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魔都莫毛only活动repo——驴驴

其实看到淮淮的repo前我是打算写个相声版的,毕竟写repo的初衷是希望没机会来这次only的朋友也能云o一下,这样她们才知道她们都错过了3.5个亿!(bushi

当然这个初衷现在也还没有变。但是我打算在活动日程的基础上多写一下,像淮淮一样从头开始回顾一下,毕竟这种经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千年等一回了。

(想直接看相声版活动日程的可以下拉,我会标粗加横提示)

原始日志被我删除了,没记错的话是去年5月看到别家CP only办得很棒,突然难过于写了几年莫毛,却没有参加过一次莫毛only,于是头脑一热跟熊哥说我们也来搞吧!熊哥茫然地说,都这么冷了,不会有人来吧……

“不会有人来”,事实上这句话,是我之后几天一直在听到的话。这几年来,我唯一能在QQ上随时敲打聊莫毛的好友只有熊哥一个,是她每次在我卡文或有新梗时都捧场聊天,我才不觉得寂寞。熊驴是睡过好多次的熊与驴,也可能是因为能互相投喂,才造成了沉迷莫毛几年的牵绊。能遇到可以磕CP的好朋友是最棒的缘分,我也希望每个爱同人的小仙女都能遇到属于你的缘分。

说起来,熊哥曾经为了做养成游戏耗时三年,熬干了无数心血,那时我在圈外写文一人乐,每每看她惆怅叹息,其实并不能体悟到她的辛苦,只能随口语言苍白安慰。但是晓得她三次元也越来越忙,这次本来也没打算拉她当苦力,只希望如果成功举办了,她人能到场就好。

结果仗义的熊哥,不仅人来到现场,画了无数签绘,和其他学习小组成员刻苦学习五个小时,还当了CP day1的摊主之一,贡献了钥匙扣和立牌的无料。之前熊哥一直三次元水深火热,都没在群里冒几次头,直到这次见面睡一睡聊一聊,依然还是我认识的肤白貌美温柔可人偶像剧女主一样的熊哥,之后我的目标就是和熊哥睡遍祖国大好山河了请祝我们幸福【。

(都去玩玩熊哥做的养成游戏好吗!!!!!!!!!玩过的再多玩几次!!!!!!!有CV配音有多种结局有美貌CG有会当众压到毛的雨还等什么呢!!!!!!!不要怕打游戏!!!!!!!!连我这种连连看都玩不好的人都能两天打出HE请相信自己啊!!!!!!!!!地址戳我

哦又跑题了,我在想办Only之后,厚着脸皮去敲一些加过我QQ好友但是好久没聊过天的太太们,然而她们有的爬墙已久,有的琐事缠身,一圈问下来,要么拒绝了,要么很难给我一个明确的参与不参的答复。毕竟时间很长,距离今年的五月,当时还有整整一年。

一个不混圈不知到哪找人,除了写写文啥都不会的我,问来问去真的心灰意冷了,分分钟体验到了熊哥做游戏的心情。最后就决定,到时候喊上熊哥认识的几个莫毛小伙伴一起吃个海底捞好了,点盘墨鱼滑,吹吹哥吹吹毛,熊哥给我画个签绘,我再给熊哥讲个相声,完美。所以我删掉那篇明年五月见的日志时是出于无奈,一人之力太有限,何必逞那细柳之勇。

之后就决定先把男主角写完好了,熊哥的三年生贺,见证了我和熊无数个聊天吐槽Rainy大大的日夜,希望能写完我在三年前告诉熊哥的,有关于这个故事的所有细节。于是立下不更新就罚款的flag,这笔钱在熊哥还给我时,利息都有20多块了哈哈。

就在我渐渐忘记2018年的5月,还有个莫毛only要操作的时候,因为一个意外,我和淮君碰了头。早就加过她好友,是在她发天气截图时忽然发现是同乡,继而发现是校友,缘分匪浅,却从不曾深聊,只知她是写文的太太。直到我正在难过时,她突然敲我QQ:学姐你还好吗,需要聊聊吗?

那天我们语音聊了四个小时,聊到嗓子都哑了。我终于有了熊哥之外的第二个能随时敲打QQ不怕打扰的莫毛朋友,也因为同为写手,有了更多不必言说的默契。我们不仅喜欢同样的CP,都为这个CP写过几十万字的同人文,还有共同的创作理念和所坚持的信念,这段缘分,开始得姗姗来迟,但好在犹未晚也。

当我看到淮淮在为莫毛only积极准备新刊,在不停敲打认识的写手太太交稿,我才终于坐不住了,才意识到我曾经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言,我有多么想兑现,我就是想要参加我喜欢的CP的only,如果没有人去办,那就自己办一个。

熊哥当时太忙了,不好意思拉她画新图,就找了我两个吃莫毛但是没产出过的亲友行香子和阿箱卖萌求图,一起出过合志打过群架(喂)的交情就是不一样,说好的截稿期全都按时交了图,我才有图稿去做周边,有了底气说茶会的礼物有了。还有湾家的柊晨太太,是我的朋友在噗浪上发现她把我存进了莫毛粮仓列表,确定了她也喜欢莫毛,这才敢壮着胆子私信她约稿。柊晨太太非常热心,温柔地和我聊了很久,提供了一对精美的图授权给我做无料徽章(后来这套图也加入了贴纸套餐)在我问她需要多少稿费时,她说“我也吃了很多太太的莫毛粮了,这次的图送给活动,不收任何稿费”,看到她的话,我真的很感动。

最初的策划群里,只有我和淮淮熊哥三个人,虽然都猜测说不会有多少人来了,可能会遇冷,淮淮依然早早完成了新刊稿件,对不可预知的未来寄托了最大的热情和诚意,即使这场only可能会在海底捞举办(歹势,请让我嚎一句这次别说海底捞,一口汤我都没喝上!)

后来和淮淮说,还是需要搞个临时群,万一有想来的小伙伴呢。结果这个群最后竟然有60多个人的规模,我们每天都在感叹又有新人进群。

开群之后拉了好友列表里的一些莫毛党像桶哥笑菌进来,之后陆陆续续开始有新人摸进门,“莫雨的小包裹到底是什么颜色”这个验证问题,让一些朋友不禁怀疑起自己是色盲,莫慌,不要觉得自己只有一个人,问我的话我会说是蓝绿色【。

淮淮拉了友摊的鹊嫂进群,帮忙处理凹凹、无夏、奉莲三个人的新刊排版封设,鹊嫂真的人太好,一肩挑起连印务对接都负责了,最后连我们的莫毛专摊摊宣都是她做的。

还有啊暮老师,我曾在前年CP上见过一面,她当时热情地和我握过手,但也没机会深聊过。大概是被拒绝得太多,跑去问她时我心情是很忐忑的,结果啊暮老师惊讶地喊了句“什么!莫毛还有only!”后,捋起袖子表示“很好,我也来产出!”……但是为啥这个产出从门票卡到文件夹最后变成了个彩图本……真是太不解之谜了,只能说啊暮老师的莫毛创作欲终于累积太多年了要爆发了叭。最后能和啊暮暮一起开预售超开心了,我们的本子也还在通贩中,欢迎解救下不要让它们糊墙啦感激不尽~指路链接:戳戳戳我(猝不及防的广告还能好吗)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莫毛集体活动,千年等一回,真的没说错,就像淮淮说的,不办个only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能干,有很多事都是第一次体验。做各种周边无料与不同商家对接,亲手去裁剪包装做手工,不停梳理还有哪些遗漏的事情。

淮淮真的太能干了也太拼命了,每天准时播报CP倒计时,为了催其他人的稿不惜自己舍命陪君子一起拼字,做各种表格清单并一再核对,接待很多入群要参与活动的太太……我在过年时和淮淮面基时,她还是个高挑苗条但健康匀称的姑娘,结果我在去CP的当天见到她时,她已经瘦到能一折就断了。

谢谢群里每一个参与活动的太太,不管是提供无料的,还是委托摊位寄售提供刊物的,因为你们,我们终于有能把两个摊位【千年等一回】和【等一回啊啊】全都放满的产出了。我和淮淮从申摊时焦虑凑不够报摊数怎么办,到后来列表翻页,每天昂首挺胸打开CPP巡视这块肥沃的白菜地。这当然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结果,远非一日之功。大家到后期笑言,我们该把摊位名改名叫“爱的奉献”,因为这张摊位上的物品,其实全都是无料。


包括这次茶会给大家的礼袋,也全都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制作费全都由主办们出了。后来提供的茶会新增限定无料、门票卡、克隆太太的签绘卡片,也都是由太太们自己送来放入礼袋里。茶会所谓的门票价格,只是场地的均摊费而已。

都怪淮淮写得太情真意切,害得我也忍不住回顾了一下,敲打着键盘想起有些人,有些事,也不禁哭了起来。好难想象这件筹备已久也期待已久的事已经结束了,一切都犹在眼前,又好像早已时过境迁。

但我毕竟在莫毛写手界里是以讲相声出道,也不太喜欢在网上剖析心路历程,仿佛公开处刑,所以以上这三千多字,可能哪一天就偷偷摸摸删掉了嘿w

 

【以下是来自驴驴的流水账活动日常repo】

 

5月18日

和淮淮赶去高铁站,说好一起运动鞋暴走,淮穿长裤我穿裙,淮看我的眼神犹如看一个叛徒。事实证明我是明智的,一到上海出了站就感到温暖的热浪扑面而来,进入地铁时冷气一吹宛如到了天堂。一路颠簸辗转去了民宿,放下行李,拿到提前寄到民宿的无料箱子。因为地点太偏很难找,便和淮笃定地说这地方这么偏,熊哥一定找不到!

掏出手机,正好看到熊哥问:住哪啊,地址给我。

发出定位,贴心的我表示:熊你要是找不到地方,打电话我去接你。

熊曰:不慌,我特地下了高德地图,稳得很。

……结果最后是民宿老板把熊领回去的,说吧,你是不是别家地图app派来的间谍。

和先到一步穿着章鱼T长得像仙女一样的凹凹碰头后,一起奔去会场,先签摊领证再去找箱子。

……结果签摊就排队了一个多小时。和淮分别排在Q字头和D字头的队伍里,排到心神俱碎,排到怀疑人生。从下午三点钟排到四点半,这一天我们还没有吃过东西,抬头看一眼天顶,我jio得我是要凉了,时不时需要蹲下亲近下地球老母亲。

还好凹凹带了药用葡萄糖,挤进来给我和淮分别递了一只。这个葡萄糖,真特么齁甜啊!!!!!!!!!!!!

但是也救了老驴一命,喝了葡萄糖,腰不酸了眼不花了,精神终于集中了,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厂家没给我广告费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牌子)不过一个美少女需要随身带着药用葡萄糖,真是个让人担心的凹,请务必保重身体!

然后就是陷入找箱子的汪洋大海……我去会合时,凹淮已经找到了两箱,然而饼太太的《蝉鸣》神秘失踪了,我找了当初阿饼发来的箱子外观照,在箱子堆里徘徊又徘徊……等到得知凹已经找到并送去摊位时,我和淮已经在纸箱sea里流连忘返了半个小时。

箱子全部在摊位下放好,跑去买齐明天摊主们要喝的水后,才终于和淮淮凹凹吃上了今天的第一顿饭,豉油鸡套餐←我对食物记忆力绝佳。饿得时候,可能快餐都是人间美味吧。

说起来早在策划时,熊哥就心心念念要吃上海的蟹黄汤包,甚至搜了民宿到最近的蟹黄汤包有多远。我们感恩熊哥多年对莫毛勤勤恳恳的付出,挽救一堆写手无人聊梗的痛苦,莫毛写手最好的捧哏搭档白极熊请了解一下(我去!突然想起来这次忘了给熊哥发锦旗了,失策失策)本来想一定要让熊哥吃上这个蟹黄汤包,然而想多了,什么蟹黄汤包,外卖肥宅快乐套餐请收好。

下午五点多时,熊哥飞机落地,神采飞扬地表示:胖油们,我就要见到你们了!

两个小时后……熊哥:(深沉)我特么还有36公里。

熊哥和杀因太太到民宿时,我淮凹三个人正在凄风苦雨里等一辆从天而降的英雄滴滴把我们带回去,结果在这鸡不生蛋的荒蛮之地完全打不到车,最后只好电话民宿老板来普度苍生,老板接了电话:我就在附近!马上来!……上车时发现里面还有两个小姐姐,老板这一趟车解救了五个流浪儿童,想必菩萨在世,也不过如此了!

熊哥这次来,特地按摊主人头带了六个特色大鸡腿儿,在等我们归队时,已经和好因两个人啃完了俩。本来我们吃过快餐回来,已经忘了这个事,晚上我洗完澡,忽然想起来,“白极熊!说好的鸡腿儿呢!我要吃!”

熊哥遥指电视柜上的塑料袋儿,“凉了估计不好吃了,唉,放到明天估计就坏了。”

这种浪费食物的事情是不可容忍的!我立刻扒开了塑料袋——

立马就被香飘十里的鸡腿儿震撼得久久不能回神。

这个鸡腿,一定是,上天的,恩赐吧……

啃着鸡腿的我泪流满面,啪啪打字:淮,你一定要吃吃老熊的鸡腿!!!

淮回我:我都换睡衣了!没裤子怎么出门!

我:不慌,我给你送过去!

敲开淮老师和无夏老师的门,送上两个鸡腿儿。

很快,淮老师打字过来:我其实没有半夜吃东西的习惯,但是吧,熊老师这个鸡腿太好吃了,我要破例了!

得到一致好评的肥宅快乐鸡腿,让辛苦背了六个大鸡腿过来的熊老师,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我就说这个鸡腿很好吃,你们终于信了吧。

当时我就表示,未来写repo时,一定要浓墨重彩地描述下熊哥的鸡腿,此刻写到这里,不禁感到了饿【。

肥宅快乐鸡腿,大概是我们这三天吃到的,最好的东西了。

 

5月19日

 

本来凹凹说想在早上6点给我们挨个送早餐,熊哥表示谁敢6点就敲我的门吵我睡觉,我保证把她打到妈都不认(开玩笑,原话并没有这么社会)

结果当天我和熊5点就醒了,爬起来洗澡换衣服随便糊个脸好能见人,收拾好要带去CP的无料们放进行李箱,和同在民宿的群里的依然和远道而来的湾家夜太太一起拼车去会场……结果听信保安话的我让司机开去了南广场,不得不从一大早就开始了积极向上的全民健步走,绕了更远的圈,走了更多的路。反而是群里一些姑娘老老实实走北广场还比我们早到得多。

一到会场就开始扒拉拆箱,顶着头顶羞耻的粉红色gay气冲天的横幅(这个横幅是我P的图嘿嘿嘿快夸我)摆出本子,摊位前已经挤了一些等着买本的莫毛小伙伴,其中不少是来自群里的姑娘。她们真的太捧场了,这样围着仿佛该摊是个超热门摊位,好生令人感动。摆好本子后淮淮对照着清单一本本去和买本的姑娘核对,收钱找零给本,一整天差不多都是淮淮在负责贩售,都没机会出去逛过。

十点钟开始派发无料,几分钟前摊位前就排好了队。我们讨论过要用什么样的无料领取方式,最后决定只要在纪念册上写下对莫毛的祝福并留下id就可以。当我有了空闲,拿起纪念册翻一翻,竟然看到了比想象中多得多的留言,看到最后是满满的感动,和吾道不孤的欣慰。

在这里要说下,可能有些姑娘很害羞,也或者看摊主们在忙,不好意思多聊,但其实摊主们都是很开心能有同好来聊聊天的。有些我在lof连载时眼熟的id,都是在翻纪念册时才发现她们其实来过,不由感到万分惋惜。

茶壶仔 @━┳━ ━┳━ 在我连载男主角时,每次更新都留下有趣认真的长长评论,结果笑眯眯地对我说了句我是茶壶,跟我握了握手就拿了无料跑了【手动再见

 @常似锦_ 和 @酒灯 也是,看到纪念册上写下的id才发现,不过也有的是人来不了,拜托朋友或代购代写,比如在群内的拉里拉,委托了另一位群友替她写了“还能再爱莫毛五百年”

来摊位上跟我和熊哥聊了很久的 @深蓝规则 ,高挑漂亮腿又长又细的仙女,站在摊位旁冲我们眨眼睛“小姐姐能聊聊吗”,说起自己也写过莫毛文,报了id后我想起来是谁。对她的印象还是起于看到她给仙贝太太写的文评和对毛毛的人物评论,感觉是个对写文很认真也很爱莫毛的姑娘,没想到真人长这么仙。她站在那和我们一直聊一直聊,聊文说梗也催文(这个就不要跟她学了谢谢)聊到最后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我坐着让她站着了。她说是特地为了买饼太的《蝉鸣》赶来的,可来的有些晚了,不少本子都完售了也包括蝉鸣,只好找了点还有的无料塞给她。结果她走了之后好因扒拉纸箱竟然发现还有漏网之鱼,我就说给她留一下,熊哥抱着那本不时回头,怕她不逛回来的话会错过。我淡定地一挥手:放心!这个妹子绝对是个莫毛死忠,临走前一定会回来跟我们打招呼。深蓝后来果然是回来了,买到蝉鸣后激动地抱了我和熊哥无数下。

还有每次看到男主角更新就表示要去买彩票的 @节cao叔叔 ,说好要来找我玩,快收摊时才出现,一身cos装的美少女小彩票站在摊位前开心地说“太太我来买本啦!”“哦好好好你要买啥?”“买我追了几年的那个本啊!”“……那个,抱歉,卖完了。”小彩票当即笑容消失。让我不禁想起每次她说“太太又更新了,太太明天还能见到吗!”时我都会回的“see you next year”。本子卖完了,我想了想说给她写一段话吧,结果在我低头写字时,世界上最善良的熊哥决定贡献出自己的样书。(其实男主角这套砖头真的不轻,如果是我的话我是绝对拒绝場贩购买的,这次竟然可以場贩部分完售,真的特别感激,辛苦大家拎着沉重的砖头回去,有的姑娘还拎了四套……)

记得给小彩票写了“愿你听到的每个故事,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也写了漩涡里的“莫笑疯癫逐世雨,犹得自在配玄英”,当天晚上,就收到了来自小彩票的男主角第一份repo。谢谢小彩票,也谢谢所有追了我lof的姑娘们几年来的不离不弃,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也希望你们会喜欢书里的番外。

下午十九来摊位找我们,原本是想一起出去吃顿好的,科科,并没有这种好事。先是一路颠簸打不到车只得步行回民宿,淮淮的脚跟都磨出了血,我和熊哥在她后面看得心惊胆战,想跟她换下鞋缓解一下淮淮不肯。回到民宿后淮淮立马开始整理结算,特地赶来的好十九,最后也只能和摊主们一起喝粥。大家一整天都没吃过饭,不敢吃刺激的,只能喝粥先垫吧垫吧。原本我还有力气说来来来喝了这碗粥我们就出去吃海底捞!再往后,新点的肯德基我也没胃口吃了……

这次活动还催生出了莫毛新品种——肥宅快乐雨和肥宅快乐毛。赞美熊哥的鸡腿时我说这个是肥宅快乐鸡腿,那哥的毛就是肥宅快乐毛了!只要吃到毛,肥宅哥一定很快乐!

肥宅快乐这个梗给大家带来了持续的快乐,说到什么都要快乐一下,快乐到最后,好因差点在飞机上对空姐说给我来杯肥宅快乐水【。

 

5月20日

 

依然是和熊哥依然夜夜拼车去茶会的会场,到达时两位cos莫毛的coser已经换好了装。进门一坐进懒人沙发就开始疯狂手工包装礼袋,感谢熊哥提供箱子空位给我放东西。茶会一共到场19位姑娘,包了20个礼袋,每个礼袋都有wedding信封包好的门票卡、徽章组、贴纸组、钥匙扣、大毛毛立牌,最后还加入了湾家一位太太的茶会限定明信片、飞雪太太提供的茶会限定无料册、克隆太太塞进的签绘卡、淮淮包好的喜糖……最终成为一个超豪华的礼袋套餐。

礼袋全部排好后我试图爬起来,陷入快乐的懒人沙发陷阱,最终是就地一滚翻身爬起【。那天我起码就地一滚了个三四回吧,希望不要被哪位朋友的手机拍到这么傻缺的场面。

Cos毛毛的克隆太太非常可爱了,人美声甜,不仅给大家每人都发了两到三张的豪华签绘卡,还为茫然的画手们提供了新梗,瘫倒在懒人沙发里和布娃娃同步的肥宅快乐毛姿势,让好因和熊哥灵思如泉涌,画了一张又一张的肥宅快乐毛,她俩还相约画了一对肥宅快乐哥和肥宅快乐毛的签绘,之后应该会有拿到的姑娘repo出来啦。



记得克隆在群里直播自己准备送给茶会同好的签绘卡时,桶哥淡然说道“你现在就画完了,茶会干什么,喝茶吗?”当时我们纷纷鼓掌表示天啊桶哥真有觉悟,已经做好准备画五个小时了。桶哥忧郁地说“什么时候同好面基成了画手签绘活动了,难道是学习小组吗?”

然而在520当天,桶哥从一进门坐下开始就不停地给大家画签绘,从头画到结束离开,拍下的花絮照里充满了桶哥刻苦学习的背影,都没有几张拍到桶哥正面,感人肺腑催人泪下。

其实不止是桶哥和克隆,520来的所有画手,啊暮暮,阿鹤鹤,别号八百九的栗子,被抓了壮丁的鹿无衣和唐瑾天,全都有求必应,闷头学习,画到怀疑人生,不知身在何方。

每个画手都是进门时光鲜亮丽一身仙气,走的时候一脸憔悴脚步蹒跚,连续画了几个小时的结果,就是这一天产的粮,每天放一张,可能够莫毛同好吃一年了,简直鼓多少次的掌都不够。

之前和淮淮讨论茶会需要搞什么活动,想得头都大,到了现场才发现,根本不需要搞流程,整个茶会充满了热烈的学习氛围,看得一干写手们吓得抱成一团:幸好我们是写手,没人让我们现场签文!

要谢谢每一位为了茶会提供抽奖礼品的太太,从最初主办们提供的几份,逐渐发展到最后每个来的姑娘,都能抽中一份充满爱意的礼物。记得有饰品、蛋糕、零食礼包、香水礼盒、莫毛帆布包、心形包、手帐本、小裙子等等。

有些姑娘两点前就要去赶火车,在抽完第一轮奖后匆匆拍了个茶会合照,送走了好因。

二轮抽奖是新增的突发们,比如克隆太太的一沓签绘哈哈哈哈(是的我中了,请叫我欧洲驴),比如夜夜带来的湾家莫毛同人本,比如唐瑾天提供的两张爆炸好看的超巨大莫毛素描签绘(那个中奖的欧皇竟然活着出去了,噫)

还有个活动是每人在白卡上写or画下莫毛相关,装进爱心信封里打乱盲抽,结果鹿无衣幸运地抽中了自己哈哈哈哈哈,我实在想不出写什么,只好打开lof抄下了自己很喜欢的,漩涡里大毛毛站在洛阳城楼顶的那段,最后是被八百九栗子抽到了w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熊哥了,熊哥(被迫)抽中了(因为太gay了我完全不想带回家的)那个粉红色横幅。那一刻熊哥看过来的眼神,仿佛熊驴肝胆相照的兄弟情就要了断在此刻了!

然而到底是抽卡女皇欧洲熊,在抽交流卡时抽中了鹤鹤画的超Q毛毛。(白极熊,就是你带了个坏头,我都说了请大家带回家在看,你还第一个提前拆了,还发出了欧洲人的狂笑)

淮淮说要写万字repo时我还说你有这力气不如去肝文,想不到自己一写也写了很长。我们坐在茶会里,送走了一个又一个特地赶来的同好,直到我们也成为要被送走去赶车的人。和桶哥一起等电梯时,我说真可惜啊,和桶哥在Q上曾经吹过几个小时的哥毛,真见到了却只能敬佩地望着桶哥刻苦学习的背影。在茶会上拥抱了很多姑娘,也被很多姑娘拥抱了,谢谢你们来。

我好像直到写到这里,才明白淮淮在茶会现场时,想在交流卡上写下“谢谢你能来”的心情。真的,不管是来了CP还是茶会的小仙女们,谢谢你们能来呀。






评论(35)
热度(74)
  1. 有口吃病的Yui月公子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淮老师和月老师一直在埋头干活,能欢快聊天的时候也就是晚上睡前那点时间。因为莫毛相识真是太好...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