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104

104.

 

 

穆玄英第二天醒来时,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莫雨昨晚到底射了没有?

估计是有的,不然那位大神也太凶悍了,把他翻来覆去地弄了不知多少回合,最后他真的什么也射不出了,只能哭着求莫雨停下来。

结果莫大神回了他一个深吻,照旧揽紧了他腰从背后不停肏他……

躺在被窝里的穆玄英,想到他在被做昏过去之前的种种画面,不禁打了个寒噤。

太惨了,全身都在散发酸痛,提醒他昨夜的纵欲过度。别说坐起身走下床,连抬个胳膊都要累死了。

事情是怎样发展到这一步的呢?穆玄英陷入深思:他原本的打算,不是孤注一掷地去找莫雨表个白就完了吗?为何最后会表到床上去了呢?

他心下又羞又好笑,只能说,这人生啊,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床上只有他一个,莫雨不知道去哪了,还好一睁眼没见着他,不然还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

穆玄英努力地活动手指,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拽下来些,他身体还算清爽,估计莫雨帮他清理过了,还给他换了身舒服的睡衣。

算他有良心……穆玄英暗暗磨牙,一想到莫雨昨夜是怎么对他的,就想抓过那人胳膊狠狠咬一口,得咬出个牙印才算完。

正想着,卧室门被推开,莫雨走了进来。

他赤裸着上身,腰上围着浴巾,正在用毛巾擦头发。

穆玄英见他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竟还有力气去冲个凉,心中更是不爽,决定有机会非得多咬几口,咬的莫雨嗷嗷惨叫才好。

莫雨丢开毛巾,对上他愤愤然的眼,摸了摸鼻子,讪笑道:“醒了啊?”

啊,原来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

“呵呵……”穆玄英冷笑出声,才发现自己嗓子有些哑。上次他哑了嗓是为了给莫雨录歌,这次则是被莫雨按在床上做到嗓子哑,看来此人和他的嗓子很是犯冲。

莫雨抓了抓头发,在床边坐下,讨好道:“你怎么样,疼不疼啊?”

疼倒是不疼,被使用过度的那里大概是涂过了药膏,只有酸胀感,但是这不妨碍他继续用气愤的眼神控诉莫雨。

莫雨误会了,以为他很疼,手伸进被子要去摸他,“很疼么,给我看看。”

“走开,”穆玄英哑着声道,“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莫雨只得收回手,帮他盖好被子,低声道:“我去给你倒杯水吧。”

 

穆玄英等他出了门,悄悄用手指拨拉开被子,揪起身上睡衣闻了闻。

他猜的没错,果然是莫雨穿过的,柔软的衣料上仿佛还有莫雨的体温,有独属于他的气味,温暖干燥,使人安心。

他的头顶蓦地响起两声清咳,穆玄英睁开眼,看见莫雨正站在床边,手里端了个玻璃杯。

莫雨好脾气地对他说:“喜欢吗?我的味道。”

偷闻行径被逮个正着,穆玄英脸上有些挂不住,硬撑着用鼻音重重哼一声,撇开头去。

莫雨忍着笑,把他抱坐起来,手托住他后颈,水喂到他嘴边。

嗓子干得要命,穆玄英暂时不去瞪他,乖乖地低下头,小口小口地喝起水来。

莫雨目光落到他颈子的吻痕上,一抹显眼的红,是昨夜风流一场的证据。

穆玄英将一杯水喝干净,感觉好些了,推开水杯,扭过头认真地对莫雨道:“你下次不能这样了,如果我说停,你一定要停。”

莫雨眼正盯着吻痕,忽听他的话,噗嗤笑出了声。

他将水杯放到一旁,凑过去,用肩膀挤挤穆玄英的肩,“哦……所以我下次还能跟你做,是不是?”

穆玄英哑口无言,晓得自己说错话,又被莫雨逮着了。

莫雨看他皱眉撇唇,蛮不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清楚昨晚确实是做得太过了,还是少调戏他的好,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正想着说点软话给彼此个台阶下,穆玄英用胳膊碰碰他,“帮我把手机拿来。”

手机落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回到他手里,按开一看,果然有唐影的未接来电。

穆玄英无声地叹了口气,就他眼下这身体状况,不止今天动不得,怕是明天也得歇着。

他当着莫雨面给唐影回拨了电话,一接通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咳了好一会儿才停,“影哥……”

唐影在那头紧张地问:“喂,你没事吧,病了?”

“嗯……”穆玄英声音听起来苦得不行,“特别难受,都快说不出话了。”

唐影问道:“你是受凉了,还是太累了?”

穆玄英又咳了几下,“大概……太累了。”

“唉……怪我不好,给你安排太多活了,算了,你多休息几天吧,我这边忙完了就去看看你。”

穆玄英暗叫不妙,唐影要是来了,看到他这样子,不暴跳如雷才怪。他瞄了眼莫雨,搞不好,会把他和莫雨一起削一顿。

“别……我马上就睡了,影哥,你那么忙,别因为我耽误事。”穆玄英说得十二万分诚恳,希望电话那端的唐影能感受到他的诚意。

“你啊,就是太懂事了,身体扛不住了,干嘛不跟我说呢,真当我不通人情吗?”唐影顿了顿,“唉,我让采薇去陪你吧,真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啊。”

“好,我知道,谢谢影哥。”穆玄英乖巧地挂了电话,正对上莫雨揶揄的眼。

 

莫雨刮了下他鼻子,“演技挺好啊你。”

穆玄英斜了他一眼,“也不看看谁害的啊?”

莫雨扯了扯嘴角,头凑过来与他额头相抵,“你叫他影哥,那,该叫我什么呢?”

“莫雨……”

“嗯?”

这个嗯字听起来十分危险,穆玄英一秒认怂,“……哥哥。”

莫雨被他这声莫雨哥哥甜到了,满意地拍拍他脸,“乖。”

穆玄英正想反击他几句,手一捂肚子,只觉饥肠辘辘,“好饿……”

“想吃什么?”

“嗯……”穆玄英想了想,“帮我煮个粥就行,不要太稀也不要太稠,放点切碎的青菜,不要太咸也不要太淡,记得滴一滴香油,啊,再帮我倒杯水吧,别太烫,要温的,有蜂蜜的话加一小勺,没有的话就算了。”

莫雨瞅着他,笑道:“你当是餐厅点菜呢?”还列一堆要求的。

“喔,”穆玄英镇定地说,“那你做不做呢?”

“做,当然做,这些都是小意思,不管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很乐意去做。”莫雨别有意味地说完,先亲了亲他的唇,这才笑着走出去了。

穆玄英用手背擦了擦嘴,又觉得自己这举动相当多此一举,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莫雨再出现在他面前时,不仅送来了粥和水,还换上了和他身上一样的睡衣。

穆玄英喝完了粥,恢复了些力气,自己拿过水杯,一喝,尝到了蜂蜜的甜味,“唉,我以为你家没有蜂蜜呢。”

莫雨可说过不止一次,他不喜欢甜食。

莫雨耸耸眉头,冲他笑了笑,“有什么办法,我男朋友想喝,我就得去买啊。”

听到“男朋友”三字,穆玄英险些被水呛到,他唇贴着杯沿,抬眼看向莫雨,对方落落大方,全然不觉哪里说的不对。

这就成男朋友了吗?似乎很突然,可细一琢磨,又好像再自然不过了。

穆玄英把水杯放回床头柜,拉开抽屉,对莫雨笑笑,“麻烦你,解释一下。”

 

意乱情迷时,他没注意到异常,清醒后一回想,发觉诸多疑点。比如,莫雨及时掏出的那管润滑液……

趁莫雨去煮粥时,他拉开看了下,里面不止有润滑液,居然还有两盒安全套。

当时穆玄英脸就要黑了,他能想到的答案,要么莫雨对他是蓄谋已久,要么,莫雨就是个滥情的混账。

眼见罪证昭昭,莫雨不慌不乱,非常诚实地道:“如果我说,这些都是我打算用在你身上的,你会生气吗?”

穆玄英:“……”

他思考了几秒,比起莫雨是个管不住下半身的花花公子,全用在他身上的说法竟然要好接受多了。

再看看莫雨盯着他一脸在意的表情,穆玄英叹气道:“你想听我说什么?”

莫雨人靠过来,握住了他放在被子外的手,“还生气么?”

穆玄英看着交握的手,摇了摇头,“你情我愿的事,有什么好气的。”

他的话喂了莫雨一颗定心丸,便大着胆子道:“毛毛,你这么纵容我,不怕我变本加厉吗?”

穆玄英抽出手,扭过身来抱住了他,脸埋在他肩上,咬着牙道:“下次,给我悠着点。”

莫雨拍拍他背,笑得眼睛都要眯起来。

正当两相缱绻,穆玄英忽地抬头,鼻尖擦过莫雨的脸,“我突然想起来,你到现在都没回答我呢。”

“什么?”

穆玄英张了张口,又放弃了。

他一整夜都在跟莫雨乱搞,却愣是没听见对方正经地跟他表白过,反倒是他自己,被莫雨连哄带骗加威胁,什么不害臊的话都说了个遍。

眼下要再出声问一遍,已然问不出口。

人都成男朋友了,还逮着莫雨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感觉也太奇怪太矫情了。

 “噢……”莫雨似是刚刚才恍然大悟,“你说那个啊。”

穆玄英含着他的手指,问他“那你喜不喜欢我呢”的美妙画面,想一想都令他通体舒坦。

莫雨低头笑了下,咳了声,面色一凝,冷冷道:“看来,是我昨晚在床上还不够卖力,你才在意这种问题。”

穆玄英回了他一个我不想理你的眼神。

冷不丁,莫雨身一动,把他困在两臂之间,眼眸一睐,笑得好不暧昧。

他注视着穆玄英的眼睛,深情款款,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喜欢你,我爱你……”

穆玄英眼皮一抖,慌忙叫停:“好了后面那一句不用了!”

“……我想每天都跟你上床。”


评论(35)
热度(208)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