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跪不跪?
 你跪了,毛毛就还给你,不过是弯一弯膝盖,这么划得来的买卖,做不做?
 膝盖值几个钱,那可是毛毛啊,要你用命来换他的命你也愿意,不是么……

不能跪。
 对手是肖药儿,以莫雨对他的了解,在他面前连一丁点示弱,都绝对不能有。
 一旦低了头,等于告诉他,自己只是块砧板上的鱼肉。
 他跪了,显露软弱,任人宰割,肖药儿哪里还会有一丝顾忌?
 一跪,毛毛永远不会回来。

“肖药儿。”
青年平静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好似完全没听到那句折辱至极的话。
 然而白衣青年的语气越平静,肖药儿心头的鼓声就敲得越响。
 老江湖,隔着十里都能闻见不妙的气息。
 何况此刻只隔了不到一丈的距离。
 他攥着拐杖的手紧了紧,眼里露出凶光。
 青年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皱了皱鼻子,道:“你擅自离开午阳岗,谷主可曾允许?”
肖药儿眼一眯。
 脑中闪过一些猜测,他试探道:“我离不离开午阳岗,与谷主何干。”
青年挑了挑眉,缓声道:“你自己擅离职守,自寻死路,倒也罢了,还来破坏我的任务,谷主若是听说,我只好实话实说,可不是我的错。”
肖药儿发出难听的干笑,“何必惊动谷主,小兄弟这口气……是谷里的人?”
 “恶人谷的人很多,谷主下的命令,我听令行事。”莫雨淡淡道。
 恶人谷的人有多少个?潜伏在各地的暗哨又有多少?每一个人,你敢说都认识?
 肖药儿晃了下拐杖,笑道:“原来是冲撞了谷里兄弟,我人老眼花,眼拙了。莫非,那娃娃……就是谷主给的任务?”

莫雨心猛地一跳。
 借王遗风来骗过肖药儿,是他压下的棋,只要能让肖药儿相信毛毛和恶人谷谷主有关系,自然不敢加害。
 他清楚,要骗过一个疑心极重的人,没那么简单。
 幸好,肖药儿并不知道,这个正在与他对峙的青年来自十年以后,手里握着许多能让他惊掉了下巴的秘密。
 莫雨轻蔑地啧了声,“不如你去请教下谷主,请他亲自告诉你。”
肖药儿眸光快速闪烁了下,讪笑道:“我不知谷主人在何处,还请小兄弟指点一二?”
 “他人就在枫华谷的紫源山凉亭里,你清楚得很。”

话一落,莫雨便知大事不妙。
 肖药儿的眼神变了。
 方才怀疑不定,焦虑不安的神色,忽然间胸有成竹,充满把握。
 什么原因让肖药儿产生了变化?
“哈,险些被你给骗了!”肖药儿大笑,“谷主根本没去枫华谷,他还好好地呆在恶人谷里头,吹他那根笛子呢!”

不可能!
 莫雨一时失控,差点脱口而出。
“被我拆穿,你装不下去了吧,”肖药儿恶狠狠道,“还说是谷主的秘密手下,我看你连恶人谷的门都摸不进!”

王遗风没有去枫华谷。
 一行字在莫雨的脑中不断重复闪现,仿佛一个一直在走夜路的人,前方乍然亮起了灯,心头霎时雪亮。
 这句话,是真是假?
 他不由地去想,如果王遗风确实不在枫华谷……
那还有谁,能及时赶到紫源山的悬崖边,救下十年前的莫雨?

 在肖药儿面前,片刻的分神都是危险。
 莫雨倏然收敛心神,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谷主最不喜有人擅离职守,你犯了大忌,要是再让他知道你暗地里养的那些东西……”
 “你是谁!”
肖药儿面容扭曲,死死盯着他。
 连王遗风都不晓得他做下的事,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他提起王遗风亦是十分熟捻,该不会……他真的是恶人谷的人?
 青年抬起头,目光如利剑,直直刺入肖药儿的眼。
“你做的每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害死的每一条性命,我都知道,呵,”他轻笑起来,“你居然还睡得着。”
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从不敢信鬼神。
 信了,就意味着总有一天,会有冤魂索命。
 肖药儿不信鬼神,却有一瞬间的错觉,眼前这个身份不明的青年,正是来要他命的凶鬼。
 他额头渗出冷汗,狠狠咬了下牙。
 笑话!
 一个陌生人,信口开河说几句,就能骗得了他肖药儿?

***

人近了,火把的光芒映着莫雨的脸,他脸上脏兮兮的,流了汗,粘了灰,一双眸子比夜更漆黑。
 穆玄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有种感觉突如其来,强烈得令他无法忽视。
 就在看到莫雨的那一刻,他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仿佛周围跳跃的绿色火焰,诡异骇人的黑色瓦罐,都已离他远去。
“别过来!”
愣怔了眨眼工夫,他回过神,冲莫雨喊道。
 莫雨猛地停住脚,眼睛瞪大。
 起初,穆玄英以为他要发火,却很快反应出莫雨并不是在看他。
 莫雨正在看他的身后。
 火光摇曳,莫雨的表情很可怕。
 穆玄英心快跳出了嗓子,他背后有什么?他能回头看一看吗?
 脚不知是怎么了,失去了知觉,一动也不动不了。他按捺住对未知的恐惧,目光向下移到脚边,握紧了手中的剑柄。
 学武有多苦,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学了十来年,他的剑跟身后的东西比,够不够快?

 他的剑没能出手。
 莫雨飞快地跑向他,把他朝旁用力推开,猝不及防,他的脚蹭出一大步,险些站立不稳。
 等站定了再看,莫雨已然站在他方才站立的位置,手里的火把几乎晃出一道火龙。
 从火龙里传出类似人的惨叫,听得人头皮发麻。
 莫雨空着的那只手朝他伸过来,抓了抓,似乎是想抓住什么,却没碰到。
 田埂上排列整齐的死寂瓦罐,像是被同一个讯号惊醒,所有的盖子都打开了。
 一只只灰色的手伸出了罐子,然后是头颅,脖颈,肩膀……
他们的样子和人很像,可是,他们还能叫做人吗?
 比起活人,不如说是一具具会移动的尸体。
 假如穆玄英刚才没有被莫雨推开,离他最近的那个瓦罐,只要尸人一伸手,就能抓到他。

 尸人们碍着莫雨手里的火把,不再靠近,只围着他们徘徊。
 莫雨身子一动,朝穆玄英靠近,胳膊撞上了胳膊。
 少年骂了句粗话,一扭头,看穆玄英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他给吃了。
 穆玄英执着长剑,利器在手,银光闪烁,却不敢对上莫雨的眼。
“你怎么来啦……”
莫雨愤怒地看着他,嘴唇颤抖,兀然蹦出一句话,“毛毛都没你这么蠢!”
 “……”
若非情景不对,穆玄英都能笑出声来。
“要不是那小丫头话多,我……”莫雨突地闭上嘴,抿得紧紧。
 是兔儿告诉他,我要夜探枫叶泽?穆玄英脑中一闪,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他没注意到。
 莫雨移开视线,硬声道,“你喜欢找死,也给我找到毛毛再死。”
穆玄英又想笑了,眼眸一睐,“我不想死。”
死了什么都没了,他还有很多心愿没有完成,怎么能死?
 莫雨低声道:“幸好……毛毛不在这鬼地方。”
凡是危险的地方,他都希望他的毛毛不在那里。
 穆玄英侧过头看着他,想起了什么,唇角忍不住一弯。
 三句不离毛毛,只有莫雨哥哥。

——我在,你就不怕了?
——嗯。
——傻毛毛,我不是一直在这里么,你还怕?

“让开。”穆玄英一展长剑,剑鸣铮然清锐。
 莫雨没让。
 穆玄英拍了拍他的肩,老成持重道:“我比你大。”
年长的保护年幼的,是人间至理,现在,终于轮到他来保护莫雨了。
 莫雨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
 穆玄英立刻收回手,怏怏嘟囔,“我很厉害的……”
他的武功真心不错,莫少谷主可以作证。
 莫雨手中火把挥向一个遽然靠近的尸人,“你的剑呢!”
尸人自腰间断成了两段,雪白剑光照亮了夜空。

 剑在匣中何不鸣,一朝飞天龙虎吟。

 

评论(5)
热度(152)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