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经过枫叶泽那一夜,莫雨和穆玄英的样子都狼狈不堪,过洛阳城门的时候被守卫盘查许久,险些被当做流亡的逃犯抓起来。是以一进城后,穆玄英立时拖着莫雨去找衣裳铺。
莫雨流浪惯了,不在意这些。听到穆玄英的打算,没少讽刺他矫情。
等找到铺子,穆玄英劝了半天,莫雨就是不肯换。他没办法,只好自己先去。人进了里间,想想不放心,探出头念叨,“你不要趁机偷跑啊,我们可约好了的。”
莫雨抱着手臂拧着眉头站在店铺中央,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烈的不耐烦气场,掌柜和伙计全默默与他保持三尺以上距离。
听见穆玄英多此一举的话,他挥挥手,“你烦不烦。”
穆玄英冲他一吐舌,脑袋缩回布帘后。
约莫过了一盏茶工夫,穆少侠一挑帘子,钻了出来。
背对着他的莫雨听见动静,回头一看,愣了愣。
想来是问掌柜借了水擦过脸,穆玄英的面庞干净多了。他本就生得极好,眉目清朗,年轻俊俏,眼下换了身茶白镶边的靛青衣衫,长发被一条黛色发带整齐束起,衬得人如琅玕美玉,临溪青竹。
见莫雨沉默,穆玄英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怎么样?”
莫雨一摸鼻子,撇开脸,“……人模狗样。”
穆玄英一时无语,“这话,不是夸人的。”
莫雨啧了声,“我也没打算夸你。”
穆玄英不想再跟他争,一指布帘,“该你了。”
莫雨推辞,“我不需要。”
穆玄英很坚持,“一定要换,不然,别人会以为你是被我拐卖的。”一个穿着光鲜的大人,带着个衣裳破旧的少年,这种组合必然招人耳目,引来麻烦也说不定。
莫雨冷笑,“谁卖了谁还不好说。”
穆玄英安静了,过了会儿,他叹了很长的一口气,“我已经决定了。”
他望着店外街上人来人往,自言自语道:“现在还不清楚会遇见什么,但无论如何,我得走下去……走下去,才能找到答案。”
莫雨听不懂他话中玄机,只觉得穆玄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完全没有之前在马车上不知所依的彷徨。
穆玄英转过头来,眨了眨眼,“让你换件干净衣服,就是我要面对的第一个困难。”
莫雨眉一抖,“你……”
“以你现在的样子,肯定打听不出消息,”穆玄英温和道,“你还想不想找毛毛了?”
莫雨瞪了他一眼,一甩帘子走了进去。

要说穆玄英最熟悉的地方,不外乎是浩气盟。他在那里呆了十年之久,摸得清每一处角落,每一条密道。眼前这洛阳城,他也来过,只是来去匆匆,走马观花,哪里有可口美味哪里有赏心美景是一概不知。
虽是不知,他还记得在浩气盟时,林可人对他说过,看哪家卖饭食的摊子人多,去那里准没错。
穆玄英咽下一口汤饼,想着可人姐说的话,果然很有道理。
莫雨坐在他对面,一勺一勺地舀汤,一副心事重重食之无味的样子,碗里几乎没动多少。
穆玄英想了想,两根手指在桌上走了几步,把一盘烩羊肉朝莫雨那边推。
刚推了一点,莫雨已抬起头,瞅瞅那盘羊肉,再看看心虚的穆玄英,“这是做什么?”
穆玄英低着头继续推盘子,“给你吃。”
莫雨眯起眼,怀疑道:“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听到这句话,穆玄英高兴了,“你觉得我对你好吗?”
他唇角上扬,好似面带春风,眼睛亮亮的,“那就好。”
“我觉得……”莫雨慢吞吞道,“你的脑子一定不太好。”
穆玄英只当没听见。

他们挑的这家饭铺生意极好,饭刚吃了一半,有个年轻妇人牵着个五六岁大的女娃走到他们跟前道,等了很久都没空位,娃娃脚酸,能否借个座。
穆玄英客气地道了声无妨,人往莫雨那边凑了凑。
女娃正值吵闹年龄,牵着母亲衣角,吵着要吃这个吃那个。妇人边哄着她,边对穆玄英歉意道:“琪儿太小,看什么都新鲜,吵到了公子,实在对不住。”
穆玄英摇了摇头,随口回道:“以前来过洛阳城吗?”
妇人道:“从未来过,我们母女是第一次来洛阳,这城里有什么好东西啊,都不知道。”
闻言,穆玄英眼睫一动,想起了件往事,人不由地发起怔。
莫雨与他挨着坐,余光瞥见他捻着勺子一动不动,便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勺子啪得掉进碗中,穆玄英向后一退,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我,我有些事,先走了。”
莫雨听见,也自椅上起身,却见穆玄英眉头蹙着向他摇头。
“你继续吃,我……我想一个人静静,”他慌乱道,“我等下来找你。”
说罢,他转身就走,简直落荒而逃。
莫雨站着看他远去,心莫名一堵。良久,慢慢坐下,舀了一大口汤饼塞进嘴里。
穆玄英的意思很明显,是叫莫雨不要跟来。
莫雨面无表情地吞咽着口中的食物,想想也是,他和那人才认识多久,所知不过一个姓氏。连姓名都不曾说,那人有秘密要瞒着他,又有什么好奇怪。

***

穆玄英缩了缩脖子,敛了眉眼,抱住长剑。
在饭铺里,妇人一句无心之语,倒让他回忆起一件往事。
那件事,发生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
那年,穆玄英十九岁。生辰刚过一个月,就同林可人一起去扬州金水镇,看望驻守在那里的浩气盟兄弟。
兄弟们见到他都很高兴,过来拍肩膀揉脑袋,连连赞叹我浩气盟又出了个少年英雄。穆玄英被夸得脸孔发热,又听见兄弟们说要灌他酒,便向林可人递去求救眼神。
林可人一把把他从人堆里提出来,对众人道,我上次来,见大家习武操练甚是勤勉,今次难得有空,不如各位与我比划几招?
话音未落,众人已作鸟兽散。
穆玄英与可人对视一眼,不禁失笑。
可人搡他一下,道,还不跑,等他们再抓你不成?
穆玄英对她抱拳行了个礼,转头溜出了浩气大营。

金水镇山清水秀,满目绿意,与浩气盟有几分相似。时值仲夏,傍晚暑气全消,穆玄英牵马沿着河边走,手中捻着一株茸草,心情好得要哼起曲子来。
他过了石桥,穿入镇中,踩上白石铺就的路面,抬头眺望,看见前方有个圆木铺就的渡口,停着艘小船。
彼时一个好奇,他走到渡口,探头看了眼那船。
木船栓得紧紧,随着水面纹波缓缓荡漾,内中似是无人。
有水的地方最是凉爽,河岸柳枝低低,草丛夏虫吱吱,穆玄英站在湖边吹了会儿风,竟有些舍不得走了。
他性子随和,爽性挑了块平实草地,躺下闭上眼假寐。谁知这一闭眸,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渐渐醒来,揉了揉眼皮,睁开眼。
天已然变黑,夜色笼罩了身边的一切,然而在夏夜里,有星星点点的绿光在草叶间闪烁。
他坐起身,手抱着膝,呆呆地望着那些绿芒。
“……是萤火虫啊。”

“呵……”
身旁忽然响起一声轻笑,穆玄英惊讶地转过头,居然看到了个绝想不到的人。
这么一身显眼白衣,他怎会没立刻注意到。
那人一手托着个黑漆漆的小坛子,闲闲站立,黑发与白衣被风吹得微扬,眼里深沉,嘴角似带笑意——
“我还道你见到我第一反应,是拔出剑来。”

穆玄英望着他,心思纷纷,脑子有些乱。
莫雨一撩衣摆,长腿一迈,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肩挨着肩,臂贴着臂。
穆玄英手一抖,动也不敢动。
莫雨呼吸了口夜风,笑道:“地方挑得不错,穆少侠好眼光。”
穆玄英别开脸,脑中倏然闪过一个念头,抬手指向木船,“那船,是莫大侠的?”
莫雨冷冷一哼,沉声道:“你叫我什么?”
穆玄英气势立马弱了,小声嗫喏,“你还不是……叫我穆少侠。”
莫雨拿过放在身侧的坛子,打开了盖子,飘出浓浓美酒醇香,“你不是喜欢当少侠么?”
穆玄英抽了抽鼻子,赞道:“好香。”
莫雨动作一顿,放下酒坛,嘴角一勾,头忽然转向他,整个身子朝他压了过来。
穆玄英下意识后退,手蹭着草地打滑,退到最后,背已紧贴着地。
莫雨两手撑在他双肩旁,挑起一边眉毛,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这样表情的莫雨,穆玄英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可转头避开,岂不是露了怯,直接闭上眼睛呢,好像也不对。
还没等他想好要怎么办,莫雨的头已经低下,凑到他脖颈边,深深地吸了口气,“……好香。”
穆玄英的脸腾地烧了起来,心脏怦怦狂跳,跳得简直要蹦出喉咙,他忍不了了,手肘抵着莫雨胸膛,“别乱说话!”
莫雨从他颈边抬起头,眼紧紧盯着他,笑得邪气,“我说的是酒,穆少侠你……以为是什么?”
穆玄英面红耳赤,羞恼交加,一把把他推开,一骨碌爬起来,“我回去了!”
人还没走,手腕已被莫雨拉住,“好啦,逗你的。”
穆玄英有心要甩开,手却不听话,依然任莫雨拉着。
莫雨的声音幽幽地飘过来,“上一次见你,是五个月前,下一次见你,不知何时何地……穆玄英,你真的要走,我不拦你。”
他放开了穆玄英的手腕,举起酒坛,对着坛口喝了一大口酒。
酒方落肚,酒坛已被另一人抢去。
穆玄英双手捧着酒坛,撇了撇唇,“小气,这么好的酒,你要一个人喝?”
莫雨眼睫一颤,看着他,有些欣然,又有些无奈地笑了,“你啊……”

那坛酒被他们你一口我一口地来回递着,很快就见了底。两人背靠着背席地而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说到最后,穆玄英头向后靠,碰到莫雨的后脑勺,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问题。
“哎,你来金水做什么?”
莫雨淡淡道:“过来跟耗子们斗一斗。”
这话一出,登时有个耗子不开心了,“你……此话当真?”
“骗你的。”
“……”穆玄英恨恨地揪起身旁的草,莫雨这个混蛋,不管隔了多久,都最喜欢耍他玩。
莫雨摩挲着酒坛坛口,道:“来散散心,没想到碰上你了。”他轻笑了声,“看来,以后我要多出来散心才好。”
他话中深意,穆玄英当时没有细想。

穆玄英记得的,是那个凉爽的夏日夜晚,夜空繁星闪烁,数不清的萤火虫在草丛里发着柔和的光芒,莫雨就坐在他的身边,和他共饮了一坛酒。
他不清楚莫雨是何时来的,应该比他醒来时要早。他只清楚莫雨要走的时候,天还未全亮,湖上起了一层袅袅雾气,将一切勾勒得恍若梦境。
莫雨抱着手臂站立,视线落在湖面,轻轻问了他一句:“毛毛,你可去过洛阳?”
他一手托起侧脸,望着莫雨,道:“去过,只是一路匆忙,没呆多久。”
莫雨默然良久,转眸向他,“要是你有机会再去洛阳,可以去一趟怀仁坊最大的酒楼,楼顶上……有好东西。”
酒楼的楼顶,除了瓦片,还能有好东西?
穆玄英被勾起了好奇心,“什么好东西啊?你跟我说吧,下一次去都不晓得哪天了。”
莫雨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十分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头顶宽大手掌传来的触感,不知怎的,让穆玄英鼻头有点发酸。
莫雨动作温柔,说出的话却相当讨打,“我偏不告诉你,急死你。”
穆玄英打开他的手,“……又在骗我。”
莫雨退后一步,隔着咫尺,道,“楼顶上的东西,你自己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接着,他转身离开,声音飘落在后,“这次把话说尽,下次见面,我要跟你说什么呢?”
这人踏着月色而来,伴着朝露离去,来去肆意。

穆玄英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一眨也不眨,直等到望不见莫雨了,他将脸埋入手臂,忍不住笑了。
莫雨真狡猾,故意与他卖关子,是要留个谜题,勾得他不得不想。
他想,若有机会再去洛阳,就去看一看吧。

***

洛阳城怀仁坊最大的酒楼楼顶,今日多出了个人来。
这人一身靛青衣衫,长长马尾被风吹得错落,眉眼低垂,寂静无声。
他站在这里有一会儿了,亦仔细地将四周景物一一看过,却仍然没有找到能解答他心中疑问的答案。
怎么看……这儿都只是寻常的楼顶而已。
果然,还是被莫雨给耍了啊。
穆玄英苦笑着,在心里又记下一笔账。
他正要以轻功飞身下楼,冷不丁,听见一声沉穆的响。
当——
当——
……
洛阳城东方建有高台,上有两座精舍,悬有巨大铜钟,每当傍晚敲响,钟声可传五十里。钟响连贯不绝,是为一景。
文人有云:历历听钟鸣,当知在帝城。
听此钟鸣,可惊游子意,动故人情。
……
当——
当——

穆玄英听得出神,只觉心中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都被牵引了出来,绕着这偌大的洛阳城飘荡。
他眸光一转,向下望去。
这才恍然发现,他所站位置其实是个看风景的绝佳所在,能将洛阳的主干道悉数收入眼底。条条道路恰如方正棋盘,路上人似潮水。
比肩接踵的人潮里,有什么卒然间吸引了他的目光。
穆玄英定睛一看,呼吸一凝。

就在他面朝方向的一条大道上,还是少年的莫雨站在道路中央四处张望,似是在寻找。
穆玄英暗忖,应该是没等到自己回去,所以出来找他了。
他明明都说了,想要静一静,为何还要来呢……
不管是何时的莫雨,都会来找穆玄英。

莫雨寻不见穆玄英身影,心中起急,倏尔抬头一望,望见远方高楼上一道靛青色的身影。
两两相望,恰在此时,又一道钟声轰然作响。
当——
……
钟声余音在耳,穆玄英心下明澈,已然了悟。
他遥遥望着远处的莫雨,眼眶发热,心脏缩成一团。
——楼顶上的东西,你自己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拳头抵住了胸口,我知道了……
莫雨哥哥……我知道了。

十年前,莫雨就站在他此刻所在的地方,等着有人来告诉他毛毛的下落。

评论(19)
热度(168)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