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12

12.


接下来的几天里,穆玄英都没有再在公寓电梯里碰上莫雨。他只是多了个后遗症,每次等电梯时,都会突然产生一种忐忑的心情。
就算是乘坐FreshAir公司内的电梯,他也会不由得绷紧了神经,如临大敌也似。
唐影站在他身侧,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禁好笑,“电梯里又没鬼,你怕什么。”
穆玄英如何说得出口,电梯里真有可能遇上鬼,还是个影视圈大神级别的鬼。

唐影先他一步走进电梯,故意说:“哟,人好多,你进不来了,等下一趟吧。”
穆玄英斜了唐影一眼,一跨步,走进空荡荡的电梯。
唐影捉弄完他,转头说起了正事,“在剧组呆得怎么样?”
“挺好的,”穆玄英说的是真心话,“月姐很照顾我,还有叶珠儿,我跟她一起拍过当时花开……”
他忽然发觉到了什么,话音一顿,“怪不得,公司要我接这部戏。”

都市爱情喜剧《缘来早有意》女一号向西的饰演者,是穆玄英在FreshAir的前辈月弄痕,女二号陆晓南的饰演者,则是在穆玄英上一部戏里演过他同学的叶珠儿。
至于演男一号陆晓东的沈眠风,虽然穆玄英以前没跟他打过交道,却也是个好说话的爽快人,他和月弄痕亦是十分相熟。

被穆玄英看穿用意,唐影也不掩饰,直截了当道,“不然呢?你要我们把你丢到个全是陌生人的剧组去?前辈照顾后辈是应该的,否则要我们这些哥哥姐姐做什么。”
“当时花开……也是有小月在。”穆玄英垂下眼,嘟囔出了这么一句。
唐影拍了下他,“哎,你少自作多情了,就算你是公司重点培养对象,也没重要到要让所有人力都去支援你的地步。陈月当初看完剧本就决定要接,你会加入,她还是后来才知道的。”
“这个我知道,”穆玄英动了下唇,“我就是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
他抬起眼,直视唐影,“我更希望能帮你们做点什么。”
唐影愣了片刻,忍不住笑了,伸手揉了揉穆玄英的脑袋,“以后有的是机会,你等着吧。”
等你也成为前辈了,照顾后辈的责任,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两人刚出电梯,唐影的秘书便急匆匆跑来,附耳跟他说了几句话。
唐影点了下头,沉吟片刻,一扭头对穆玄英道:“你想不想跟我去看看?”
“看什么?”
唐影神秘地说了三个字,“活化石。”

穆玄英一怔,还没说什么,唐影已迈开步子,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他连忙跟上,边走边想,唐影说的活化石,到底是指什么,难道唐影买了个珍禽异兽当宠物?可买卖国家级保护动物不是非法的吗?

就在他已经联想到唐影是不是抓了只恐龙回来时,走在前头的唐影一把推开了门。
穆玄英提起一口气,睁大了眼睛……
唉?
说好的恐龙呢?
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养了珍禽异兽的迹象,只有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在津津有味地喝茶。

唐影上前一步,笑道:“乌老,好久不见了。”
老头咂了口紫砂壶的壶嘴,“啧,这好茶叶就是不一样,回头给我装一包。”
唐影道:“您要是喜欢,全拿走也行。”
老头砰地放下茶壶,生气道,“你当我是要饭的,让我拿了茶叶赶紧滚是不是……咦?”
白胡子老头目光一转,盯上了穆玄英,“小孩,你哪来的?”
小孩……
已经23岁的穆玄英不知怎么回答这种称呼。

唐影给他介绍:“这位就是电影界的传奇导演,乌有,乌老先生。”
“什么狗屁传奇导演,”老头甩甩手,“八百年没拍过戏了。”
唐影继续介绍,“乌老,这是我们公司的新人,刚开始演戏没多久,他叫穆玄英。”
“穆玄英……”乌有的神情倏尔迷茫起来,皱起一对雪眉,挠了挠耳朵,“嘶……我怎么好像在哪听过……算了,人老忘性大,我想不起来,回去问问老凌。”
唐影顺着他话问:“凌老身体可好?”
乌有没好气地说,“凌子虚好着呢,没咽气,画眉八哥养了一院子的,我都快被他吵聋了!”
唐影客气道:“您看哪一天方便,我去拜访二位。”
“免了,没空招待你,走了啊。”
乌有站起身,捧着茶壶走过来,从他们身边擦过,脚步稳健地走出去了。

穆玄英望着他的背影,“这就是……活化石?”
唐影抱起手臂,“是啊,他和凌子虚两个人年轻时就怪得很,拍出来的片子也怪。一开始拍的电影都能赚到钱,电影厂还由着他们折腾。后来有一天栽了大跟头,赔得血本无归,再也没人找他们当导演了。当时他们两位已经七十岁了,都想得开,只当退休了。你看,乌老今年八十五了,精神还好得很呢,听说前阵子,他老人家还在公交上抓过小偷。”
穆玄英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厉害!”
不管是当导演一直当到七十岁,还是八十五岁在公交车上徒手抓小偷,都很厉害。

“等我到了七十,还不知道在干嘛……”穆玄英喃喃自语道。
唐影胳膊拐了拐他,“与其想那么长远,不如先去把你的《缘来早有意》拍好,小北,你说呢?”
穆玄英一下子站直,吐了下舌头,“再见!我要去找我‘姐姐’了!”

在《缘来早有意》中,穆玄英饰演的是女一号向西的弟弟向北,留学美国的他在知道姐姐和相恋多年的恋人分手后,担心姐姐的向北决定飞回国,怎料他刚下飞机,就和一个叫陆晓南的女孩不打不相识,结下一段啼笑因缘。
剧中的向西和向北是一对感情很好、无话不谈的姐弟,剧外的月弄痕和穆玄英为了尽快进入角色,也开始以姐弟相称。


下午,穆玄英按时赶到片场,看到月弄痕和沈眠风的对手戏还没结束,便自觉地走到一边找了个地方坐,耐心等着导演来叫他。
与他搭戏的叶珠儿看见了他,搬了个小板凳过来,在他身边坐下,“嗨。”
“嗨,”穆玄英点了下头,小声道,“你课上得怎么样了?”
叶珠儿与他在演戏方面都是新人,两个人虽不在同一公司,却都在接受表演课训练。
“别提……快被老师虐出一口丹田血了,”叶珠儿脸一垮,“当演员好难哦。”

穆玄英先前忙着出单曲,声乐课上得比较多,表演课只去了两次,还不太能理解叶珠儿的痛苦。
“你上次演得很好啊,”穆玄英安慰她,“卢导不还夸过你么。”
“不不不,”叶珠儿摇起头,“我上了课以后才知道,演戏的学问可深可深了。要不是老师说,好多问题我都没想过……”

她停住话头,伸长脖子朝拍摄现场那边看去,随即眼睛一亮,猛地站起来,一拍裤子,“唉,你看!”
穆玄英随着站起身,“看什么?”
叶珠儿食指抵住自己嘴唇,“小点声,你注意看……沈哥的动作。”

听见她话,穆玄英仔细地往拍摄场地内看。
场地布景是在室内,月弄痕和沈眠风正面对面坐在桌子两边,桌子中间摆了一盘橙子。
穆玄英回忆了下剧本上的内容,哦,这个场景……是陆晓东和向西的分手戏。

这是一场无声戏。
剧本上没有一句台词,只写了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坐着,各自吃了个橙子,然后平静地离开。
为了表现两人性格差异,暗示他们分手的原因,剧本还特别注明了他们吃橙子的方式完全不同。

向西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月弄痕直接拿起个橙子,用手干脆利落地剥掉皮,当橘子一样吃。
而陆晓东素来沉稳细心,他是用一把水果刀,细致地,缓慢地将橙子切成八瓣,排成整齐一排。

这些穆玄英都知道,叶珠儿却让他注意沈眠风的动作,是哪里不对吗?
他的目光落到了沈眠风的手上。
冷不丁地,穆玄英眼睫一动,这……
沈眠风手里的水果刀,刀柄斜向外,刀尖斜向里,正费力又别扭地去切开橙子。
那是一种不称手,很难使出力气的姿势。

“你发现了吧,”叶珠儿低声说,“他拿刀的手势……”
“我老师说,台词不能表达的一些情感,需要靠动作和表情来传达,除此之外,还可以利用手边的小道具。你看他这样切水果,是因为啊,就算他们两个人决定分手了,陆晓东的心里还爱着向西,所以他故意这样切,就能切得很慢很慢,好拖延时间……”
穆玄英突然开口,“不对。”

叶珠儿正要滔滔不绝地卖弄一番,却被他打断,有点不高兴,“什么不对?”
“我想,应该不是为了拖延时间……”穆玄英说。
叶珠儿被他否定,更不高兴了,“那是为什么啊?”
穆玄英转过身,面向她,“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破浪》?”

闻言,叶珠儿一抿嘴,笑了起来,“当然了,我可是莫大神的铁杆粉丝!”
她对穆玄英的不快立刻一扫而空,开心道:“我有看过你和陈月去的那期影视对对碰,你也是小鱼干,对吧?”
穆玄英没回答她,眉心一蹙,道:“在《破浪》里头,莫雨每次去见小红时……他握刀的姿势,就是这样的。”

……
在电影《破浪》里,孑然一身流浪漂泊的无名刀客,用一把残缺不全的刀,战胜了江湖上无数有名望的高手。
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不可战胜的,只有刀客自己知道,他敢面对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却永远无法带走自己的爱人。
刀客心爱的小红住在一座竹楼里,每月初三,刀客都会在竹楼下站着守护一整晚,月升时来,日出时走。
当刀客站在楼下,守护小红的时候,他的破浪刀,会以一种不称手的别扭姿势拿在手里,刀柄斜向外,刀身斜向里。
……

“啊!”叶珠儿叫道,“我想起来了,《破浪》上映后,莫大神在访谈里说过的!”
她顿了顿,“当时,我听到莫雨说那句话,觉得小红好幸福啊,有人这么爱她……”
叶珠儿的声音忽地变得很轻,轻得几乎听不见。
但穆玄英听清楚了她说的每一个字。

“莫雨说,不以刀尖对爱人。”

评论(18)
热度(242)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