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驴21

21.


若是有人问十年前的莫雨,你想要什么?他的答案不外乎两个字,力量。
 风波十载,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力量。再也无人能将他逼上悬崖,让他眼睁睁地看着重要的人离他远去。
 现而今,还有什么值得他花上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汲汲以求呢?

 莫雨瞥了眼贴合在一起的手掌,无声地笑了笑,不露痕迹地移开了自己的手。
 他漫不经心道,“不急,以后再说。”
穆玄英手指颤了颤,道,“以后?”
 “你我又不是从此不再相见,何必把所有话都放在今夜说完。”
穆玄英闻言一笑,指尖微微蜷起,“也对,那就……以后再说。”
 “穆玄英。”
莫雨忽然叫了他名字。
 他未及防备,指尖猛地抵上了掌心,下意识道,“莫雨哥哥?”

这回轮到莫雨攥紧了拳。
 他喊的不是毛毛,穆玄英回应的,却还是莫雨哥哥。
 想好要问的问题,一点一点,顺着喉咙,咽回肚子里。
 罢了……
就冲莫雨哥哥四个字,他逼问不下去。
 莫雨缓了口气,“菩提寺的事,你怎么想?”

长生舍利突然被窃,菩提寺西面一带悉数封锁,更多了不知底细的高手把守。
 别忘了,还有他们在枫华谷里遇见的那两个穿着狼牙军衣服的前哨,一个在浩气盟围攻之下服毒自尽,一个被恶人谷拷问得神智不清。
 这一切,与他们要找到的东西,到底有什么关系?

“舍利子虽然难得,却并非只菩提寺才有,猪舍利固然稀罕,又怎比得上真正得道高僧的舍利,”穆玄英慢慢道,“我想不通。”
 “想不通……”莫雨接过话来,“为什么是菩提寺?”
 “是啊,”穆玄英应道,“莫雨哥哥看呢?”
莫雨闭上了眼睛,吐息均匀,不言不语像陷入了冥想之中。
 见他如此,穆玄英也不催促,只安静地等待。
 俄而,莫雨开口道:“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常和我们一起捉迷藏的小白?”

***

穆玄英当然记得小白。
 稻香村的往昔,有时在梦里,他还会见着。当年一场战火,村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失踪的失踪,还剩下的,没几个了。
 他是见证过那些的幸存者,没有遗忘的权利。
 只要他不忘记,那些人便可以活在他的记忆里。
 比如小白。

 小白是个机灵鬼,常常讲些故弄玄虚的话,看起来比他们这些玩伴要成熟不少。小白玩捉迷藏,几乎没被抓到过,他藏的地方,没几个人能想得到。
 对了,还有个捉迷藏的常胜将军,不是别个,正是莫雨,那是因为他好耍赖皮。
 但小白最厉害的一点,并不是让人找不到他,而是,藏东西。

“那年春天,村长送了个弹弓给你,你拿来跟我们炫耀。不巧小白也喜欢那弹弓,就哄你说玩个藏东西的游戏。他把那弹弓藏起来,让你去找,找到的话,他就把他的风筝给你,找不到,弹弓就算他的了。”
小毛毛想要风筝,便同意了这个赌约。
 结果自然是没找到,约定好了的又不能反悔,他想到要放弃弹弓,又沮丧又难过地哭了。
“你明知道弹弓就藏在他屋子里,却怎么也找不到。幸好呢,你还有我。”莫雨扬了扬下巴,得意道。
 他把弹弓还给毛毛的时候,毛毛看着他的眼神,就像他是个大英雄一样。

 莫雨哥哥好厉害啊!你在哪找到的?
 你这么笨,说了你也不懂。
 莫雨哥哥欺负人!
 好!我就欺负你了,弹弓给我。
 不给!呜呜……莫雨哥哥是坏人……
呵,不让你哭回鼻子,哪能算欺负了你?
……

穆玄英想,比起莫雨这个稻香村小霸王,只是骗走他弹弓的小白真是太善良了。 
 正想着,莫雨突然凑过来,贴着他耳朵,一连说了好几句话。
 听得穆玄英睁大了眼睛,“哎……原来是这样。”
当年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真相竟然如此简单。

 莫雨退开些距离,笑道,“一点就通,穆少侠,是比傻毛毛聪明多了。”
怎么听也不像是在夸他,穆玄英不满道,“毛毛都是被你说傻的。”
成天傻毛毛傻毛毛的叫着,人不傻也给他念叨傻了。
 莫雨笑了,拽了把穆玄英的马尾,“我有这么厉害?我说你傻,你就真傻了?”
穆玄英用胳膊推开他,玩笑似的控诉,“对,都是你的错。”
 “要是我说,穆玄英不要再当穆少侠,当个傻毛毛就好,也能成真吗?”

屋内一下子安静了,静得仿佛能听见长安城上空,那轮明月缓缓流下的月光。

 这句话,莫雨原本不想说。
 也不知脑中哪条线突然搭错,径自从嘴里蹦了出来。
 不久之前,他曾像个疯子似的,对穆玄英的驴说起话来,搞得跟那头驴能听懂人言一样。
——傻毛毛也长大了,长大后就成了穆玄英。我却还想找回那个傻乎乎的小毛毛,是不是我太贪心?

 照顾成了习惯,守护成了本能。
 天长日久,他始终记得一件事:傻毛毛,需要莫雨哥哥。
 即使天各一方,还想要继续被依赖,还想成为毛毛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他果然是太贪心。
 理智上他很清楚,穆少盟主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童子。人家武艺高强,颖悟通达,有足够的能力自保……所以他才下得了手,拐穆玄英同来长安。
 但情感上呢,他真的能放得开手,放穆玄英去闯刀山火海吗?

 头隐隐开始作痛,没有问出口的问题在莫雨的脑子里疯狂打转。
——究竟是谢渊命令你来,还是你自己要来?
——我现在要你立刻离开长安城,你会听我的吗?
——你知不知道,你在找的东西有多危险!

 莫雨哥哥!
 有人着急地呼唤他。
 声音像是从水面之下传来,嗡嗡的不真切,他听不清楚。
 那人又喊了一遍,声音更敞亮,穿破了阻隔的水流,将每一个字都清楚地传入他的耳中。
 莫雨哥哥!

 伴着呼唤,那人扑到他怀里,抱住了他,身体与他相贴,温暖的气息倏然间传递过来,让他心神为之一震。
 他想起了莫雨哥哥是谁,也想起了喊着莫雨哥哥的人是谁。
……
莫雨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前有些迷蒙,渐渐得,转为清晰。
 他用一只手将人搂得更紧,拍了拍那人脑袋,“别怕……我醒了。”

穆玄英自他肩上抬起脸,心犹未定。
 方才莫雨的目光突然没了焦距,整个人僵直,和上次装头痛骗他不一样,像是真的陷入狂乱里。
 他下意识地抱住莫雨,如果莫雨狂性大发要伤了别人,这里只有他有能力阻止。
 如果莫雨要伤害的是莫雨自己……
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别怕,”莫雨温柔地揉他头发,“我的病早就好了,刚才……只是在想事情。”
 “……真的好了?”穆玄英怀疑地问。
 莫雨真诚地道,“好得不能再好了!”
穆玄英认真地点点头,“好,以后你再跟我说你头痛发癫,我不会信了。”
 “呃……其实我的头还是有点疼呢,”莫雨一脸我很需要关爱的表情,“不过像这样抱着你,感觉好多了。”
穆玄英怔怔地看着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两手还在莫雨背上。
 他挣扎着从莫雨怀里退出去,耳垂莫名泛起红。

 人退开了,那股温暖的气息却似乎还萦绕在莫雨的怀里,像是留恋着什么。
 他不由地深深呼吸。
 莫雨道,“我要去趟菩提寺。”
既来之,已无退路。若前路果真凶险,不如早日挑上去。

评论(3)
热度(11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