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驴23

 

 

23.


白日里的平康坊比夜里冷清得多,此时在路上的行人比起晚上,仅仅一半之数。
在这一半之数里,有两个年轻人沿着道旁相携徐行。
大道两边种满了榆树,其叶蓁蓁,树木葱茏。枝干扭曲着平向延伸,如龙爪四散,张牙横行地霸占人头顶上的天空。
穆玄英忽而停步,信手一拍离他最近的那棵榆树。
这棵树树身高大,遍布着深褐色的树纹,手贴上去,触感坚硬粗糙。
“有点像那棵。”穆玄英道。
莫雨的手也贴上树身,摩挲几下,道:“那棵比这棵还老。”
穆玄英咦道:“我看着差不多大……”
莫雨很响地啧了一声,“你那时候才多大,能记得多少?”

他们说的是稻香村里的那棵榆树。
儿时流落到村子里后,那棵榆树就立在那里。
那时在他们眼里,老榆树简直是高可参天的庞然大物。

盛夏知了吱喳,毛毛顶着一片大大的荷叶跑过来,蹑手蹑脚地溜到在老榆树下纳凉睡觉的莫雨身边,哗啦——
荷叶盛的水都洒到莫雨脸上,激得他一下子跳起来。
凉快吗?
凉快……
莫雨咬牙切齿,揪住毛毛的后颈把人给拖到树后好好教育了一番,不小心还踢碎了小白藏着的药瓶。
……
穆玄英记得的可多了,但他没有反驳莫雨。
记得又怎样,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榆树早就不在了。
如果那些事都没有发生,也许今天的稻香村里,还会有一棵绿荫如盖的老榆树。
他们呢,也会和树纹年轮一起成长,长成高大的年轻人,长到再也不觉得老榆树有多高。

“还是不一样。”
穆玄英抬起头来,透过繁芜枝叶,看见碧波中的天空。
就算都叫槐树,那一棵和这一棵也是不一样,意义不同,无法取代。
莫雨眼一睐,向前迈开步,“有机会的话,以后再种一棵。”
穆玄英连忙跟上,重复道:“种一棵?”
“找个你喜欢的地方,最好山清水秀,呃,”莫雨脸一凝,“不准提浩气盟。”
穆玄英头一低,从垂落的树条下穿过,笑道:“不在浩气盟,我还能在哪?”
莫雨刹住脚,回身面向他,硬硬地甩出话来。

“别跟我说,你这辈子都要扎在浩气盟不走了。”

浩气盟三个字,始终是莫雨心上一根拔不掉的刺。
这根可恨的刺把毛毛带走了,带得远远的,从此天涯地角,思念无尽。
但最可恨的是,毛毛自己都认定了是浩气盟的人,理所当然的像他生下来就该在浩气盟一样。莫雨可以肆无忌惮地怨恨浩气盟,却不能怨恨做出选择的穆玄英。
什么叫不在浩气盟,你还能在哪?去浩气盟之前,和你在一起的人不是我么?
我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你面前你看不见?
穆玄英,你太欠虐了!

莫雨正打算虐他一下,便看见穆玄英一手伸到脑后,哀叫道,“缠住了!”
等大步跨到他身后,看清景象后,莫雨差点笑出来。
也不知是怎么能缠成这样的,夹竹桃花的花枝挂住了穆玄英的马尾,叶片狭长,花色淡粉。漂亮是漂亮,只是开在一个人的头上,就很好笑了。
穆玄英甩甩脑袋,花枝随着动荡,却还是挂着他甩不掉。
脑后没长眼睛,自己抓会把头发抓乱,穆玄英只好求助莫雨,“帮我解下来。”

要是莫雨心情好呢,不用他说,也一早贴心地上前帮手。
奈何莫雨现在心情不太好,心情不好的原因还是穆玄英本人。
不添乱就够意思了,还想让他帮忙?
莫雨尽情欣赏了一下和夹竹桃大战的穆玄英,心安理得地袖手旁观。
“挺好看的,解什么解。”
穆玄英努力回头看他,被花枝带动发丝,头皮一疼,只好又回过头去。
“帮帮忙,别闹。”
莫雨抱起手臂,道:“谁闹了,我动都没动。”
就是因为你动都没动啊!
穆玄英停下动作,深呼吸了口气,使出了杀手锏。
他软软地小声道:“莫雨哥哥……”

哼……
莫雨在心中冷哼。
不要以为喊一声莫雨哥哥,我就会帮你。喊得再好听也没用,我才没那么好应付!
……
“啪!”
夹竹桃花被干脆地折断了。
辣手摧花的莫少谷主顺便将留在穆玄英头上的枝叶给拔了个干净,手还摊到他眼前邀功:“喏。”
穆玄英从他手心里捡起几片夹竹桃叶,抬头笑,“谢啦。”
他不疑有他,长长马尾一甩,走得脚步轻松。
莫雨有意放慢了一步,走在他身后。
视野里,乌黑发间斜簪着朵夹竹桃花。
留了一点坏心,端端正正好颜色,香风拂面。

大道上忽而自远处起了尘烟,甲片碰撞的声音渐趋响亮。行人纷纷自路中闪至道旁,一时间,路中空荡得光溜溜。
数十骑甲士大声吆喝着,鞭打着身下骏马呼啸而过,快得几乎看不清马蹄有踏上地面。
这群人来得快去得快,眨眼间消失于大道上。
莫雨眼光一瞥,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朝外移开一步,让出了被他挡得靠里的穆玄英。
穆玄英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他们朝路中走去,细心地观察马蹄留下的痕迹。
没过一会儿,莫雨抬起眼,朝甲士们来的方向望去。
地上有不少碎了的柳叶,甲士们又是自平康坊南门而入,若没猜错,应是经过灞桥,从春明门进的城,恰好和他们入城的城门相同。
“他们是什么人?”穆玄英低声问。
“不是冲我们来的,”莫雨同样低声以答,俄而,他想起来什么似的,“走,快去菩提寺!”

***

前朝开皇三年,陇西公李敬道奏请建菩提寺,寺立南门之东。
历经改朝换代,巍巍庙宇依然香火繁盛,似乎全不受世外之物所扰。寺是前朝人所建,还是当朝人所建,并无人关心。
金殿焚香,木鱼琅琅,一代代的僧众坐禅诵经。
此时,菩提寺的门是开着的。

穆玄英一把抓住了莫雨的手臂,声音有些发颤:“你看!”

菩提寺的大门旁,多了样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穆玄英的驴。

 

评论(20)
热度(155)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