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莫雨猛地睁开眼,他眼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心跳得很快,仿佛仍然身陷梦中光景。渐渐的,意识清醒过来。
他坐起身,发现自己在一辆行驶的马车上,身上盖着件蓝色的衣袍。莫雨拿起那件衣袍怔怔地看了会儿,抬眸看向赶车人。
天高云淡,大道宽阔,马车行驶得不紧不慢。两旁笔直的林木缓缓向后退去,偶尔能窥见黄狐狸和野兔在林间穿梭。
赶车人吁了声马,放缓缰绳,将马车停在道旁。
穆玄英绕起马鞭在手,回头笑道:“醒了?”
莫雨将膝上衣袍丢给他,闷不吭声。
穆玄英一手接过,“你觉得怎样?”
莫雨揉了揉额角,淡淡道:“不怎么样。”他依稀记得受过些伤,此时脸上受创处疼痛已消,只余清凉,鼻端还闻见一股药味,想来是有人为他抹过药。
昨夜才经历过的惊心动魄,眼下竟已回想不起多少,只有握过穆玄英那柄剑的一双手掌里,似乎还留有触感……
莫雨皱眉道:“你的剑呢?”
穆玄英侧过身,露出腰畔长剑给他看,“在这呢。”
莫雨瞥了一眼,手枕在脑后,人向后躺倒,没再多说一个字。
穆玄英瞅着他,“你不想再问些别的?”
莫雨闭着眼道:“问什么?”
穆玄英道:“比如,我为何要去枫叶泽。”
莫雨依旧合着眼,“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何关系。”
他语气十分冷淡,像是把昨夜曾共度生死的那段经历忘了个一干二净。
似这般不客气的态度,穆玄英倒是已经习惯了。他摇了摇头苦笑,手捞起缰绳,刚要喝马,便听身后传来个难掩不满的声音。
“你看着也不傻,为什么要做蠢事?”
穆玄英嘴角一抽,这是在夸还是在损?
莫雨睁开眼,天空里飘动的流云倒映在他的眼中,“那个老头叫你去你就去,那我叫你去死,你去不去?”
“这嘛……”穆玄英顿感头疼,“当然不去。”
莫雨冷笑一声,“不错,还没傻到底。”
“琪霏娘子是被我们的马车撞倒的,于情于理,我都该为她走一趟。”
“呵,好一副侠义心肠,了不起。”
穆玄英噤了声,眉头轻蹙,只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这样夹枪带棒的语气,却又不像真的对他有怨,倒有点寻衅泄愤的味道。他想不明白莫雨刚一苏醒就找他茬的理由,索性问个明白。
他直接问:“莫雨,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沉默忽然降临,莫雨翻了个身,不说话了。
穆玄英心下生疑,也不好再开口讨嫌,慢慢地驾着马车,继续向东前行。

越往东走道路越开阔,树与树之间的空当也愈发得大。道中车马嘶鸣渐多,道边亦多了不少人迹,有那歇脚茶铺,里头坐得满满当当的行人,男女老幼、三教九流在在皆是。
自打回到十年前的光景,穆玄英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许多的人。他心知前方帝城已近,有意要喊身边人来看,又怕莫雨正在休息,便悄悄地以余光偷看。
莫雨靠在马车一边坐得笔直,手臂搭在膝头,目沉如水,嘴唇微抿,似是在认真地想事情。
果然是有心事了,穆玄英暗忖。莫雨的心事,说好猜,实在好猜。要说莫雨现在最大的心事,除了毛毛,哪还有其他可能。
冷不丁,穆玄英心沉了下去。
或许是在平顶村横生的变故太过突然,直到此刻,他才注意到有些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了。
在紫源山上,他的到来改变了过去,莫雨没有被王遗风带走。假如莫雨的命运已然不同,那毛毛呢,毛毛的命运会不会也被改写?
他对莫雨信誓旦旦地说,紫源泽里没有毛毛的尸首,毛毛绝不会死。那时候,他尚以为十年前的往事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现下细细一想,竟完全没有把握了。
此间的莫雨和毛毛所要面对的,他不清楚;要问他自己将会遇见什么,亦是茫茫然心中无数。
穆玄英的心忽然空了一大片,手指一松,缰绳从手里掉了出去。
假如一个人不晓得接下来该做什么,不知道该往何处走,一点头绪都没,彻底地失去方向,他还能有什么法子?

一只手从旁伸过来,一把抓过缰绳,勒紧了马头。
“你怎么还是不会赶车,”莫雨有些不耐地道,“我来!”
穆玄英闻言,向一旁让出些空,看着莫雨坐在他原先的位置。莫雨手腕一动,很快将偏离车道的马车拉回正途。
他没话找话,“你何时学会了赶马车?”
莫雨头也不抬,“看也看会了,当我和你一样傻?”
穆玄英见他目不转视,动作有条不紊,随口道:“你都不晓得要去哪,这马车,是要赶到哪去?”
“去找毛毛啊,”莫雨忽地看向穆玄英,认认真真地道,“他在等我去找他呢。”

目光相接得猝不及防,有什么东西悄然破土,一下子豁然开朗。
穆玄英低下头,忍不住笑起来。
他一个二十岁的大人,竟然还不如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坚定。
莫雨把话说得自然至极,仿佛想也不用想。
他一心一意,只想找到毛毛,如此简单,又如此不简单。

久久没等到他答话,莫雨眯起眼道:“莫非……你想反悔?那我自己去,不劳你大驾了。”
“谁说我要反悔,”穆玄英立刻道,“我倒要看看,你嘴上挂着的毛毛长什么样。”
莫雨拽紧手里缰绳,啧道:“我的毛毛,凭什么给你看。”
“……”穆玄英哭笑不得,有没有人能告诉他,毛毛是何时变成莫雨的了?
“你不是也有个要找的人,”莫雨一甩马鞭,“你去看他呗。”

穆玄英不由一怔,一个白衣红襟,黑发飞扬,眉峰如刀,面容冷峻的身影霎时浮上心头。
那个身影,正是导致他莫名奇妙被推入十年前的世界的原因。
要不是那人给他写了那样一封回信,要不是他起了想去见一见那人的心思,要不是他离开落雁城,途径枫华谷,何至于会遇见神秘的白衣少女,再一次掉下悬崖。
追本溯源,一切麻烦都是莫雨惹出来的。
穆玄英在脑中又给莫少谷主记下一笔账,撇了撇唇,“我才不要见他。”
莫雨哦了一声,没在意。
穆玄英接着道:“他就会欺负我。”
莫雨又哦了一声。
“他人根本不在这里,我要怎么找,怎么去看他?”
莫雨手指一僵,“你……”

穆玄英偏过头,避开他的目光,深深吸进一口气。
他被困在十年前,没有人知道他有过怎样的遭遇。眼前的世界不是他的世界,他在这里无处可去,既去不了浩气盟,也说不出自己真正的身份。
他要找的那个疯子,在这个世界里,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
“你该不会……是要哭吧?”莫雨话中难得多了些犹豫。
穆玄英胸口发堵,小声道:“我又不是毛毛。”

前方道路霍然开阔,无数马蹄在大道上踏出尘烟,绵延伸展的树林至此戛然而止。巍峨帝城长得无尽的城墙似是平地突起,卒然出现在人们眼前。仿若有一头蛰伏的巨兽在内中浅眠,肃穆庄严,气势惊人,令人不敢作高声语。
四通八达,九重宫阙,东都洛阳。
城门近在眼前,莫雨忽地开口,“我看见他了。”

穆玄英一句不是毛毛,蓦然间勾起了他的回忆。
在他清醒之前,半梦半醒的,好似置身幻境。幻境里别无其他,只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低着头,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
莫雨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响如击鼓,在这个空间里来回动荡。
他朝那个身影走去,他很清楚那是谁,只是嘴像是被缝死了,没办法叫出那人的名字。
他终于走到离那人只有一步的距离,却再也前进不得,仿佛有道看不见的墙横亘在此,把他和那人分隔开来。
咫尺天涯。
莫雨焦急万分,扬手猛烈地拍打着那道墙,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那个人,在心里不停叫着:我就在这,你抬头看看啊,看看我啊!
他敲打了不知多少下,手骨都要碎了般,那个人才缓缓地抬起头来,一双乌黑的眼里似有水光。
毛毛!

“我听见……他在喊我。”

***
 
莫雨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震惊地盯着毛毛一张一阖的嘴唇。
看毛毛的样子,明明是在说话,他却一点都听不见他的声音。
若不是他聋了,那就是——
莫雨握住了毛毛的肩,说出这句话简直令他战栗,“你是不是……不会说话了?”

此话一出,不远处的司空仲平倒吸一口气。
青竹杖自手里滑落,于地颠了两下,再也不动了。

评论(1)
热度(10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