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穆玄英惊觉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发现这个错误时,他已手臂酸沉,肩膀发僵,挥剑的动作也迟缓了下来。
 一只青灰的手险些抓上他面颊,他陡然提起精神,握紧了剑刺去。尸人半条手臂飞出战圈,刺耳哀嚎近在耳畔,激得穆玄英向后趔趄,撞上了莫雨的背。
 莫雨立刻站定,撑住了他,“怎么了?”
他却是早发现穆玄英不对劲了,原先游刃有余的长剑出招越来越慢,力量也开始减弱。更有几次频频惊险,尸人几乎都要摸到他们身上来,剑才招呼过去。
 穆玄英未及答话,又有几个尸人扑将向前,他轻喝一声,矮身横劈,衣角翻飞,划出大半个剑圈,剑锋过处白光耀目,尸人无不伏地。
 借着这招赢来的空当,穆玄英看了一眼莫雨,心一沉,眉心皱起,“火快没了。”
莫雨手里的火把火势渐微,显见燃不了太久。
 当下定了主意,他倒退半步,再度和莫雨背贴着背,急声道:“记得怎么回去么?”
莫雨道:“记得。”
穆玄英喘了口气,飞快道:“我给你开条路!”言罢,他提剑在手,凛凛剑光直刺向蜂聚而来的尸人。

 莫雨后背一僵,很快就懂了穆玄英所说的开条路是什么意思。利剑快舞成风,硬是在围成铁桶一般的尸人间劈砍出了一道空隙来。
 机会稍纵即逝,穆玄英低喝,“走!”
闻言莫雨脚步一动,连人带火把,自那来之不易的空隙钻了出去。穆玄英紧盯着他后背,长剑斩处,皆是欲抓向莫雨的尸人。
 空隙转瞬合拢,穆玄英再一次陷入尸人潮海。
 他狠狠咬了下空着的那只手,将手侧咬出血来,疼痛让灵台一振。
 莫雨走了,没人护住他背部,他要多用上一倍的注意力应战。现下,他的肩臂至手腕用足了力道,仿若是把长剑当斧头用。
 致命的错误。

 错误在于,他忘了关键一点,面前的这些敌人,不是活人。
 如果是活人,哪怕只一道剑伤便能让他们心生怯意。而尸人不同,尸人即使被利剑刺个对穿也不会感到疼痛,甚至砍断他们一条手臂,也仅仅是令他们涌上来的脚步停顿刹那,照样毫无知觉地前行。
 要想让尸人失去行动能力,只有彻底地毁灭他们的身体。
 穆玄英不是做不到,但他所面对的,并非一个两个尸人,而是仿佛成百上千杀之不尽的怪物。剑招威力越强,所需内耗越大,也亏得是他,武艺高强性子又坚韧,方撑起战局近一个时辰。
 但他已没把握自己能耗多久,身边还有个会令他分心的莫雨。一察觉自己招式放缓,他第一时间挂心的,便是要让莫雨逃出去。
 万幸关键时刻,莫雨不声不响,听了他的话。这大概是眼下唯一令他安慰的事情了。

 穆玄英瞅空吸了口气,勉力让狂跳的心静下来,他算着这时莫雨该爬上来时的山头,想要确认一下,当下手腕翻动,一剑斩灭最靠近他的两个尸人。
 他抬头远眺,却见夜色苍茫如旧,山峦黑影浑浑,根本没有他想看见的那一点火光。

***

穆玄英绝对想不到,此时的莫雨是在什么地方。
 就像莫雨也想不到,为何他没有沿着来路逃出,而是依然呆在枫叶泽这个可怖的地方。

 那时莫雨从尸人围堵中冲出,却也冒了极大的险,他提气狂奔,一直跑到山路口处才停下。为防万一,他挥动火把迅疾转身,却发现没有一个尸人追过来。
 尸人们像是认准了穆玄英,密密麻麻如潮水依然围在原地,蜂聚蜂巢般恶心恐怖的景象令莫雨几欲呕吐,心里亦涌起了一股愤怒。

 大侠墓旁遭逢要抢夺空冥决的坏人时,他感受过同样的愤怒;稻香村被恶霸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时,他感受过同样的愤怒;紫源山崖一群诛心败类逼得毛毛跳下悬崖时,他感受过同样的愤怒。
 眼下,他又感到了这样的愤怒。这股怒火不知是对尸人,对穆玄英,还是对他自己。
 早先穆玄英为制止他动杀念时说过的话,忽地在莫雨耳边响起,不吝青空炸雷。
——你们为何会被人所迫?技不如人。

 莫雨恨意顿生。
 是,是我技不如人,是我太没用!不然怎么会让稻香村毁了,怎么会让毛毛在我眼前跳崖,又怎么会,让你来给我开路!
 他额角突突涨痛,脚步踉跄,被道旁一株卧倒在地的树绊个正着,整个人摔倒在地,头猛地磕上山壁,脸也被枝叶刮擦出血痕。
 太疼了,疼得莫雨都懵住了,眼前霎时漆黑一片。他自齿间吸了好一会儿冷气,才重拾光明。却也多亏了这个意外,将他自愤怒中唤醒。
 他站起身来,凝视着穆玄英所在方向,脑中产生了疑问:为什么,尸人只盯着穆玄英不放?
 一个个疑点接踵而来,没有意识的尸人卒然行动,背后定有因由;尸人不会平白出现,究竟是什么人,弄出了这些怪物?
 莫雨弯下腰,折断一根树枝攥在手里,接着,他贴着山壁朝枫叶泽深处走去。

 没寻见莫雨身影,穆玄英心下忐忑不已,面前战局却不容他多想。他数不清自己将多少尸人砍作两段,只知背上衣衫早被汗水浸湿,在寒夜里冷得彻骨。
 他并非只懂砍杀的莽夫,田埂上跳动的青火,排列整齐的瓦罐,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尸人的出现,背后必然有操纵者在。只要找到操纵者,就能解决当前困局。
 可惜的是,尸人围得太紧数量太多,竟丝毫不给他脱出空当。彼时他以己身作饵吸引住尸人,换莫雨逃出,已是相当不易。
 莫雨人虽不在这里,一想到莫雨,还是会让他分心。
 识时务者为俊杰,穆玄英暗叹,十五岁的莫雨,易躁易怒浑身带刺,怕是不懂时务二字如何写。这笔让他提心吊胆的账,将来定要算到那位莫少谷主头上去。
 他手上剑招不停,心中不断祷念:莫雨啊莫雨,你可千万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话不能乱说,心不能乱想。
 那头的莫雨,真的惹出了大大的事来。
 穆玄英所想到的,莫雨冷静之后,也想到了。
 尸人们此刻的目标只有穆玄英一人,没有人盯上他,倒正好给了他找出操纵者的机会。
 经过漫长的激战,跃动不安的青色火苗有了变化,靠近边缘的青火颜色渐浅,而深入泽沼的青火却亮得耀目。
 莫雨向亮处潜行,他越是深入,周遭越是安静得诡异。这安静并不使人心绪平和,更像是危险即将降临之前,有意让人放松警惕的迷障。
 黑暗中,前方有样东西在青火映照下现出形状,莫雨看得仔细,是一栋黑色的小屋。
 他眼一眯,心想,真正的敌人,定然就在这里。

***

穆玄英敏锐地察觉到,尸人们与先前有了不同,他们的动作忽然变得像喝醉了酒的醉汉,摇晃着脖子和手臂,双腿互拐互绊,忽略可怖的形貌,居然有些好笑。
 机不可失!
 手中长剑发出清锐吟鸣,穆玄英运起杀招,蓝色衣角被剑风带得鼓动不已,长长马尾一甩,划出个半径足有两丈的空地。
 他提气纵身,卓绝的轻功这时方派上用场,脚尖落处,竟是尸人头顶。
 却才险恶至极,而今视野终究开阔,他刚要放下心来,却冷不丁地,望见令他心惊肉跳的一幕。

 习武之人,眼力耳力皆非常人可比。穆玄英目之所及,正是莫雨的所在。
 远在三十丈开外,一个少年的身影僵立在地,动弹不得。而令穆玄英心都要跳出胸膛的是,在少年身前,正站着一个三丈来高,雄壮得像块山包的怪物。
 与怪物相比,少年简直渺小得不值一提。
 那怪物手持一把巨斧般的武器,高高扬过了它的头,正要朝少年劈去!

 穆玄英目眦尽裂,心如火焚,显而易见,隔着这么远,他来不及救下莫雨了。
 眼仿佛要滴下热血,他咬紧牙关,反手握紧剑柄,一身武学尽在此刻,毫无保留地送剑飞出!
 谁说来不及!
 天外飞剑携雷霆之势,破空而去,穆玄英声随剑出,“莫雨!”

十年以前,有两个少年默默无闻。
 十年以后,他们的名字天下无人不知。

 莫问森罗惊风雨,天然劲节耿玄英。
 即使是十年前的莫雨,也是莫雨。是莫雨的话,一定知道该怎么做。
 赌一把!

 那柄剑猛烈地刺入怪物腹中,只留个剑柄在外。震耳的嚎叫在山谷中陡然作响,利斧跌落在地,堪堪在莫雨脚边砸出个坑。
 说时迟那时快,莫雨一个跃身,双手握住了穆玄英的剑柄,使出全身力气向下划开,将大毒尸肚腹一分为二!

 毒尸轰然倒地,差点带着莫雨跌上尸身。
 死里逃生,莫雨手脚有些发软,心却平静得不可思议,他立定了身子,奋力自毒尸身上拔出剑。
 一回身,穆玄英已赶至近前。
 莫雨拄着剑,朝穆玄英迈开一步,徒然腿脚无力,单膝跪上地面。
 失去意识之前,他听见穆玄英急切地叫着他的名字。
 莫雨!

***

山路难行。
 穆玄英承受着莫雨的重量,半拖半拽地将他带上了来时的山路。
 他喉间发苦,自责到了极点。都是他的错,仗着艺高胆大,不先考量清楚就贸然深入险境,还连累了莫雨。
 白衣少女将他推入十年前的世界,当他再见到少年莫雨的那一刻,立时在心中许下誓言——
我人在这个世界里一天,便要护你一天。
 是我对不起他……穆玄英几乎肝肠寸断。

 他正自神伤,突地,一道悉悉索索的声音自身后传入他耳中。
 有人跟着他们。
 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目下,他的气力已被耗得所剩无几,一手还搀着毫无知觉的莫雨,真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罢了,不过一死,我又不是没死过!
 他猛地转头,把身后的人唬得倒退一步。

 周身银饰哗哗清响,一名外族打扮的青年女子捂住心口,倒吸一口气。
 黑色天幕不知何时渐渐起了灰白,天与山相交处渗出一道浅白霞光,像是扎紧了口的黑布袋被人从外破开一条缝。
 霞光逼退了黑暗,也让穆玄英看见了面前的神秘女子,脸上那一双和善的眼睛。
 女子指着自己,一字一顿道:“五圣教,哥翁里。”

长夜尽处是黎明。
 天,终于亮了。

评论(5)
热度(111)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