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95

95.

 

 

莫雨确定了一件事:穆玄英在躲他。

拍摄间隙,莫雨刚想找他说句话,他当即脚步转向,窜到阿诛旁边去了。一大波工作人员聚在那,莫雨硬跟过去也是徒然。

等重新拍照时,穆玄英不得不回到他旁边来,该搭肩搭肩,该对视对视。奈何每次莫雨想开口,刚说了一个字,穆玄英便会剧烈咳嗽,刻意盖过莫雨的声音。

莫雨担心这么下去他会咳死自己,只得闭嘴,遂了他意当个哑巴,公事公办地摆姿势。

这大概是他们参加节目以来最生疏的一次宣传照拍摄,辛辛苦苦熬到拍完,莫雨想,这下总能好好聊聊了吧,不料他被阿诛叫住,多说了几句话的工夫,穆玄英就带着莫采薇溜了。

等莫雨坐进车里,掏出手机给穆玄英打电话,一拨,竟然关机。

莫雨脸色一沉:好极了……

恭喜你啊,穆玄英,把我脾气完全挑起来了。

 

穆玄英确实是在躲莫雨,说他故意关机却是冤枉了他。

昨晚忘了给手机充电,等他发现自动关机时,莫采薇都快把他送到家了。

进门后,他先去给手机插上电源,一开机,登时被一连串信息提示震得掌心发麻。

不消说,全是他现在最怕的那个人发来的。

 

莫雨:小没良心的!

莫雨: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莫雨:想躲就躲远点,别被我逮着了!

莫雨:有本事躲到月球上去啊!

莫雨:幼稚!

莫雨:还敢关机,玩消失是吧?

莫雨:无缘无故的,我哪里惹你了?

莫雨:……

莫雨:穆玄英,我不想跟你说重话,但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很不高兴。

莫雨:哼。

莫雨:算了,跟你说点别的吧。

莫雨:演员这种职业,一年四季没有规律,说进组就进组,走的时候还是夏天,回来可能都入冬了。你算一算,从我在电梯里遇到你的那天起,过去多久了,我们真正碰面的日子又有多少?最近能常在一块,还是借了拍节目的机会。可是这个节目,也快拍完了。

莫雨:不用躲,很快就见不到了。

莫雨:我接了个新戏,等节目录完最后一期,我就要准备进组了。我拍戏的时候,很少离开片场,除非紧急情况。

莫雨:话交代了,当我提前跟你辞个行。你心里有个底,要是给我打电话我没接,肯定是在拍戏,绝对不是故意不接。

莫雨:我才没你那么没良心!

莫雨:幼稚!

 

穆玄英:“……”

他认认真真地一条条看下去,看到最后那个“幼稚”,不禁笑出了声。

笑完之后,他揉搓了把脸颊,怅然地想:完了……

就算他训我,我也喜欢他。

再去想莫雨说的话,是很有道理。他根本不需要躲莫雨,他们的职业注定了不会经常碰面,相遇是偶然,分离才是常态。

他不该因为自己那些隐秘心事,去给莫雨冷遇。难得能相处的时间,就这么被白白浪费了。

正在懊悔,手机又震了一下。

莫雨: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看见了,不好再装没看见,他打了个问号过去。

莫雨几乎是秒回:哦哟,舍得理我了?

穆玄英找了个表情,一只兔子抓着两只长耳朵向下耷拉,捂住了眼。

莫雨:别来这套,卖萌没用。

穆玄英:……真生气了?

莫雨:先回答我,你想要什么礼物?

穆玄英:?

莫雨:心有灵犀啊,最后一集,我要送你告别礼物,你也得送我。

穆玄英:这个啊,我要是告诉你了,不就是作弊了吗?

莫雨:给你个自己挑的机会,你还不要?万一我送了个你不喜欢的,别怪我啊。

穆玄英:你选吧,我不挑。

莫雨:好,回去了吧,我能跟你聊聊么?

穆玄英:……

穆玄英:抱歉,我有点累,先休息了。

莫雨:等下!!!

莫雨:你为什么要躲我?

穆玄英:没有啊。

莫雨:嗯,有,没有,有,没有,你想玩车轱辘我能跟你说一晚上信不信?方便接电话吗?敢说不方便,我这就去拆你家门。

穆玄英:你……给我两分钟。

莫雨:行。

 

穆玄英放下手机,头疼地吁了口气。他算是见识到莫雨较真是什么样了,不容拒绝的气势威压过来,碾得他全无招架之力。

他到底是喜欢了个多麻烦的人,说风是风说雨是雨,他要是说不方便,莫雨八成真会来拆门。

他心情如一团乱麻,尚没来及收拾,害他心跳失衡的罪魁祸首,非要来把他搅得更乱不可。

两分钟一眨眼过去,他不能再拖,攥着手机,拨打了莫雨的号码。

拨号的铃声和穆玄英家的门铃几乎是同时响起,犹如二重奏般交织扭结。

门铃骤歇,门外有人接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莫雨撂过来两个字。

 

“开门。”

 

***

 

听到开门二字,穆玄英第一反应是要跑。可跑能跑哪去,莫雨人就在门外,跳窗?这可是18楼啊!

人被逼到绝境,往往会选择拼死一搏,穆玄英也不例外。

他眼下逃无可逃,惊惶失措过后,陡然生出逆反:许你咄咄逼人,还不许我反抗了吗?

“不开,”他努力让语气听上去冷淡,“你回去吧,改天再说。”

出乎意料,莫雨听见拒绝,没立刻爆发,反而沉默了。等他再开口时,话说得极有礼貌,一点没有消息里那种逼迫人的架势。

“玄英,感冒好些了吗?”

“呃……”

“拍照的时候,你咳嗽了好多下,”莫雨顿了顿,声音放软了许多,“我很担心你啊。”

 

穆玄英有点发懵,本想敌强我强,以硬碰硬,谁想莫雨没拆他门,却软下声气来关心他。

莫雨要是教训他还好,这一示好,反叫他心中涌起一阵酸楚。

他想,他也太容易满足了,喜怒哀乐都递到莫雨手里任他拿捏。莫雨稍微哄他两句,他就没法再硬下心说狠话。

莫雨在那头小心翼翼地问:“……真不给我开门啊?”

穆玄英在这头苦笑,今天这道门,他实在不敢开。

万一门一开,见到莫雨本人,他一个冲动,把真心话全说出来,势必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或许将来会有那么一天,他甘心剖开自己,将所有情感展露在莫雨面前,交给他去定夺决断。

可今天不行,他还没准备好去听宣判。

 

穆玄英不晓得,门外的莫雨正和他一样焦灼。

莫雨对照他的异常,做出了最顺己心的猜测,心上已然烧了把火,又因他的逃避,往火里浇了桶热油。

直到按下了门铃,听见那句冷冰冰的“不开”,莫雨这才惊觉,当下的行为太过头脑发热,他怎么就不想想,可能是他自作多情,会错了意呢?

怪只怪他忍了太久,稍微见着点苗头就恨不得立马扑过来。

穆玄英舍得把他拒之门外,不正说明他判断错了吗?人家才没暗恋他呢,是他想得太美。

莫雨心头涌起一股挫败感,明知人就在门里头,却不能当真冲动到把人家门给撬了。

“不想开,就不开吧,我不难为你,先挂了。”

 

“哎别挂!”

穆玄英这一叫,叫得他心头火苗复燃,竖起耳朵去听后面的话。

“你别误会。”

莫雨想:我误会什么了?误会你喜欢我了?

“我不是针对你,是我遇到了件麻烦事,现在头脑很混乱,不知该怎么说。等我想清楚了,我再跟你说,行不行?”

莫雨听着,回问道:“有多麻烦?需要帮忙么?”

穆玄英皱起鼻子,心道这忙你还真帮不了,你就是那个大麻烦啊。

“这是我的事,我会解决的。”

“冒昧问一句,这件事,跟我有关吗?”

 

穆玄英:“……”

穆玄英拿开手机,瞪了眼屏幕,心里七上八下的:莫雨这个人,还能更敏锐点吗?

算了算了,早晚要被他拆穿。

他索性承认:“是跟你有关。”

“好的,还是坏的?”

穆玄英警戒心大起,“……我不跟你说了,你太会套话了。”

“哈哈,行,我等你主动来找我,可是你得给我个期限,要我等到哪一天?”

哪一天……

莫雨说了,他快要去拍戏了,等他进组之后,再想碰面就难了。

“等节目最后一期录完,我会联系你的。”

“那说定了。啊,差点忘了,我留个东西在你门口,记得去拿,拜拜。”

 

穆玄英悄悄移到门前,透过猫眼确认外面没人了,好似做贼般轻轻扭动把手,拉开了门。

门外地上放了个白色的纸袋。

他抓起纸袋,打开一看,里面是一顶白牛仔布的渔夫帽。

唔哇……

穆玄英捏着那帽子,难为情极了,还好莫雨不是当面给他的,不然他真想钻进地里去。

再一看,纸袋里还有张折叠卡。

他忙缩进屋,关好门,深吸了口气,展开了折叠卡。

卡片上写了两行字:

 

谢谢你来看《无定河》

谢谢你的花

 


评论(26)
热度(20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