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迷魂记9

9.


任何人的脖子被锋利的刀刃贴着,恐怕都是笑不出来的。
 等看到握着这把杀人利器的人是谁后,只怕不止笑不出,连哭都哭不出了。
 不灭烟却笑了。
 不是虚张声势的假笑,而是真的在笑,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他的喉咙会被刀切开。

 刀在莫雨手里。
 额发长长,遮住了他的眼睛,只能看见高挺的鼻梁和抿成一道严厉的线的嘴唇。
 烟的喉结动了动,脸上带着奇特的笑容,吐出一句不详的话来。

“上不及天,下不入地,孤魂野魄,神厌鬼弃。”

莫雨握刀的手很稳,几乎纹丝不动。他站得也很稳,稳得像一座屹立百年的山峰。
 即使在听到那十六个字后,他依然安如磐石。

 烟道:“金铃带来了么?”
石像有了反应,抬起头来,“带来了。”
烟的声音里有种压抑不住的急躁,“把它给我。”
顷刻间,莫雨收刀入鞘,将拳头伸至烟面前,五指张开,手心向上。

 腾云纹样的金镂球安分地躺在他手里,镂纹里漆黑不见究底,正在向外散发着古怪的香味。
 不灭烟死死盯着金镂球,鼻翼阖动着,面部肌肉狠抽了抽。
 他的反应,莫雨通通看得仔细,烟看着那金镂球的眼中渐起杀气。
 不,说是杀气太简单。
 烟的眼里,是比单纯的杀意复杂得多的感情:愤怒,憎恨,嫉妒,悲哀,隐痛,企望……
可见不灭烟现在的心情,是绝称不上个好字。

 不灭烟的心情好不好,莫雨完全不在乎。
 他在乎的,才是让他来此的原因。
 莫雨收紧拳头,让金镂球自烟眼前消失。

“穆玄英没跟来,目下这里只有我,”莫雨面无表情道,“你可以说了。”
不灭烟露出讥讽的笑,“我还当你待他不设城府,心都能剖出来给他看。”
莫雨冷冷一笑,口气轻蔑,“不过是个从前的旧相识,能有多重要。”
不灭烟哈哈大笑,“看来你跟我这种人,也没什么区别。”
莫雨嗤笑,“我跟你可不一样,就算我骗了穆玄英,他也会蠢笨地相信我。你呢,会有人信你吗?”
不灭烟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既然不信,又何必问我。”
莫雨把玩着手中的金镂球,有意地将指尖在球身云纹上拂弄,慢条斯理道:“我从没见过这玩意,图个好玩,也想讨个明白。”
随着他的动作,烟咽了口口水,喉结处咕咚一声。
“唷,你很紧张?”莫雨轻笑,“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交给我,长老好大方。”
他看似从容,心脏早已狂跳个不停。

 烟接下来的话就险些让他失了淡定。
“这玩意的用处,我可以告诉你。不过……”
烟抽动了一边唇角,“你就不想知道是谁,害得那个穆玄英魂离天外,神厌鬼弃?”

 “少谷主,我今日心情不大好,只能回答一个问题,想要哪一个答案,你自己选。”

***

……
可还记得千机一门御魂术?
 虽年月已久,我尚记得,料你也未忘。
 金铃随信附上,事情大概前文已交述清楚。
 若穆少侠果真在彼,务必保他魂魄不失。
 若不在彼,金铃不用归还。
 勿回。
 落款处,天璇影。

 不灭烟看完信后,只想揉成一团,放在脚下踩成烂泥,再丢进火山里烧成灰烬。
 他真想揪住那个混蛋的衣服拽到眼前,脸对脸咬牙切齿地吼上一句——

你这叫求人的态度吗!

***

江湖传言,蜀中唐家堡八门弟子,其中千机一门专攻机关术,如今正由堡主唐傲天亲自统领。
 千机弟子醉心机关,多半不婚娶不生子,一生与器具机甲为伴。也多亏了他们,唐家堡的机甲才厉害非常。
 当唐简还是堡主的时候,唐家堡的千机一门一不小心,出了个不世的天才。
 天才往往都是怪物。
 这个人,也不例外。
 他不仅智慧超群,博古通今,更有一双巧手,只要是他想到的,就能做得出来。
 可惜世上没有完美的事,上天予他智巧,却夺走了别的。
 千机是个丑陋的跛子。

 他父母早亡,无兄弟姐妹,也没什么朋友。整个唐家堡,唯独有一名天罗弟子主动与他亲近。据说那天罗弟子的容貌武功都是一流,也不知为何老去找那只爱机关的千机。
 有一日,天罗外出执行任务时落入陷阱身受重伤,被带回来只剩一口气吊着,没撑几日便过世了。
 他入土安葬那天傍晚,有人看见千机出现在天罗坟墓附近,又有人说千机当天正闭关修补机甲,哪来的空闲。
 自那以后,千机更加醉心机关,常常闭门不出。除了给他送饭的弟子,没几个人再见过他。就连那送饭的弟子,在送过几日饭后,也找了个借口不去了。
 千机倒是没饿死,又足足活了三年才因劳累过度咯血离世。

 待他去世后,当年送饭的弟子才对旁人吐露,说他在送饭时,于门外听见千机正在同一个人说话,语气十分熟稔。送饭弟子当即心头发冷毛发倒竖,谁不知道千机的屋里除了他之外再无别人。他忍了几日终抵不过恐惧,不敢再去。
 千机留下的机关图纸,被千机一门的弟子们分门别类收拾整理,他住的屋子也要收拾出来给别的弟子住。
 负责收拾床铺的人,在千机的枕头下发现了他此前从未见过的东西。
 那是一个精致小巧,镂刻云纹,还带着香味的金镂球。
 弟子们谁也不识得这是什么,直到有人在千机的一本书里抖落了一张图纸。
 图纸上详细记载了金镂球的制法和功用。
 千机还给金镂球取了个名字。

“御魂铃。”

评论
热度(95)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