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96

96.

 

 

打那天起,莫雨信守承诺,没再主动联系过他。偶尔穆玄英发去日常问好的消息,他也会回,言辞十分妥当,不显生疏,亦不过分亲密。

一切好似回到了从前,让穆玄英能够舒缓下燥闷的心情,不用急于说清。

可他心里也清楚得很,此刻的放松只是暂时,他本也没打算一直瞒骗莫雨,坦诚相告不过早晚。

然而要说,也得找到恰当的时机,用合适的方法,不然冒冒失失上前来一句我中意你,就此壮烈的概率太大。

还有,莫雨心仪的人究竟是谁,他也没弄清,私下去查人家隐私,未免难看,不愿为之;直接去问,又容易暴露。

 

穆玄英想起莫雨言语中透露的信息,只要莫雨一天没宣布脱单,自己总该有机会……

不一定吧,他真的有机会吗?

怕只怕,莫雨待他好,是把他当朋友当弟弟看,万一知道这弟弟望着他时,心里想的不是兄弟情,搞不好当场翻脸。

穆玄英自从动了杂念,对莫雨雷厉风行的作风不免发憷。

以莫雨的个性,若是对他无意,肯定当场拒绝,教他死个痛快。

告白,可能会死。

不告白,可能憋死。

总而言之,都是死,还不如死个明白呢。

穆玄英正在给自己做勇于送死的心理建设时,不想有个意想不到的人,来推了他一把。

 

 

那一日下午,他正在VIP候机室里坐等,忽然听到有女声叫他的名字,一抬头,眼一亮,“苏老师!”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苏雨鸾,她臂弯里搭了件白色大衣,黑色立领衬衫下摆收进白色半身鱼尾裙腰间,更显身姿窈窕。

她没束圆髻,长发搭拢在肩前,发尾稍卷,妆容清丽,说不出的清婉柔媚。

两人许久未见,寒暄过后,苏雨鸾问他班机的时间。

穆玄英告诉了她,又说他这回要先飞S市,再转机去国外录节目。

“太好了!”苏雨鸾看了眼腕表,“我还有20分钟,能跟你聊聊。”

难得能见到带他上过声乐课,为他作过曲的老师,却只能聊20分钟。

穆玄英难掩遗憾,“时间太少了。”

“没办法,我忙,你也忙,上次听到你的消息,还是我二姐跟你一个组……”说到这里,苏雨鸾顿了顿,好笑起来,“她欺负你了吧?”

穆玄英知晓她在说谁,连连摆手,“哪里,萧老师教了我很多,能跟她合作,我很荣幸。”

“你啊,就别替她说好话了,她什么人,我清楚,”苏雨鸾托起腮,斜睨向他,“二姐说你是可造之材,可惜被我抢先一步,不然这声老师轮不到我。小穆,能跟你有师生缘分,我很高兴。以后,你要是还想唱歌,我也愿意继续教。”

被夸奖了,穆玄英一时有点害羞,抿起唇点点头,“好,我先谢谢您。”

“嗳?”苏雨鸾想起什么,眼一眨,笑容变得玩味,“有个问题啊,你不会唱情歌,可我最拿手的全是情歌的曲子。要不,我找一天问问师姐,看她肯不肯教你。”

“……不用,”穆玄英的表情忽而复杂,话也说得慢吞吞,“我……会了。”

说到最后两个字,他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纵然没听到声,光看他神色,也知道他在说什么。

 

苏雨鸾惊讶之后,再仔细端详他,果然看出了些不一样的味道。

她本是开句玩笑,不想戳中穆玄英心事,一明白过来,她隐隐感应出,眼前的年轻人,闷了很多心事,没能开口诉说。

 “这样啊……”她款款细语道,“因为某个人?”

“嗯。”穆玄英承认了。

“你对这个人,有很多好感吧?”

“嗯。” 

见他这样明晰的态度,苏雨鸾大着胆子直接问了:“你喜欢她,那她喜欢你吗?”

问话一出,穆玄英脸上闪过一丝纠结,神色也带了点迷茫,“不好说……我没有找他确认过。”

“啊?所以现在,是你在单相思啊?”苏雨鸾脱口而出,她想起给穆玄英写过的那首歌名,不由暗叹:那时穆玄英不知情愁滋味,唱不出感觉,自己还跟他说恋爱这门课没法教,想不到竟真的要自学成才了。

“咳……”她清咳了声,“与其一个人苦苦设想,不如索性去找对方确认一次。”

穆玄英手扶住额,低低道:“只怕有去无回,死得惨烈,连张好人卡都收不到。”

 

“哈,哎哟,”苏雨鸾被他惹笑,咂起舌,“怕什么,谁年轻时没失过几次恋啊,你问都没问呢,就一口断定自己会死?你看看你,个子又高长得又帅,人还是潜力股,自信点好不啦?”

穆玄英听她方言都爆出来了,噗嗤一笑,心头一松,“我是打算去表白,就还没想好,该怎么做。”

苏雨鸾以过来人的语气道:“表白得用心,要让她感觉到你的诚意,还得顾虑人家女孩子的情况,别搞成尴尬。”

呃……其实不是女孩子。

穆玄英把这句话咽下去,“听起来,好难。”

“感情事哪有容易的,等你真跟人家交往了还有的烦呢,不过这是后话了,我不吓你,”苏雨鸾说着说着,眸光放柔,“吾辈性情中人,喜欢一个人绝对不是坏事,不论结局如何,都会是重要的体验。之后你再去喜欢别人,也有经验了啊。”

穆玄英原是带着笑听的,听到最后却皱起眉。

他咬了咬唇,说:“没那么简单……他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假如不是他,让我转头去喜欢别人,我根本想象不出。我应该,很难再碰到一个、能让我这么在意的人了。”

苏雨鸾闻言,颇为沉重地发出一声长叹,拍了拍他肩,“那我只能祝你成功了。”

眼看快到登机时间,她起身同穆玄英告辞,转过头刚走了两步,穆玄英便叫住了她。

她回首看去,穆玄英的眼里像有星辰点亮,粲然生光。

 

“老师,我能不能请您,帮我一个忙?”

 

***

 

细雨飘进屋檐,打湿了他们的衣装。

计划中要拍摄的外景,都布置完毕了,天却好死不死飘来一大块乌云,落下细细密密的雨。

工作人员忙着收拾道具,他二人站在檐下,此时无事可做,便关了麦克风,静静地看雨幕后的街景。

“雨什么时候停?”穆玄英伸手去接雨丝,喃喃道。

“这地方本就多雨,别担心,总不停的话,会有备选方案,改地方的。”莫雨接过莫采薇手上的两杯热咖啡,往旁递过一杯。

穆玄英像是才发现他在旁边,愣了一秒方接过纸杯,头朝身后的玻璃窗一扭,“你怎么不进去,下着雨呢。”

这间古典维风咖啡厅被节目组包了场,完全可以进去休息躲雨。

莫雨冲他弯弯唇角,“你人在这,我当然要陪着你。”

穆玄英低下头,小口啜饮,是咖啡太烫,绝对不是他脸热。

莫雨喝了口咖啡,慢悠悠问:“你的麻烦,解决了吗?”

穆玄英瞄了他一眼,随即移开视线,“还没,说好不问的。”

“好好好,我不问,”莫雨轻笑了声,“神秘兮兮的,你是准备搞个大新闻,吓我一跳?”

没错,就是个大新闻,吓不死你。

穆玄英心里嘀咕完,撇了下唇,“我又不是你,最喜欢吓人。”

“哪有,我吓过别人么,我只喜欢……吓你。”

穆玄英额角一跳,眯起眼,做了个深呼吸:莫雨再这样肆无忌惮地乱说一气,害他心跳不稳,他就要报警了。

 

吾辈性情中人……

他想起苏雨鸾说的,喜欢一个人绝对不是坏事。

他也不否认,他非常喜欢莫雨。

可是人生头一回动心,偏偏就动了个莫雨这样难搞的对象,好比打游戏刚进新手村,就被拎到顶级BOSS面前,萌新一身白板,瑟瑟发抖,BOSS全身金装,气定神闲。

要不是杯里还有咖啡,穆玄英都想捏杯子了,连扭脸看莫雨的眼神也哀怨起来:这种副本,从一开始就没胜算可言,除非系统出BUG。可他不能不打,哪怕一秒扑街,只愿表白那天,莫雨真能给他个痛快……

“喔……”莫雨张开手掌,在他眼前挥了挥,“毛毛,你这眼神,会让我以为我欠你钱。”

穆玄英白了他一眼,借喝咖啡掩饰异样,“做贼心虚。”

“谁心虚了?”莫雨侧过脸看他,笑得别有深意,“我不虚,你虚么?”

穆玄英抬首望天,只见无数绵柔细雨自天空下落,像是永无止歇,可永续延连。

论扰人程度,身边这位每句话里都好像藏着坑的Rainy Mo,和身前这落不尽的天上雨水可堪一战。

 

“我突然想起个事,”他转头看了眼莫雨,“之前我们去盘瑶,你在车上提过,你的择偶标准是精神契合、沟通顺畅,还有一条少儿不宜的,是什么?”

莫雨完全没料他会问这个,还问得如此直接,当即脸色僵了一僵,继而嗤笑出声,“怎么想起来问……”

穆玄英鼓起勇气看着他的眼睛,硬邦邦道:“好奇,不行么?我早成年了,你别唬我。”

“行,没说不行啊,”莫雨瞅着他,眼色变幻,食指中指并作一处,朝他勾了勾,“过来。”

穆玄英对他抱以充分的怀疑和警惕,没过去。

莫雨无奈地笑了笑,眨眨眼,手指再勾了一次,“你到底想不想知道?”

穆玄英确实很想,只得身贴过去了。

莫雨以手掩唇,凑近他耳,小声说了四个字,“生、理、冲、动。”


评论(27)
热度(174)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