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驴19

*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目前,本文,还停留,在,兄弟情。距离,谈恋爱,还,早得很。

*一切的暧昧举动,都是下意识的本能。

*当然啦,恋爱迟早是要谈的,不然写个ball的文:)

 

19.


跟了莫雨这么多年,莫红泥自认对自家少爷时不时发发癫的举动已经适应了。
 莫雨常说一句话:快意恩仇,慰此平生,便不枉来这人世走这一趟。
 所谓快意恩仇,在莫少谷主这里,就是老子高兴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高兴做的神仙也使唤不动。他不想要的,都弃若敝履,想要的,则势在必得。

 少谷主都说了,要和穆少侠讨论暖床的问题,自然不是她一个小小侍婢可以听。当下便捂上耳朵,能跑多远跑多远。
 说起来,暖床这个问题,一时半刻怎么可能讨论的完嘛嘿嘿……

于是莫红泥姑娘安心地爬床歇息了,既然莫雨自己都不急着听消息,她也不会不识趣地硬要汇报。
 结果她刚钻进梦乡没多久,房门就被人猛烈敲击。
“红泥!出来!”

她迷迷糊糊地想,这声音,听着有点像少谷主?我肯定是在做梦吧。不可能的啦,有个穆少侠在,他还有空来砸我门?
 她卷了卷被子,接着睡。
 门外的声音立时高亢了不少,“莫红泥!你说的消息呢!再不开我直接踹了!”

莫红泥腾地坐起,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得不认命地去开门。
 她心下感叹,我们少谷主的精力果然好啊。这刚和穆少侠深度交流完,就立刻来找我要消息,私事正事两不耽误,不愧是恶人谷的实力偶像派。

 门外站着两个男人,一个蓝衫马尾,正抱歉地看着她,另一个白衣红襟,大大咧咧,全无扰人清梦的自觉。
 莫红泥揉了揉眼睛,凝眸细看,很快看出了端倪。

 莫雨,明显,心情,很好。
 他一脸按捺不住的喜悦,犹如被打了鸡血一样,仿佛时刻能纵马绕着昆仑玉虚峰狂奔一圈再跑回来。
 莫红泥暗忖,这是遇见什么好事了?
“红泥姑娘,扰你休息了。”
穆玄英对她抱了个拳,客气道。
 哦……这个就是好事。
 莫红泥瞅瞅他,再瞅瞅一旁虎视眈眈的少爷,哪敢说介意。
“不要紧,我还没睡呢,”她不得不撒了谎,“二位请进。”

莫雨先让穆玄英进去,等走过她身边时,带着止不住的亢奋交待道,“等你回谷后,把我屋里的布娃娃全收拾了,送到浩气盟去。”
莫红泥脚底一滑,惊讶地看向莫雨,用手指了指穆玄英后背,小声道:“他……”
莫雨点头,“嗯,我告诉他了。”
见莫雨面露喜色,莫红泥也很为他开心,“太好了!”
 “是啊,”莫雨高兴地说,“把它们赶紧弄走,我总算有地方睡觉了!”
 “……”

莫红泥同情地看了穆玄英一眼,发现对方的背有些僵硬。
 少爷,说你什么好……
嫌占地方,你还买那么多。买就买了吧,本来是件让人感动的事,你还硬是把感动给弄没了。

“不用麻烦了,”穆玄英转过身,眼睫一抬,冷淡道,“你自己留着吧。”
莫雨对他说了大段大段,字字情深意重。
 他可好多年都没哭过了,也差点儿被那些话惹得当场哭出来。
 呵,幸好没哭……
被他搞得感动不已的我简直就是个傻子。

 莫雨大步上前,捏住他后颈一提,“想反悔?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什么都没说。”穆玄英决定死不认账。
“真的?”莫雨冷哼,扣住他脑袋转向自己,逼着穆玄英看他眼睛,挑衅道,“你不是喊了我一声好哥哥么,有本事,再叫一声来听听?”
穆玄英矮下腰,身形一动,灵活地从莫雨手里逃了出去。
“还敢逃!”莫雨立刻贴了上去。

 接下来,两个人展开了一场长达一刻的切磋,拳对拳,掌对掌,动作飞快令人眼花缭乱,把屋里的摆设撞得东倒西歪,散落一地。
 莫红泥看得目瞪口呆,对着一屋子七零八落心疼不已。
 终于,又一招过后,两人默契地同时停手,彼此毫发无伤。

 莫雨匀了下气息,对穆玄英笑,“身手不错。”
穆玄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莫雨哥哥才厉害。”
莫雨用力抱住他,向上举了一下,感慨万千,“你啊……长大了。”
真有点舍不得。
 穆玄英低头看他,抿了唇笑,“抱不动了吧?”
莫雨眉一扬,利落地把人抱紧了,又举了一下,“谁说抱不动?”
 ……

 “……”
全程目睹这一切的莫红泥表示,真是乌烟瘴气看不下去。

***

开元十八年,西京菩提寺长生猪死,焚之,得舍利百余粒。

“婢子自打开了这南曲红泥,将平康坊里的情况摸得不说百无一漏,该知道的也差不离了。也是冥冥巧合,我听说菩提寺有猪舍利的掌故,想去见识见识,便趁着每月初八菩提寺开设讲经大会的机会,去了趟菩提寺,向寺人打听那舍利放在何处。没想……却被寺人呵斥,说我一个三曲女郎,问什么无暇舍利。”
莫红泥说到此处,讪笑道:“他说的也没错。”
莫雨面上一冷,“那寺人法号,你还记得么?”
 “莫雨哥哥!”
 “少爷……”

穆玄英和莫红泥对视一眼,顿悟对方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莫雨什么个性,别人不懂,他们总是懂的。他的侍婢,怎会任他人污言奚落。

 莫雨皱了皱眉,“吵什么,我又没打算杀了他,只想抓来问问话。”
他不满地瞪着另外两人,“你们把我当什么了?随随便便杀人的大魔头?”
穆玄英吐了口气,手肘轻捣了下莫雨手臂,温言道,“你想错了,我还以为你要把他揍一顿呢。”
莫雨点头同意,“毛毛说得好,那就等问完话,再把他扁成猪头。”
 “……”
穆玄英暗怪自己多嘴。
 莫红泥急忙道:“不用抓人问话,我已经探听到了。”
她顿住话头,目光朝四方扫了扫,像在防备有人偷听。
 神秘莫测的模样弄得莫雨和穆玄英也提起心来,屏声静气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莫红泥凑近了他们,把音量放得极低。
 她小小声道:“菩提寺的舍利,被偷了。”

评论(3)
热度(129)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