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那一定是场噩梦。

 毛毛被捂住口鼻拖下了石台,等他终于从天旋地转里清醒,发现自己在一间屋子里,四壁空空荡荡,只有一扇门。
 一个陌生的老爷爷站在门口,对他笑眯眯。
 虽然老爷爷在笑,却没有慈祥的感觉,反让他心里发毛,向后退了数步,背贴上墙。
 老爷爷慢悠悠地走过来,怀里抱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他虽是害怕,却难敌好奇天性,忍不住注意起那团东西来。
 是一只白色的小兔子,长长的耳朵,粉嫩的三瓣嘴,两只红色的眼睛半睁半闭。
 老爷爷和蔼道,你不要怕,这个送给你玩。
 毛毛伸出双臂,抱住小兔子。柔软的白毛和温热的身体让他的心变得更柔。人对于弱小的东西,总有一种保护怜惜的心态。

 兔子很小很小,顶多只有他两只手掌大。
 兔子的嘴触碰着他的掌心,痒痒的,湿湿的。
 好小啊……
毛毛眨眨眼,摸了摸兔子的耳朵。
 小兔子打了个喷嚏,哈啾一下,整个软软的身体都抖了下。
 好可爱。
 毛毛不由笑了,谢谢爷爷。
 他抱紧了小兔子,保证道,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老爷爷哈哈一笑,摸了摸他的头,不在意地道,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叫什么?
 毛毛抬起眼,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老爷爷又是一笑,你这娃娃看着人小,倒会骗人了。老儿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待你好得很,你怎会不知道呢?
 毛毛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他确实不知,素不相识的大哥哥为何对他很好。
 他这才意识到,他连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老爷爷脸色变了,我好声好气问你,你太不知趣!我最后问你一遍,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躲着我!
 毛毛缩了缩身子,这些问话他听得云里雾里,但他明白了,这个假笑着的老爷爷,对大哥哥分明抱有敌意。
 你是坏人!我不会说的!他瞪大眼睛,叫道,我要去找大哥哥!
 他绕过那老头,刚跑了没两步,后衣领被牢牢抓住,人被提得高高……掼在地上!
 胳膊和膝盖剧烈地疼痛,他没管自己伤势,先看向怀中的兔子。
 还好,兔子安静地窝在他臂弯,毫发无损。
 毛毛安抚地拍了拍小兔子。
 一片阴影笼罩在他头顶。
 你很喜欢这兔子,是不是?

 一根枯黄发皱的手指忽然伸过来,戳了下兔子的背。
 刹那间,兔子激烈地尖叫起来,全身雪白的毛发瞬间变得乌黑,从背心处开始溃烂,裂出一个血洞,露出里面血淋淋的内脏。
 面对这毛骨悚然的一幕,毛毛惊骇地放开了双手。
 血肉模糊的兔子掉到了地上,尖叫声已经没了。再也看不出它原本伶俐可爱的模样,只有一团肉块嗞啦作响,肉块越缩越小,最后化作一滩血水。

 毛毛张着嘴,胸腔剧烈起伏,脑子像被硬攥成一小团,又疼又怕。
 老头怪笑着凑近他,盯着他的眼睛道,老儿去会一会你那大哥哥,小畜生,乖乖呆在这别想逃跑,敢跑,就让你和这畜生一样。

 门被砰然锁死。
 门里只有一个瑟瑟发抖的少年,和他身旁地面一滩新鲜的血。

 这一定是场噩梦。

 他昏昏沉沉,身体上下颠簸,好像是在一个人的背上。那个人正背着他飞快地跑。他觉得自己好像经历了很可怕的事,下意识地逃避去回想。
 过了不知多久,那个人把他放了下来。
 他趴在地上,慢慢地,睁开眼睛,抬起头来。

 大哥哥就在前面。

 心里那些恐惧和不安霎时消散,他得救了。
“大哥哥!”
他站起身,像鸟儿还巢般,向自己的救星走去。

 噩梦结束了。

***

那是一封并不长的信。
 穆玄英却念了很久。
 一来,字迹太难辨认;二来,哥翁里总会打断他,让他念慢一些。
 等他念完最后一个字,天空已然大亮,山林里歇息一夜的群鸟自枝头飞起,吱吱喳喳翔过天际。
 林下坐着的人们却陷于沉默之中。

 哥翁里手抱着膝,叹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
 穆玄英小心地将那张纸对叠起,欲言又止,“我……”
他本想说,姑娘,可否把这信给我。借着这信,他对焦琪霏算是有了交代。
 然而一开口,只觉舌头钝重。
 他刚刚读出声的,是一段惨不忍闻的故事。

 苦苦等待着,对丈夫的遭遇一无所知的女人,还没来得及有个孩子,已经失去了丈夫。
 她的丈夫误入枫叶泽,被变成了毫无意识的行尸走肉。在男人余下不多的清醒时间里,他拼了命写下了这封信,想要记住他的娘子。

 他离开村子的时候,骑在马上,几番回头,都看见一个人影在向他招手。
 那是谁呢,除了他的娘子,还会有谁呢。
 他想,琪霏的发钗旧了,该买个新的。她向来舍不得要我给她买东西,我先不告诉她,等买回来了,偷偷放在她枕下。
 他一想起娘子,不由微笑,手碰上腰间钱囊,却发现有块硬硬的东西。
 男人摸出来一看,是一条红豆作坠的项链。
 他呼吸一凝。
 这项链,是他与琪霏定情之物。
 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
 恩爱不移,望君早归。
 男人胸口发热,策马扬鞭,他要早去早回。
……
却是再不能回。

 哥翁里眼圈发红,从手腕上解下一圈绳索,指尖捏紧了,一荡。
 一颗红豆坠子在穆玄英的眼前晃荡。
 穆玄英心戚戚然,愣怔怔地看着那颗红豆,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
“姑娘,这信和这坠子……能不能给我?”
红豆滑落在他掌心。
 哥翁里道:“你要拿去,给那个,琪霏?”
穆玄英沉默着点了点头。
 哥翁里仰起头,看向天边的朝霞,喃喃道:“汉人,好痴情……”

她来自五圣教。五圣教的儿女,喜欢谁,不喜欢谁,从不掩饰,无意就是无意,有情就是有情。
 她自小听过不少情爱传说,有圆满的,有不圆满的。也曾听过中原人生性凉薄,喜新厌旧,容易辜负,切不可将真心付与。
 而在今日,她听到了,原来在中原,也有这样深情的人,有这样让人心碎的故事。

“在五圣教,喜欢了谁,谁就是心上人,”哥翁里问他,“中原人喜欢了,怎么说?”
穆玄英静默片刻,道:“……也是心上人。”

他收好信和红豆,搀着依然紧闭双目的莫雨站起身来,“我还有事要办,告辞了。”
 “还有,”他想起来了,又道,“这里太不安全,你也要早些离开。”
哥翁里回头看他,眼角还是红的,面上已是十分认真。
 她手指向山谷中,“那里的事,是五圣教的责任,我不能走。”

多年前的江湖上,发生了件极凄惨的事,有许多人忽然之间被变成了尸人。
 穆玄英虽未亲历,也有所耳闻。
 到了这时候,他已了然枫叶泽中的变故原因。
 尸人的产生虽非五毒教所愿,却与他们关系匪浅。哥翁里出现在此地,想来也是五毒教下的令。
 心知她不会离开,穆玄英只得道:“那,姑娘多多保重。”
他扶住莫雨,摸着小路向外走去。
 这时,哥翁里忽然叫住了他,问了他一句话。

“汉人,心上人,你有没有?”

***

那个恶人骤然出手,招式极为厉害。
 司空仲平一凛,戒备更甚,接着,却见那恶人身子一晃,等站定了,方朝少年伸出手去。
 正是那一晃,让司空仲平看出了点什么。

 他是身经百战的浩气盟坛主,最是眼光锋利,时人称他的那双眼眼力之锐,赛过大漠苍鹰。
 司空仲平已经看明白了。
 原来如此。
 既然知道敌人内力已散,他还等什么!

 青竹杖带起风的呼啸,毫不容情地击向莫雨。
 恶人何等狡诈,绝不能给他们还手余地,司空仲平这一杖,是用上了实打实的力道。
 谁知本该坐在原地不动的少年,突地挪动了身子,这一下,正对着竹杖击去方向。

 莫雨发觉罡风袭来,一个跨步,已站在毛毛身后。
 他来不及亮刀回挡,只能以身为盾。

 彼时司空仲平见毛毛有危险,暗叫不好,使力要将青竹杖收回。
 然而武人皆知,出招容易,收招难。
 他虽是撤回了青竹杖,随杖而去的力道仍然破风袭去。
 一招方定,司空仲平惊讶地发现,那个恶人竟然跑了出来,用自己的后背为少年挡下了这招。

 强行咽下的血再次翻涌,自喉头咳出。
 莫雨以手背抹去唇边的血,手按着地,探头去看毛毛的脸。
 毛毛的眼睛本来就大,此时,竟睁得大到骇人的地步了。
 他死死地盯着莫雨,伸手揪住了莫雨衣摆,揪得紧紧的,嘴巴张了又合,吐不出一个字。

 莫雨看到他这副表情,本已发疼的胸骨更像是被碾碎了般。
 一只手颤巍巍抬起,轻轻地捏住了毛毛的耳朵。

“不怕,不怕……”

 

评论(4)
热度(106)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