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89

89.

 

 

穆玄英忽然发现:他的演技很有进步。

比如,他能稳当当地走出化妆间的门,平静自然地和工作人员们打招呼,和莫雨默契十足地拍完宣传照,再客客气气地和各位道别。

全程很稳,保持微笑,没有丝毫失态。

莫雨的姿态比他还要自如,一点没提化妆间里发生过什么,若不是临别时他握了下穆玄英的手,轻飘飘说一句“多谢你,我找到感觉了”,穆玄英都要以为自己在做梦。

等到他一天行程走完,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住处,独自在沙发上坐下,满屋空荡荡的气氛才将一些被抑下的情绪逐一唤醒。

他头朝后仰,看向天花板,很快意识到上一层住着谁,又垂下视线来。

静静地坐了会儿,穆玄英扯扯嘴角,笑得好似叹气,“呼……”

也不知想到了哪里,他浑身打了个哆嗦,感到了空气中的冷意。

“嘶……”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垂下头,脸埋进手里,“……太厉害了。”

 

太厉害了。

厉害得……他都要信以为真了。

被蒙住了眼睛,他只得专注于聆听。

起初还想,莫雨声音真是好听,不疾不徐,深沉磁性,声音的轮旋波荡进他耳朵,让他在心里一个劲地夸赞,大神这音色这咬字,绝赞的台词功底,怪不得从来不用配音。

可很快,他就没心思夸了。

他脸上冰冰凉凉的,周遭的温度像在降低,手脚的血液在慢慢流失,心脏被攥握住,被人任性地抛来抛去……

莫雨叙事的独白仿佛围着他盖了个水箱,将他关了进去,那些本该是虚假的回忆,陡然间变成真实的水流,浇淋向他,淹没过他,让他不断下沉,浸入水底,困住了身,魇住了心。

他手指不由颤动,空空的手心里没有积木,积木去哪了?

有几次心头梗得太紧,他都要开口说话了,熟料嘴唇一张,什么也说不出。

不过是听人在耳边讲了个故事,为何呼吸变成了难事,吞咽时喉头也会疼。

是假的对吧,只是个剧本吧,莫雨是这么说的。

莫雨还说什么了?

说他找不到感觉,演不好戏?

 

想起这句,穆玄英气笑了,一整天下来胸口憋闷的感觉终于好过了一些。

这叫演不好?太不要脸了。

他都差点给莫雨一套台词说哭了。

整个人都自动自发地代入了角色,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毛毛,被无辜带走,被私自惦记,被偷窥,被遗忘,最后再莫名其妙地被放弃了!

气,太气了。

生气是好事,总比满心念着对错过的遗憾、对失去的恐惧来得要好。

 

他得告诉自己:那只是莫雨接到的某个剧本,偶尔借用了他的名字,他不是那个“毛毛”,莫雨也不是那个“小雨哥哥”,那不是他的故事,不是他和莫雨的故事……

不行,一想起莫雨就有气。

穆玄英闷闷地想:一次就够了,可不要再帮他对戏了,没下次了。

甚至,暂时也不想见到他了。

他需要花点时间,把莫雨讲的故事忘掉,免得自己入戏太深,分不清什么叫戏什么叫现实。

 

 

穆玄英很坚定地表示不想见莫雨,却控制不了潜意识。

当天晚上就梦见了,这梦还带分层的,分了好几段。一会儿是电影《回家》里,少年小雨在喂他喝橘子罐头的糖水;一会儿是现实里他去找莫雨,烦恼要不要接陶珏的角色,莫雨把他拉到怀里,说保证会把他从角色里拉出来……

……

他梦见天黑了,下雪了,地上积了厚厚的雪层。莫雨在前面走,他跟在后面,一不小心摔倒了,人扑进雪沫里,爬不起来。

他艰难地抬起头,莫雨人还在向前,离他越来越远,他不由恐慌了起来,莫名地很清楚,再这么下去,莫雨就要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了。

如果放任他消失……

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想到这里,他不知打哪儿来了力气,手脚用力挣扎着,从雪地里爬起身,等好不容易站稳了,一抬眼,莫雨人站在他面前。

目光交错,莫雨走过来,拍拍他身上的雪。

他动也不动地给他拍,莫雨力气不大,没拍疼他,他却感觉万分委屈,像是被欺负狠了,于是咬牙切齿,愤愤地看他。

 

莫雨拍干净雪,人站直了,见他表情,莞尔一笑:你不是爬起来了,气什么?

说着,就伸出食指要来戳他鼓起的脸。

他立刻拍开他手,话里怨气都要溢出来了:叫你走那么快!头都不回!

莫雨收回手,眸光沉沉地注视着他,脸上的笑意消散了:跟我扯上关系,你大好前途都要没了。我不回来,对你比较好吧?

穆玄英抬腿就要踹过去,一个没站稳,差点二次摔倒,他忙就近抓了个支撑物。身子稳了他才发现抱住了莫雨胳膊,立马撒开,转手拽住了莫雨的衣领。

他冲莫雨耳朵吼:我都没说话呢,你说了不算!别以为大几岁就厉害了,是影帝就了不起了,光给个积木就跑了,你都没告诉我你是谁,怪我没开天眼吗?说好就好,说走就走,你说说你耍我多少次了!决定都让你做了,那还要我干什么?我没有说话的权利吗?我不能自己做决定吗?气死我了!滚蛋吧你!

气势汹汹地吼完,他连喘了好几口气。

他指头一松,莫雨脱开身,拂了拂衣领,点头乖巧道:那我滚了。

穆玄英一口气没憋住,险些背过气去,身子一晃,再次拽住他衣服。

莫雨低头看着抓在他袖子上的手,重重地叹了口气:何必呢,穆玄英,你我不过泛泛之交,普通朋友,别搞得像我始乱终弃,拉拉扯扯,太难看……

穆玄英陡然用力抱住了他,没听清他后面的话。

 

他脸埋在莫雨的外套里,衣料是凉的,有雪花的味道。

小雨哥哥……

你是哪一个小雨哥哥,你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是不是还有些话没跟我说,故事还没讲完,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就听不到了……

后头的话被夹在呜咽里,含混不清。

穆玄英哭了。

 

 

第二天醒来时,穆玄英的内心一片茫然。

他浑浑噩噩起身去洗漱,不慎把洗面奶挤上了牙刷,在要拿牙膏洗脸时才发现,对着面池漱了半天口。

漱完口清醒了不少,他对镜一照,眼角带红,残留湿意,一副哭过的模样。

冷水泼脸,梦境的碎片浅浅漂浮上来,每一片上都有莫雨那张帅气又可恶的脸。

由于实在抗拒回忆在梦里抱着莫雨大哭,穆玄英将此归结于都是对莫雨的独角戏印象太深,导致留下心理阴影,还侵入了他的梦。

没关系,人醒来后对梦的记忆会逐步遗忘,都不用超过一天,就会全都想不起来了。

穆玄英擦了擦脸,去拿了手机,看到上面两个未接电话,分别来自唐影和莫采薇。

连续两个来电都没听到,可见是沉迷做梦睡得太死。

 

他先给唐影回拨,一接通当即道歉,“对不起,睡着了没听见,有事吗?”

“昨晚做贼去了?太阳都多高了还睡,”唐影惯例地损完他,才说正事,“有个好消息,你快能从心有灵犀里脱身了。”

“都快拍完了,你不说我也知道啊。”穆玄英脸和肩膀夹着手机,走去厨房给自己接了杯水。

“脱身后,你想做什么呢?”

咕嘟咕嘟喝完一大杯,穆玄英方回:“这是在测试我呢,还是想给我挖坑呢?”

“嘁……你现在的价值还不值得我浪费脑细胞,专门给你挖个坑,想得美,”唐影猝不及防道,“《席方平》看上你了,过来签约吧。”

“好的,我收拾下就去。”

唐影奇怪了,“这么平静,不对吧,你不激动吗,不高兴吗,要去演电影了,男主角哎,说不定还有机会去拼个奖……”

“我很激动啊,可兴奋了,手舞足蹈,欢呼雀跃,可惜你看不到,”穆玄英面无表情地说,“等下我再给你好好表演个。”

唐影沉默片刻,“……我怀疑你不是做贼,是被人打了闷棍,给打傻了。”

“没有,”穆玄英抽了下鼻子,舌头咂了声,“就是不太高兴……”

“能跟我说么,不高兴的理由。”

“我都没理清头绪呢……等我想好了再说吧。”

 

出门前的第二个电话,他打给了莫采薇。

莫采薇在交代要事的时候,从来都逻辑清爽语速快,“BOSS,Rainy的助理红泥姐给我打了电话,说这周六是Rainy主演的《无定河》的首映式。如果你有空,她会送来请柬邀请你去。流程主要是放映电影和记者访谈,BOSS要是不想参加访谈,就只去看个电影好了。我查了行程,当天晚上没有其他活动,时间上不冲突,您要去吗?”

 

穆玄英没当下给她回复,等到了公司,在唐影办公室里讨论完细节,签了出演《席方平》的合约,才告知唐影,他有这样一个邀约。

虽说昨天才说过暂时不想见莫雨,可他心下还是想去的。

毕竟生莫雨的气,和欣赏电影艺术又不冲突。

 

唐影没等他说完,就硬生生地砸了三个字过来。

“不准去。”


评论(20)
热度(154)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