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在洛阳城投宿的第一天晚上,头半夜莫雨一直辗转反侧。身体明明已经疲惫了要休息,脑子却不停地想事。想到最后,头都要痛起来。等到了后半夜,终于开始有了困意。若能睡着也是好事,没成想竟不停做梦,比醒着更累。
这夜他睡得晚,醒得却早。从床上坐起来时,窗外的天尚是浅灰色,半弯的月淡淡地悬在云上。
莫雨按按眉骨,抬眼看向另一张床,空的。
床褥整理得平整,没一丝褶皱,就像没人在上面睡过一样。
莫雨翻身下床,还没走几步,忽听见屋外异响,似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擦过地面,听得他眉头一皱。
他侧身闪到窗边,小心窥视发出声音的是何物。
穆玄英独自一人在庭院里,手中长剑招式纷沓,运出道道流光,带得院中的乌桕青竹俱是枝叶哗然。

先前在枫叶泽时,莫雨曾见过穆玄英用剑,那时尸人蜂聚生死一线,哪有心思去看他使的什么剑法。只知凡是剑光过处,没有一招落空。
眼下在洛阳城这间客栈的后院里,没有性命之虞,长剑依然行得迅疾流畅。一道白光扫过,乌桕树突地落下几片叶子,穆玄英回身展臂,手腕翻动,几招过后,剑身上稳稳停着一排乌桕叶,青绿青绿的。
青年似是怔了会儿,脸凑近剑柄,冲剑身吹了口气,呼——
乌桕叶被吹开,离了长剑,慢悠悠地落在地上。
他目光追着叶子,直到所有叶片落了地,才抬起头来,扫了眼院落,“糟糕!”
练剑的时候,心里只想着剑招,完全没注意一套剑法使下来,院中的草木被祸害了不少,原本干净的地面多了层断枝碎叶。这要让掌柜的看见了,不找他麻烦才怪。
穆玄英脖子一缩,挠了挠头,小心地收剑回鞘,轻手轻脚地溜到院后放柴火杂物的小屋,拿出一根笤帚,开始打扫。

笤帚尾划拉过地面,四散的碎枝叶渐渐聚拢成堆,莫雨见他快扫完了,转身回到床边,脚踢开软靴,爬上床平躺下,闭眼装睡。
没多久,有人开门进来,门开得慢,脚步也放得轻。莫雨竖耳细听,脚步声从门外走到房内,走没几步,忽地停下,再走时,便往他这边来了。
来人弯下腰,先将他踢乱的软靴放好,再拿起蜷在床尾的被子,轻轻地盖在他身上。
莫雨忽地动了下胳膊,那人动作一停,等莫雨不动了,他才继续。
他头低下来时,长长的马尾晃过肩膀溜到身前,险些垂到莫雨身上。
眼缝余光瞥见人越靠越近,莫雨差点要停止装睡跳将起来,然而他忍住了。
被子盖好了,被角也仔细地往里掖了掖,接着,那人直起身,转头出去了。
莫雨猛然睁眼,恰好看见穆玄英的背影。蓝衫衣角一晃,走出了他的视线。

穆玄英坐在客栈门前的石阶上,心想莫雨定是累了,不急着叫他起床,让他多睡会儿。
时候尚早,巷子里安安静静。他想起白日里冷不丁撞见孔林二人,大大出乎意料,教他一时失控。思及此,他难免懊悔,难得碰上能找到毛毛的关键人物,他却没能把握住这条线索。
穆玄英心忽地咯噔一下,若是他记忆不差,从毛毛落崖的时间算起,孔真林瑜此刻合该陪在毛毛身边照顾,怎会现身浩气盟在洛阳的据点。
她们人在此处,现下陪伴着毛毛的人,又是谁?

莫雨一觉睡到晌午才醒。
说来也奇,穆玄英帮他盖好被之后,他躺了没一会儿,困意倏忽上涌。这一回没再想事情,睡得很熟。
等他睁开眼,头一偏,见穆玄英在对面床上盘腿打坐,正闭眼养神。
莫雨掀开被子坐起,穆玄英听见他动静,眼立刻睁开,冲他笑笑,“醒了,饿了吧?”
莫雨还没答话,对面便传来肚子咕噜声。他穿靴的动作一顿,抬起头看向穆玄英,眉毛挑了挑。
穆玄英揉揉鼻子,别开眼。刚问完别人饿不饿,自己肚子先叫了,丢脸得很。
“我饿了。”莫雨道。
穆玄英眼转回来,看见莫雨已站得笔直,脸上全无帮他解围的自觉。四目一接,少年又说了句,“想吃油饼。”
“好,去吃油饼!”穆玄英跳下床,走到莫雨头里,正要推门,手忽然停下,“……多谢你。”
三个字说得虽轻,却一字一顿,有种沉落在地的分量。
莫雨道:“谢什么。”
穆玄英手推开门,先一步走了出去,“多谢你不问。”
莫雨脚步一滞,看向地面的眼眸里多了分暗沉。

穆玄英指的,应是昨日的事。在那间店铺里,碰见那两个年轻女子后,穆玄英仓皇地拉着他离开铺子,又说了些怪异的话。
话说得语焉不详,莫雨自是云里雾里。然则他话中有几个字眼,教莫雨听得悚然心惊。
见不到,回不去,死。
将这些字放在一起,竟像稻香村里那个神神叨叨的老头余半仙常念的卦辞,是代表不吉的征兆。
卜卦者,预示命运,指向未来。
那么……是谁的命运,谁的未来?

打从第一天见面起,莫雨就知道眼前的青年身上有许多秘密,还是不能同他莫雨说的秘密。认识越长,越觉得围绕着这人的迷雾越厚。
起初,他对穆玄英这个人,唯有利用二字而已,除此之外并不打算多加关心。
莫雨不蠢,单凭一人之力,要从人海茫茫中找到毛毛何其困难。既然有人主动接近要提供助力,他不彻底利用一番岂不浪费?
至于这人有何隐情,只要不影响到他和毛毛团聚,他根本不会在意。
原先,莫雨确实是这么想的。

很快他就感觉哪里出了问题,十二分的不对劲。
不管他态度如何恶劣,姓穆的竟然都忍了下来,还百般讨好,搞得跟他是什么重要人物似的。莫雨长到十五岁,所见识领略过的,比许多年长于他的大人还要多得多,才不信会有人无缘无故对另一个人好而不求回报。
穆玄英说谢他不问,听在莫雨耳里只觉好笑。
他想问的可多了去了,你是谁,为什么接近我,你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你到底在怕什么!
昨日在巷尾,穆玄英背靠着墙,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看得莫雨心下一恸,纵有满腹疑窦,也不忍逼问。
之后莫雨回想当时情境,对自己有些生气,穆玄英明显状态不佳正在迷糊,要是抓住机会逼上一把,想问什么问不出?
何至于为了一点不该有的恻隐之心,就这样放过他。

“莫雨?”有人在叫他。
莫雨闻声抬头,穆玄英正站在前方,侧身回首看着他。
他方才想得入神,站着不动弹,穆玄英走了几步没见他跟上,自然回头询问。
青年的侧脸弧线柔和,眉头向上耸,眼中关切分明,鼻子微微皱起,嘴唇先是嘟了下,继而,唇角翘起温和的弯度,“你怎么了?”
莫雨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乍见他面上笑容,眼瞳一缩,心头大震。
原来如此。
这就是他对他狠不下心的原因。
每一次见到这人笑起来的样子,眼角发红的样子,偶尔挠脑袋皱鼻子撅嘴的孩子气……都会让莫雨想起另一个人来。

评论(22)
热度(160)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