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迷魂记10

 

10.


“千机弟子们依照图纸,造出了一模一样的金镂球。他们清楚其中厉害,决定秘而不宣,只有千机门下的弟子才知道此事。不料有人漏了马脚,被掌门唐简发现。唐简得知这件事后,雷霆震怒,下令立即销毁图纸和御魂铃,更将御魂术列为唐门禁术,擅用者废其武功,逐出唐家堡。他还亲自看住所有御魂铃被毁,以绝后患。”

 “呵……唐简本人并非出自千机一门,自然不知,那些人的武功虽是不济,记忆出色者可是大有人在。若非过目不忘,怎能造出复杂多变的机甲。其中就有人偷偷地默写出了一份图纸,让御魂铃重见天日。从此千机一门封口更严,御魂术亦只在极少人中流传。”
 “千机一门冒着悉数被逐出堡的风险,也要留下的御魂铃,究竟是作什么用的呢……少谷主不妨猜猜看。”

莫雨平心定气道,“唐简仁人高义,他决心要毁掉的,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哈,”烟笑道,“东西的好坏,得看怎么用。人死灯灭,魂魄离体,肉身骨质埋入土中为蝼蚁所食,灵魂精魄也会随之消散,重入轮回循环。要想让这人的魂还留在世间,除非……借助外力固守精魂,保他魂灵不灭。”

听着像是个遥不可及的传说,细究起来,却不过是几十年前。
 那时,唐简还是唐家堡的堡主,一声令下,无人敢违。
 牵扯进御魂铃一事的弟子们俱已老矣,有人活到了如今,把当时情境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后人。

 那一天,唐简目视着御魂铃被唐门机甲碾成碎片,神情肃穆,目光如电。
 唐简说,生死有命,去者不留。
 死了的人,不应再贪恋世界,活着的人,更不该沉迷虚幻,要这种让人分不清现实和幻境的东西做什么!

“要是每个人都能和他一样想,也就不会有御魂铃的出现。总有人宁愿沉醉梦乡不觉醒,也不想面对重要的人永远离自己而去的事实。你看,这人都已经死干净了,把他的魂留在身边,好歹算个安慰。”
 “我说少谷主,”烟浑不在意道,“你也不用在意它的用法,只要把这个东西放在那位穆少侠近处,他的魂魄想散也散不了。”

莫雨手心里冰冰凉凉,感觉不到温度。
 他道:“先前你说,曲云能用五毒秘法笛声招魂,让穆玄英的魂魄重归身体,是真是假?”
烟翻了个白眼,“我说过,只回答一个问题。”
 “魂魄与身体分离之后,有没有可能过了一定时间后,就无法再相容?”
 “我说过……”
 “假如曲云的笛声无用,他的魂魄又要如何回到身体里去?”
 “我说……”
 “为什么他的魂魄会出现在恶人谷,到底是谁害了他?”
 “我……”

被莫雨一再打断,烟很想把耳朵堵住。
 连唐家堡绝不可同外人语的秘闻,他都告诉了莫雨,莫雨却还想从他这里获悉更多,做梦去吧。
 要知道,若不是因为穆玄英,他也不会被卷进这破事,更不会再一次想起关于那个人的事情。

 从他不灭烟和天璇影恩断义绝的那天起,多少年来从未有过联系,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对方,不小心听见对方的名字,都想割掉耳朵。
 想不到啊想不到,居然有一天,石头开了花,天璇影竟然主动给他写信了。
 那个寡言少语,独来独往的浩气盟坛主,确确实实地写了一封信给恶人谷的不灭烟。
 认出是谁的字迹的时候,不灭烟有一瞬间以为今天是世界末日。
 心头激荡,他展开信细细读了起来。
 信不长,他很快就读完了。
……
真有意思……
不灭烟恨极反笑。
 有生以来,你第一次求我,是为了保住穆玄英。
 他的死活关我屁事!

“少谷主,”烟眉毛一展,笑了起来,“我突然心情又好了,决定多送你一个答案。比如是谁害了穆玄英,让他的魂魄大老远从浩气盟跑来恶人谷,哎哟,他也不嫌累得慌。”
他的语气越发轻快,几乎是兴高采烈,“对了,说不定我说着说着,兴致一来,你再问什么我也会说的。”
莫雨道,“倒不知长老要怎样才能有好兴致?”
烟眼睛一亮,“有来有往,我也有个问题想问问少谷主。”
闻言,莫雨全神戒备,绷紧了每一根神经,脸上却还保持着泰然自若。
 他淡淡道:“问。”

 “你想不想得到穆玄英?”

***

莫雨在三生路上徘徊了很久。
 久到月落日出,阳光照见满地砂砾,荒原枯草,怪石嶙峋。

 他来来回回地走着,这里的每一块土地他都走过很多次了,完全烂熟于心。
 乌鸦在头顶飞过,“呀——呀——”地怪叫,听得人陡然间心情苦闷,烦乱不堪。
 走了多少个来回,莫雨数不清,也不觉得累。

 在烟说出那些话之前,他动机明确别无二意。
 他想知道的,只有让穆玄英好起来的办法。
 结果不灭烟告诉他的,比他起先想得知的,要多得多得多。
 这就好像你原本只求一碗水解渴,对方却移来四海五湖,兜头盖脸把你沉进深水里,水流涌入口鼻,让你渐渐窒息,头脑整个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真的愿意,让他回到浩气盟吗?

***

穆玄英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莫雨。

 莫雨和他印象里的有些不一样。
 他认识的莫雨,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待他亲切真挚,相别再久,也不会有半点生疏的莫雨哥哥。
 眼前的莫雨,看着他的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仿佛在看一个全新的陌生人。
 他心一紧。
“莫雨哥哥?”
听见他的呼唤,莫雨微微一笑,好像又回到了他所熟悉的那个莫雨。
“毛毛,你醒了?”
穆玄英点点头,“嗯,我还在呢。”
看来曲云的笛声还未在落雁城响起,还没到他离开的时候。

 是啊,你还在呢。
 莫雨想,天底下大概也只有面前这一个人,明明身在浩气盟,还会用这样毫无戒备,坦然信赖的目光看着我这个恶人了。

 从前他和穆玄英分开的时候,穆玄英才十岁,他也才十五,彼此的人生都才刚刚开始。他们懂的太少太少了,武功要人教,道理也要人教。
 十岁起就与他相离的穆玄英,此后见少离多。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穆玄英身边的人,会教他什么道理呢,浩气盟的人嫉恶如仇,会允许他和一个恶人称兄道弟吗?
……
十年过去了,穆玄英还愿叫他一声莫雨哥哥,没因为身份两立而和他割席断交,他应该知足了。
 太过贪心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他还在乞求什么,想得到什么呢……

 ——你将他的魂魄带过来,我有办法,让他这辈子都离不开你。

“毛毛。”莫雨温柔唤道。
“莫雨哥哥。”
莫雨慢慢地,一字一句地问,“你信不信我?”
穆玄英眼睫颤抖了下,抬起眼来,眼里汪着明净秋水,澄澈见底。
 他望着莫雨,神情安然,无一丝犹豫。
“我信。”

霎时,莫雨的胸口剧烈起伏,眉头狠狠皱成纠结的突起。
 他闭上眼,深深地吸进一口气。

“毛毛,我想带你去个地方。”

评论(6)
热度(115)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