了拽绳子,很是新奇。他还是第一次吊威亚,想不到是为了拍广告。

新奇感很快在一再的NG中消失,他平地上滑得不错,是多亏了从前为了拍一段滑旱冰的广告专门练过平衡。可在不熟悉的U台上表演滑板,对非专业的他来说太不容易了。威亚绳保护了他的安全,也成了他的阻碍,有时扯得过紧,让他错失了脚下的滑板,腰部被挣得直泛恶心。他脸色苍白,幸好没吃得太饱,不然说不定都能吐出来。

NG的次数多了,导演不得不无奈喊停,让他先下来休息会儿,又对他说还是找个替身吧,他摆几个动作,回头合成下就是。

穆玄英虽是不甘心,也明白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租的场地有时限,这份工作不是他一人的事,谁也没有义务陪他一遍遍烧时间,只是为了让他熟悉用威亚。

他跟导演商量,再试一次,若还不行,就听从安排。

导演同意了,让他准备准备,去做最后的尝试。

他在U台边缘站好,将额发拨到一边,发带重新绑过,已不再勒得他头痛,听到提示音后,他纵身跃下。

这一回莫名地如有神助,出乎想象地顺利,他几乎忘记了身上还绑着威亚,脚下带着滑板在U型的滑坡上做起要求的动作。那些动作在专业领域里都不算太难,但每完成一个,都有种令人心悦的成就感。

等他终于解开了威亚绳,才发觉腰被勒得有多疼,不由从齿缝间嘶嘶嗤气。

工作人员在拆解U台,等下要搭建另一个平台让他再上去。在等待的时间里,他坐在场边,冲莫采薇做了个鬼脸,“……我腰要断了。”

莫采薇放了条毛巾在他肩上,见他疼得龇牙咧嘴,“真的疼得受不了,还是找医生看看。”

“没事,我心里有数,回头歇歇就好,”穆玄英手指垂下来的威亚绳,“以前看电视里人飞来飞去可羡慕了,亲身上阵才知道难。”

“BOSS已经很厉害了,会的好多,唱歌好听又能演戏,还会滑滑板。”

“这就叫会的多啦?”穆玄英对她笑,“你的前东家会的更多呢,他为了拍戏还去练过武术,《破浪》里的武戏全都是他自己上的。”

提起莫雨,莫采薇转头翻起背包,掏出穆玄英的手机,“他刚打了个电话过来,我看是他就接了,跟他说你还在拍。他说别打扰你,等你拍完再告诉你,他回过你了。”

穆玄英听着,局促地接过手机,很有几分迟疑。他还记得他给莫雨发了些相当无聊的信息,也不知莫雨会怎么回。

一打开聊天软件,他被莫雨发来的信息数量震惊了,点开聊天界面后他手不停往上划拉,看到自己发的那条之后才停下,慢慢往下拉。

 

莫雨:不客气,应该的,我发现[兔子]这个表情跟你很像。

莫雨:这边没有下雨,阳光还不错,街边坐了很多人在喝咖啡晒太阳。

下面是一张照片,棕榈树高高耸立,蓝白条纹的棚子下,有许多异国面孔在坐着聊天,窗沿、桌上、墙根摆满了鲜花。

莫雨:电影节不好玩,没有跟你在沙漠里骑骆驼好玩,不过看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电影,回头介绍给你。

再往下的照片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上面贴满了电影海报。

之后是一张电影海报的特写,莫雨主演的《无定河》,导演是曹雪阳。

莫雨:《无定河》也快要在国内上了,但我不推荐你去看,造型实在是……一言难尽。

莫雨:算了,《月亮角》你都看过了,还怕什么《无定河》。

穆玄英看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莫采薇闻声看向他,见他眼睛黏在手机屏幕上,舍不得抬头的样子,当即心领神会地往旁边坐了些。

莫雨:差点忘了这条,你要请我吃饭?我胃口很大,你喂得饱吗,小心被我吃穷了。

莫雨:开玩笑的,哪能让你买单,还是让你小雨哥哥请你吧。

接下来发的照片是他们俩在高塔上的合照,莫雨在蹦极之后再度坐电梯上来,和他揽着肩拍了张任务完成的纪念照,背景是向地平线下缓行的夕阳。

莫雨:哎呀你知不知道我能看到回放啊?“小雨哥哥”哈哈哈哈哈!还想让阿诛删掉,想得美。

从莫采薇的视线望过去,穆玄英瞪着手机屏,脸色绯红,一副被戳穿什么的羞恼。

 

穆玄英拇指在屏幕上划动着,偶尔停下,再翻上去重看一遍。他不该以为自己发过去的话无聊,莫雨发来的可比他絮叨多了。

莫雨拍给他看路边一只浑身雪白只有脸乌漆墨黑的猫,拍古董店里卖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连中午吃了什么都要拍给他看。

他看见了时差之外,哥特式教堂的尖顶,地面干净敞亮得像会反光的广场,湛蓝色的水面上飘着排成一列的帆船,一栋楼的一整个墙面上所有的窗户都是彩色的……

也有莫雨自己。

莫雨的照片想来是找了别人拍的,他原本该是穿了正装,西装和领带都搭在手臂上,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风吹得他臂弯的领带飞扬,他神采也是飞扬的,眉眼熠熠生辉,对着镜头指向身后喷泉里张开翅膀欲要飞翔的天鹅雕像。

穆玄英对着那张照片看了很久,才往下移动。

莫雨最后一条信息,是一个短视频。

穆玄英一点开,便见一个乐队在街边随性演奏,他们穿着印有俚语的T恤,神情欢快,往四处挤眉弄眼,手指在乐器上弹跳飞舞,节奏简单却极美妙,歌声里洋溢着快乐之情。

穆玄英看着看着,也像是被感染了般,舒展了眉,弯起了眼。

莫采薇听见唱歌声,很想探头来看,又知偷看不恰当,只得按捺住。

等视频播放完后,穆玄英凝神回想,再度点开,这次,他将音量调大了些。

他没听错,在歌声和演奏中,莫雨在说话。

莫雨的话掩在其他声音里,听不大清,他仔细地分辨着,想听清莫雨到底说了什么。

等这首歌转入低音区,他终于听见一句完整的。

莫雨说:要是你也在这里就好了。

视频再次放完,穆玄英兀自出神,连莫采薇叫他都没听见。手机机身有些发烫,腰上的酸痛仍在,然而这些,他都没再留意了。

他心头仿若徐徐流过一道清泉,这泉里有暖意有光芒,冲刷走了一切不快的情绪,只留下抚慰熨帖的温柔。

掌里的手机忽地震动了下,传来一条新的信息。

莫雨:我都汇报完了,该你了。

 

穆玄英摇了摇头,抿着嘴直笑。他站起身,将手机递给莫采薇,“帮我录个视频。”

他拿起身侧的滑板,与莫采薇走到场边一处空地上。等莫采薇说了开始,他脚踩滑板,身姿灵活地滑出一个圈,末了,他回到近前,脚一刹地停下,一踩尾端,帅气地将竖立起的滑板抓在手中。

他对着莫采薇手里的手机镜头,挤了下左眼,然后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像是对自己做的动作不太好意思,穆玄英手背掩住鼻子嘴巴,含着水意的清澈眼眸流波一转,移开视线看往别处。

光看他眼睛,也知他在笑。

 

 

“看什么呢?笑这么开心。”

曹雪阳坐在莫雨对面,手肘倚着沙发扶手,挑了眉问。

莫雨按下暂停,“没什么。”

他翻过手机,藏住屏幕上那张他思念至极的面容,转头望向窗外,“在想这个电影节,怎么还不结束。”

早点结束,他好回国,让穆玄英把在视频里做的那个表情,当面对他做一遍。


评论(27)
热度(219)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