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二十五章

写在前面:

以前都只写中篇,挖坑时真没想到这么长……这么长……能写长篇的人都好厉害啊。老实讲我也没有信心可以写完它,跟CP讨论时她说你要做好XX万字的准备喔(顿时眼前一黑……)

写得很掉头发,不过为了”治疗一直以来缺乏的自信和耐性“和”充满光明和希望的结局“,也只好继续走下去了。



第二十五章

 

 

毛毛坐在裴元那条长几之后,紧张地看着司空仲平。

长几上放了一盘桃子,裴元走前嘱咐过他,要是饿了可以吃。

他确实饿了,捧起只桃子刚要吃,便见一双灰扑扑的靴子朝他移动,手一抖,桃子没拿稳,滑了下去。

司空仲平只好向后退了两步。

毛毛偷偷瞪他一眼,决定在莫雨回来之前,盯住这个人。这人敢做什么的话,他就大叫出声向大哥哥求救……

他张了张口,眼一黯。

不行,还是说不了话。

司空仲平瞅瞅他,盘腿坐下,手中竹杖朝远处一丢,丢出数丈远,讪笑道:“放心了吧?”

毛毛看眼竹杖,撇了撇嘴。

司空仲平摸起下巴,自言自语,“早知这么个情况,该找个会哄小孩儿的人一同来。”

他露出和善笑容,好声好气道:“那个先生可厉害了,没他治不好的病,你别怕啊,他肯定能让你说话。”

希望他的善意,毛毛能感受到。

毛毛歪头瞅着他,忽然爬起身,朝草屋后头跑去,看情形是去找莫雨了。

司空仲平的笑容还没散去,僵在了脸上。

他一拍脸,唉声叹气。

素来眼光敏锐,武功高强的司空坛主,尝到了一筹莫展的失落滋味。

 

毛毛刚绕墙转过弯,差点撞上正往回走的莫雨。

莫雨眼疾手快,一下子按住他肩,止住相撞势头。

毛毛身一晃,抬头见是莫雨,长长吐出一口气,放心地笑了。

莫雨唇角一扬。

他敢留下毛毛和司空呆在一起,是料定一来司空仲平不会对毛毛不利,二来有了先前遭遇,毛毛肯定难以放下对司空的戒心。

甚好,莫雨乐见于此,才不去帮浩气盟的人说好话,让毛毛和司空仲平亲近起来呢。

 

一身墨衣的万花神医靠近他们,不声不响,伸过来一只手。

长年与草药为伍,裴元身上有股挥之不去的淡淡药味,闻着微苦。此刻他的手稳稳摊开,指节修长,掌纹清晰。

莫雨作个眼色,示意毛毛学裴元的样子,伸一条手臂出来。

裴元诊完脉,收回手,闭上眼睛站了会儿,再睁开眼时问莫雨:“最近可有急事要办?”

 

要说急,莫雨自打接到穆玄英失踪的消息,没有一刻不心急。

来到十年前的世界后风波不断,他决心要保护好小毛毛,亦挂心不知人在何方的穆玄英,简直恨不得将自己分作两个。

他反复想过,猜过,假设那疯道人说的都是真的,穆玄英先他一步来了,会遇到什么事呢?会不会有危险?

一想到此,莫雨坐立难安。

与柳公子肖药儿一场交锋,莫雨得知意料之外的信息,王遗风居然不在枫华谷。看来此界与他记忆中已是大为不同,他隐隐有了个大胆的猜想,奈何他分身乏术,没法验证。

疯道人说的那个诡怪故事,莫雨倒还记得清楚。道人最后一句是,若要求得圆满,从来不是一人之事。

莫雨神思一恍,眼下他鞭长莫及,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相信穆玄英了。

他低声回道:“医病为先。”

裴元一指左侧草屋,“先带他去那里休息,我去去就来。”

 

草屋里的陈设像书房也像卧室,靠着墙壁的竹架上堆满了医学典籍,紧里处有张卧具,旁边是一张椅。

莫雨蹲下来,盯着毛毛的眼睛,“帮我个忙好不好?”

毛毛连点了几下头,好。

莫雨眼神一暖,摸摸他的脸,“乖,去床上睡一会,我很快回来。”

毛毛听懂了,嘴角的笑意也消失了。

上一次大哥哥让他等在原地,他碰上了可怕的坏人。现在,又要丢下他一个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吗?

莫雨知他害怕,可要想打探得出,得马上过去,必须狠下心……

他卒然出手,点中毛毛睡穴。

 

***

 

裴元拿起长几上的玉壶,倒了杯碧青茶水,“坛主远道而来,请。”

这时方开始讲待客之道,司空仲平也没在意,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哈,”裴元想起什么似的,一笑,“坛主不怕茶里有毒?”

司空仲平一怔,放下杯子抿了抿嘴笑道:“我想不出裴先生给我下毒的理由。”

裴元静默片刻,道:“方才我对那个人说,他喝的药里被我放了剧毒。你猜,他怎么说?”

 

他话中所指,定是莫雨了。

司空仲平眯起眼,他对那人没什么了解,只记得那人以身为盾,挨了他一道棍气,护住了浩气盟要找的少年。后来听那人提起谢渊云云,明显是晓得少年身世的。

裴元不等他回答,又道:“我一说完,他立刻问了我一句话。”

医者抬起眸,神情淡然,“他问,毛毛喝的那碗药呢,有没有毒?我说无毒。他说,那就好。”

言罢,裴元再次沉默。

司空仲平按捺不住好奇,“然后呢?”

裴元道:“没了。”

司空仲平讶然,“先生不是说……”

裴元点头:“我说他喝了断肠散,随时毙命,自然是唬弄他的。但我看得出,乍一听到这话,他确实是信了,不然也不会问我那句。裴某本意是想警告他,让他晓得厉害,别对万花谷起任何歹心,也算是一次小小试探。”

裴元长叹道,“那个人……心机深沉,坚韧果决,论武功也在一流高手之间,绝对是个麻烦人物。最可怕的是,他竟完全不顾惜自己性命。似乎只要我没害那孩子就行,他中了剧毒小事而已。不过,眼下他肯定已经明白我是骗他的了。”

司空仲平心一沉,不由道:“那人伤还未愈,要动起手……”

“我说的话,坛主没听明白?”裴元冷冷的视线扫过他,“坛主曾说,那孩子重要得很,浩气盟要保他没有闪失。裴某敢断言,那个人舍得豁出命去保护他。多一个人卖力,何乐不为?何况,毛毛会突然失语,正因受了极大惊吓。你再当着他面杀了他所信赖的人,也许,他以后再也不能说话了。”

司空仲平睁大了眼,良久,莞尔而笑,“先生说这么多话,无非就是要我别出手。我不是不通情理,在万花谷内,我不与他为敌就是。”

裴元微微颔首,“多谢坛主,裴某也不过想保护万花这片清静之地罢了。”

他眉心一蹙,话锋一转,“方才,我为毛毛诊过脉。”

司空仲平顿时竖起耳朵,听得仔细,生怕错过一个字。

裴元说得很慢,似是吐字艰难,“说来惭愧,这脉象……竟是我平生罕见。”

 

距离他二人一丈开外,莫雨藏在他们视野死角处,将对话悉数收入耳中。

裴元虽是说了去去就来,可莫雨等不得。他猜测裴元不会对司空仲平说谎,毛毛究竟如何,他非得立即知道。

这脉象……竟是我平生罕见。

当日在午阳岗上,张桂芝也曾说过:这娃娃经脉之古怪,我竟从未见过。

张桂芝还说了什么来着……

经脉主常人血气通行,若是气血不佳,人如何能长寿?

指尖按入掌心,莫雨拳头抵上面前墙壁,只觉心跳都停止了。

 

裴元的声音再次传来,“虽是罕见,我却听师父提起过,说是天生绝症,万人中或有其一。”

司空仲平惊叫道:“先生!”

天生绝症四个字,太不祥了。

裴元安慰道:“坛主莫慌,毕竟我没见过,看错了也有可能。”

他这话宽慰不了多少,若连活人不医都能看错,天底下还有神医能治得好毛毛吗?

“失语之症裴某从前为人医治过,有把握教他重新开口。但经脉一事,我要写信向师父请教之后才可断定,最好能请得他回来亲自问诊。在确定之前,坛主切莫慌张。”

司空仲平连连叹气,话都说不顺了,“唉……这,这,让我怎能不慌。他爹对浩气盟有大恩,三岁时他爹娘就死了,要是连他也……”

裴元声一沉:“坛主这样,教我后悔说了。”

“别,别……”司空仲平猛力甩了甩脑袋,吸进一大口气,“先生还是先告诉我,假如真的是那个……症,他会怎样?”

 

“师父教过我等,骨乃支架,血肉促生,经脉使其活。世间却有这一种人,打从生下来经脉就是阻塞的。若为女子,叫作三阴绝脉,若为男子,则叫三阳绝脉。表面看来与常人无异,那是没到病发时候。若果真是三阳绝脉,恐怕不到三十就会……”

裴元越往后说,声音越是低弱。

司空仲平已说不出话了。

像是下定了决心要说完,裴元再开口时声音已复归平稳,“一旦病发,如受烈火焚烤,寒冰冷冻,日夜不断承受冰火加身的苦痛。随时丧命,无药可救。”

 

无药可救……

莫雨一手紧捂住双眼,牙都快咬碎了。

十年以前,浩气盟的人便已得知毛毛天生绝症,而他却一丁点都不知晓,毛毛将活不过三十岁……

十年过去,毛毛自己知不知道呢,恐怕,也是知道的吧。好个一方名侠,少年英雄,人如端方美玉,剑如映日长虹,策马驰骋何其敏捷。

谁看得出,他生下来便带着绝症啊……

他什么都知道,却从不对莫雨说。

莫雨心揪得拧到一处,痛得没了知觉。

假如没有这一场奇遇,将你我送回十年前的世界。我是不是要等到你身死之后,才晓得三阳绝脉这回事?

“哈,”莫雨喉咙里发出古怪笑声,“哈……穆玄英,你瞒得我好……”



----------------------僧气----------------------

OMG这种事情也要解释一下我真是有病。

雨哥不是说好苦!没有苦字!雨哥怎么会说穆玄英你瞒的我好苦呢!

雨哥是说卧槽这种事都敢瞒着我,你真是欠被XXXXXX……然后抓到大毛打一顿PP再去治病【不

评论(34)
热度(166)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