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驴22

22.


去菩提寺?太冒失了!
 穆玄英脚步一动,人已堵在门口,“你不能去,菩提寺的根底还没摸清,现在去万一有陷阱……”
莫雨蹙起眉,“谁说我现在要去了?”
 “哎?”
莫雨抱起手臂,沉声道,“等天亮了,我们从菩提寺的正门,光明正大地走进去。”
穆玄英亦皱起眉,“舍利子已失,菩提寺如今怕是不欢迎外人,贸然前去,会让他们起疑心。”
 “怕什么,佛塔都关了,还不准人上香?”莫雨嗤笑,“就说你我曾在此寺许愿,如今心想事成,特来还愿。”
 “这……”穆玄英道,“这个谎,我说不好。”

少时在浩气盟,习武之外,他也听旁人说起他处轶闻。
 传言有的寺庙灵验如有神助,诚心去拜,想求什么都可以实现。消息传布得广了,寺庙香火越甚,万人临门,求功名,求财帛,求姻缘,求子嗣……
世人愿望太多,竟全寄托在佛前一束香,一盏油,一跪一拜里。
 莫雨说,谎称曾在菩提寺许愿。
 那总要有个切实的愿望。
 可穆玄英一时半会,竟想不出有什么是自己特别想要的。

“我看你是在浩气盟呆久了,人也刻板了。不过一个借口,能把你难成这样。”
莫雨取笑完毕,接着道,“这还不简单,就说你我兄弟离散多年,多亏佛祖慈悲,才在近日重逢。”
嘴上说得顺畅,他心里却在想,若佛祖果真慈悲,便不该有当年离散了。

 这倒是个好愿望……
穆玄英想着,视线一瞟,见蜡灯映照之下,莫雨白衫衣角落下的尖尖斜影。
 不由自主地,他顺着灯影边缘看去,一点点窥得全貌。墙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完整轮廓,莫雨的影子。
 芯火一颤,人影浮动,好似随时都会无声无息地浸入夜色,隐身藏形。
 穆玄英心头忽然掠过一阵恐慌,垂在身侧的手一抬,倏然间,他手的影子被顽皮的灯火拉长,使得指尖光影堪堪够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朣朦中,莫雨似有所感,正要回身看去,却因穆玄英一句话停住。
“我想到了!”
想到了。
 他当然有想要达成的愿望。

 穆玄英从怀中掏出样东西来。
 那东西莫雨认识,却不明白为何要在这时取出。
 一份证明身份的假公验。
“莫小蓝……”穆玄英低声念出了公验上的名字。
 名字太虚假,玩笑得同儿戏一样。
 穆玄英忽然笑起来,“我要真叫这个名字,就是你亲弟弟了吧?”
莫雨喉间一涩,“……你想当我亲弟弟?”

想不想呢?
 是亲非亲,又有什么区别。莫雨待他,早已比至亲更亲。
 他姓穆不姓莫,与莫雨没有血缘关系,叫再多声哥哥,也不是亲生兄弟。
 但是……有些情谊,本就与血脉无关。

“我的兄长去了很危险的地方,没有途径得到他的消息……这些年来,我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为难他。听说菩提寺灵验无匹,故来祝祷,诚心求他能一世平安。”
这是他眼下唯一能想到的愿望。

——阿兄身在极险之地,鸿雁无踪,尺素难寄,繁困乎?犯难乎?但乞心诚则灵,阿兄一世平安。
 穆玄英垂下眼睫,有些犹豫,“这个借口……怎么样?”

灯芯泡在熔化的蜡水里,颤巍巍地跳动了一下。
 火光摇曳,墙上的两道人影亦随之剧烈动摇。
 等一切都复归平静,那两道影子不知何时,已交融在了一处。

***

“总觉得忘了什么……”
木梳划拉过头发,穆玄英盯着铜镜道。
 铜镜里的穆玄英歪了歪脑袋,十分困惑的样子。
“别动!”莫雨喝道。
 他手里原本抓着一把头发,因其主人不安分的动作,从他手里溜走了几缕。
 穆玄英仰起脑袋,从这里看去,莫雨的头是倒着的,滑稽得像另一个人。
“还是我自己来吧。”
莫雨按住他头往前一推,不由分说,“坐好。”

梳齿从发丝间滑过,恰到好处的力度,不会划伤头皮,也能将头发梳得整齐。他的头发本来就多,莫雨梳得又很仔细,他都快打哈欠了,还没梳完。
 穆玄英悄悄打起盹。
 不得不承认,像这样坐着,有人帮忙一下一下梳头发,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太舒服了,简直能就此睡着。
 谁让他昨晚睡得太晚,今晨醒得也早,根本没解清困乏。
 莫雨呢,睡得比他还晚,起得比他还早,脸上却丝毫不见倦意。
 看着他洗漱完毕后,也不知发什么神经,莫雨径直把他按到铜镜前,捋了捋他散开的黑发,开始梳理。

 视野里,铜镜里那张面孔模糊了,意识也渐渐混沌。穆玄英朦胧地想着,似乎从前莫雨也帮毛毛梳过头发,那时下手完全不知轻重,不比现在细致温柔。
 动作这般熟练,不知怎么练出来的。
 他在心里咂了咂嘴。
 正在这时,耳边忽地一热,穆玄英瞬间清醒。
 头皮一麻,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莫雨终于把他的一头长发打理顺了,要去够放在他膝上的发带。手上抓着头发不能松,莫雨便弯下腰来,贴着他后背伸手去拿。
 那古怪的耳际一热,不过是莫雨的耳朵擦到了他的耳朵。
 莫雨摸到了蓝色发带,直起身,长长发丝从穆玄英脸颊上滑过。
 好痒……
穆玄英想打喷嚏,又怕乱动了再惹来莫雨呵斥,便用手指捏住鼻翼,面颊憋得泛红。
 长长的蓝色发带绕着他的头发,绕了一圈又一圈。
 头顶传来低低的声音,“换一根吧。”
穆玄英揉揉鼻头,“嗯?”
莫雨在他发上打了个漂亮的结,拍了下他后脑勺。
“红色好看,换红的。”

铜镜里的面庞年轻秀气,精神奕奕,穆玄英一低头,瞧见头上蓝色的发带。
 用惯了的东西,为什么要换?
 他一侧身,镜中出现立在他身后的人影,洒脱不羁地露着胸膛,白衣红襟。
 原来如此……
莫雨哥哥常年呆在恶人谷,想来审美已经被同化,眼里只觉得红色好看。
 但他是浩气盟的人啊,在头上绑一条红发带像话吗,百分百被当成二五仔。
“……现在这条就挺好的。”穆玄英道,言下之意还是别换了。

 他站起身来,转向莫雨,摸了摸自己的头,“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梳头啊?”
莫雨唇角一牵,食指戳向他额头,“笨!”
嗷……
穆玄英按住额头,问个问题而已,至于戳这么用力?
 莫雨邪邪一笑,慢条斯理道,“有人诚心为我求平安,我当然要好好谢谢他。”
穆玄英面上一热。
 是不是借口,你知我知了。
“小气,”他故意撇撇下唇,“这就算谢完了?”
莫雨弹了下他额头,“知足吧,你当我还给谁梳过发?”

评论(11)
热度(11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