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穆玄英一语不发地在前头走,莫雨一声不吭地跟在后头。

两人明明都憋了一肚子话,却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

说什么呢……

想说话的对象不在身边,没法开口。

“喂。”

 

再迈步时,穆玄英的衣裳被人用力一扯,脚步一顿。他茫茫然转身,看见莫雨揪住他衣衫的手,视线慢慢往上,是少年有些生气的脸。

他注视着那张面孔,一时忘记自己来自何处,只觉四方种种皆是幻梦。穿梭其间的十年光阴,面前这个十五岁的莫雨,全是不真实的幻觉。

如果这是大梦一场,他要如何才能醒过来啊……

 

莫雨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姓穆的,你中邪了?”

穆玄英猛地眨了几下眼,向四周看了看,“……这是什么地方?”

冷冷清清一条窄巷,再往前走几步,便有一道墙拦住形成死路。若非莫雨喊住他,说不定一头撞上。

莫雨听见他话,嘴角一抽,“这要问你啊?” 

从酒楼楼顶下来后,穆玄英一句话也不说,闷头走得飞快。那时莫雨还以为他有事要办,原来人家根本连路都没看,完全瞎走一气。

穆玄英一咬唇,“刚才想事情,忘了看路。”

他看了莫雨一眼,很快移开目光,“走吧,这次我会注意的。”

 

穆玄英暗思,要找到毛毛,须从带走他的人着手。当年是浩气盟的人从崖下救走毛毛,即使这一回情况超出预计,毛毛落入他人手中,浩气盟对毛毛十分重视,定不会放弃找人。

以浩气盟人脉之广,各地明哨暗哨之多,早晚会查到毛毛身在何方。

问题在于,毛毛归着乃是盟中机密。穆玄英又不能说出身份,于浩气盟而言实是个外人。要想从他们那里探出消息,怕是不易。

可眼下他也想不出第二个办法,只得先接近了再说。

 

穆玄英倒是记得洛阳城中浩气的据点分布在何处,奈何当前还是天宝五年,那些地方是否已有浩气的人驻守还未可知。

左右无法,去碰碰运气吧。

他主意一定,带着莫雨去了记忆中最近的一个据点。

那地方位于怀仁坊中商铺聚集地带,故意选在热热闹闹的商贩铺面中间,大隐隐于市,很适合掩藏内中虚实。

穆玄英自交织繁杂的旗幡中找到了目的地,他眼一亮,朝那家商铺走去。

莫雨见他跨入店门,正要随着进去,抬头一看,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店,人不由怔住。继而眸光一闪,他意味深长地看向穆玄英,嘴巴啧啧有声。

 

店里已有两个女客,正同一脸殷勤的掌柜说话。当掌柜的自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着又有人进来了,一迭声地朝穆玄英招呼:“牡丹口脂玫瑰花露,碧玉搔头玉蝉金梳,小娘子见着笑开花,包管小郎君讨着好欢心。”

穆玄英一愣,没反应过来。

馥郁香气直扑人面,他进店时没多在意,这时仔细一看,店铺里全是女人用的东西。眉黛花钿,簪钗耳环,满目琳琅。

“呵……”耳边传来莫雨颇为玩味的声音,“看不出,原来你是这种人。”

穆玄英面上一红,明知莫雨误会了,怕引起掌柜怀疑,只好硬着头皮道:“阿姐晓得我要来洛阳,让我给她带些脂粉回去,我……我先看看。”

 

他走向墙边,假装挑选,余光直往掌柜那边偷瞥。

莫雨一拍他手臂,低声问道:“你有姐姐?”

穆玄英声音比他更小,“……没有。”

莫雨眼一眯,长长地“哦……”了一声。

穆玄英皱起眉,“不是你想的那样。”

莫雨鼻子一哼,笑道:“不是送给女人,难道你要自己用?”

穆玄英瞪他:“你又不知道。”

莫雨脸色忽地一冷,压低嗓子吼:“我是不知道,那你告诉我啊!”

穆玄英眸光一缩,眼一瞥,见掌柜依然同女客们打趣着,没注意这边,方无声地做了个口型:毛,毛。

莫雨眼神立刻变了,整个人戒备起来,牢牢盯着穆玄英:毛毛在这?

穆玄英摇了摇头。

哪有那么简单,毛毛要是藏在这里,他们运气也太好了。

莫雨锋芒毕露的气势登时一缓,眼中明显的失落,看得穆玄英不禁安慰了句:会找到的。

会找到的。

 

穆玄英来这里,正是为了找到毛毛。

他竖起耳朵偷听那边交谈,没听到任何暗语,全是讨论脂粉新不新鲜之类,看来那些客人与浩气盟无关。

女客们挑拣完,和掌柜打了招呼,心满意足地离店,室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穆玄英心中渐急,他在屋角东挑西拣,拖延时间,是希望能见到浩气盟的人来。

现下店中只有他和莫雨,掌柜的注意力全集中过来,若被看出异样,不能获知毛毛的消息不说,还可能平添麻烦……

 

白色衣角一飘,轻盈盈似蝴蝶坐花,打门外飘扬进来。一缕水蓝色剑穗在身姿挪移间忽现,映入穆玄英眼帘。

穆玄英窥见那剑穗,眸光陡利,浩气盟!

 

来人施施然跨入店门,忽地驻足,侧身朝外望去,伸长了脖子挥动手臂,高喊道:“在这呢!”

没多久,被呼唤的对象出现了。

同样白色衣裳水蓝剑穗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口,弯腰连喘好几口气,“孔、孔真姐姐……你、你走得好快啊!”

孔真嫣然一笑,扶住了那后来的女子,“骑了一整日的马,累不累?”

女子回握住孔真的手,“你不也是……”

她倏然转头,喝道:“看什么!”

女子这一喝,将店中几人视线全转向一个方向。

 

一个蓝衣青年站在墙边,一动也不动,呆呆地望着孔真。

他身旁的少年拽了他一下,青年似无所觉,目光依然呆滞。

女子脚步一动,挡在孔真前面,下巴一扬,杏目圆睁:“说你呢,还看!”

“林瑜!”孔真按住她肩,自她身后绕出来,好言劝解,“别动火气,小心误会了人。”

她目光转向蓝衣青年,却见那青年眼圈一红转过头去。

 

孔真一怔,以为这人是被林瑜吓着了,心下生出几分歉疚,思量着该说点话来打圆场。

她瞧见那青年腰悬长剑,猜测是个游侠剑客,便开口道:“这位少侠……”

她话还没说完,青年已低下头,嗫喏道:“姑娘……和我阿姐长得很像,是我不小心认错了人,得罪二位了。”

他头也不抬,抱拳朝她站的位置深深行了一礼,紧接着一把拉过同伴匆忙跑出店铺。

孔真看着他身影消失,叹了口气,一转头,“我就说嘛,肯定是你误会了。”

林瑜不服气地撅嘴,“这趟出来,好人没见着几个,坏人倒好,遍地都是。我是怕你再碰上像姓董的那样……”

 

“好了,”孔真眉头一皱,“别提那人了,正事要紧。”

她脚踝一转,走近掌柜,轻轻念了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倏然间,掌柜面上已全无与客人调笑时的油滑,神色端整,严肃正经,“秉烛夜游,良有以也。”

孔真眼珠一转,笑道:“兄弟辛苦了。”

她头一低,吐字极轻,近似耳语,“司空坛主那边……可有消息?”

 

***

 

孔真,林瑜……

穆玄英卒然停步,背靠上墙,双目闭得紧紧。

漆黑的视野里冷不丁燃起冲天火光,草叶焦枯,屋舍俱毁,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灰烬,找不到任何活物。

不该是这样的……

莲叶田田,蝴蝶蜻蜓呢?稻香金灿,水牛羊群呢?把他举得高高的手臂,托起他好让他能够到树梢果实的肩膀呢?

……

莫雨带他逃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回头看,怕看见熟悉的风景全融化了,认不出了。

他那时想,以后,还要回来的,等坏人都走了,稻香村就回来了。

 

与莫雨失散后,他记着他们之间的约定,三个月后的初十,在稻香村那棵大榕树下重聚。

他向面前的人恳求:我答应你们,我会去浩气盟……能不能让我先去一趟稻香村。

秀致的白衣女子握住他的手,温柔允诺:毛毛乖,我和林瑜送你去见莫雨,我们一定会保护你。

我们送你去稻香村,我们会保护你。

她们说的话,全都做到了。孔真和林瑜一路护送他到了稻香村,为了护住他,双双死在那里。

 

穆玄英胸口发堵,呼吸不畅,眼睛酸痛。

他忽然想起,孔真林瑜殒命时,也在双十年纪,正和此刻的他同龄。

那么年轻……

“我怕了……”穆玄英嘴唇颤动,他知道莫雨站在他身侧,听得见他说的每一句话。示弱就示弱吧,就算被莫雨看不起,也无所谓。

“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怕找不到回去的路……可我最怕的是,有人……因为我而死。”


评论(1)
热度(119)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