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29

29



第二天傍晚,莫雨按照约定的时间下楼去敲穆玄英房门。
穆玄英打开门,看了一眼莫雨就要把门关上。
莫雨胳膊抵住门,“唉唉唉别关别关。”
穆玄英松开手,又看了眼莫雨,有些沮丧,“不好意思……给我五分钟,我换下衣服。”
莫雨挤进门,上下打量起人来,“挺好的,干嘛要换。”
看样子昨天休息得不错,穆玄英整个人元气十足,面颊水灵饱满,眼睛乌溜黑亮。他身上穿着白色短袖连帽衫和深色牛仔裤,像是刚刚走进大学校门的新生,朝气蓬勃青涩犹存。

莫雨观察穆玄英的时候,穆玄英也在看他。
有人天生就是衣服架子,肩宽腰细腿长,什么衣服穿在身上,都有种时尚场上走秀的观感。即使穆玄英对男装流行没太多概念,也看得出莫雨这一身衬衫长裤皆是质地精良,去参加个典礼晚宴之类也毫不突兀。
反观自己……穆玄英低头瞅瞅连帽衫胸口上正在运球的篮球运动员印花,相比之下,他实在休闲随意得过了头。
自打他当艺人以来,也出席过一些需要穿正装的场合。可一旦离开聚光灯,还是穿自己的日常衣服最自在。大概就像陈月说的,他仍然缺乏作为艺人的自觉。
而眼前这位……穆玄英偷瞄了眼莫雨挺括的裤腿,是相当有身为明星的自觉啊。

他的神情莫雨看得一清二楚,猜出他为何纠结,心下直好笑:穆玄英这个人,实在是很有意思,看他一派天真,有时又会在意一些成熟的东西。犹如成长期的小动物稚气未脱,也像进入秋实期的水果青皮泛红,看着就令人满心期待,想知道他将来会长成什么样子。
“换什么,换套跟我一样的?”莫雨头挨近他,开起玩笑,“原来,你想跟我穿情侣装啊?”
穆玄英向后一退,瞠目结舌,老天作证,他一点想和莫雨穿情侣装的意思都没有!
莫雨站在原处,眉一展,“不用换了,吃个饭而已,又不是约会,没必要那么正式。”
人都这么说了,他再磨蹭就过意不去了。穆玄英抿了下唇,下定决心,“嗯,那我们走吧。”

电梯来得很快,“叮——”
莫雨侧过身,让穆玄英先进去。对方手臂擦过他胳膊的那一刻,莫雨忽地想起方才那句,又不是约会。
对,他认为算不上约会。
可不是约会……又是什么呢?

穆玄英坐进莫雨车子副驾,仔细扣好安全带,坐得身子绷直。或许是身处封闭空间的缘故,总觉得有些气闷。
“放轻松,”莫雨看着后视镜,朝外倒车,“你这样好像我要把你给卖了。”
“噗,哪有人买。”穆玄英透过茶色车窗朝外看。
“唉……那可不一定哦~大众情人卫轩学长,想买回家的可多了去了。”莫雨转了下方向盘,往车库出口开。
穆玄英转头看他,嘴巴张大,“你……”
“看过几集,”莫雨不用问都知道他想说什么,“没看全。”
他觑了眼身侧,眼角流露笑意,“你歌唱得不错。”
莫蓉蓉到现在都没舍得换手机铃,未花时采和单相思都快在莫雨耳边播烂了。

“那我演得怎么样?”没想到莫雨看过他演的戏,穆玄英脱口而出。
话一说出口他顿时忐忑,跟眼前这位探讨演技,和自取其辱有什么区别。
“这个嘛……”莫雨拖起长音,像是有意吊他胃口。
穆玄英被他引得七上八下,差点说一句好了不用告诉我了。
熟料就在他心开始往下沉的当口,耳边传来莫雨冷静的声音,“我说过你很有潜力,你当我是随口乱说的吗?”
“如果我说你演得很完美,那是骗你的,不足的地方当然有,不过,”莫雨脸一偏,对着他眨了下眼,很快脸转回去,目视前方,“我很喜欢卫轩。”

莫雨声音低沉,语速放慢,仿佛在说非常重要的话似的,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清晰,穆玄英自然也都听得很清楚。
他心一下子飞扬起来,嘴角不自禁上扬,心里有个小人握住了拳头,悄悄地叫了声:耶!
莫雨说的那些话,特别最后那句喜欢卫轩,极大地鼓舞到了他。诚然有许多观众表达过对卫轩的喜爱,但都比不上来自他最喜欢的演员的一句鼓励,更让他心花怒放。

穆玄英深呼吸了数下,努力平缓加速的心跳,等发热的大脑终于冷静些了,他偏头看向驾驶座上的莫雨。
对方正专心开车,侧脸线条十分完美,下颔微扬,嘴唇轻抿,鼻梁高挺,眉飞入鬓。
车窗外的风景飞速向后退去,高楼广厦树木行人全被牵引成流线,只有莫雨,像是在无数移动的背景中唯一定格的影像,深深地映在了穆玄英的眼眸中。



在开到不灭烟推荐的餐厅之前,两人一路上有问有答和乐融融,气氛融洽得像是认识多年,完全不似三个多月前才有交集。
莫雨开到地方,按着侍应的指引停好车,和穆玄英一起进了餐厅——
他几乎是刚一进去,就感到了不对劲。
长着翅膀手拿弓箭的光屁股小天使石膏像是不是太多了一点?茂盛得快要溢出来的玫瑰花走廊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手拿小提琴的演奏者拉出的曲调是不是太耳熟了一点?
这种不对劲感在他们坐进贵宾包厢里后达到了顶峰。

水晶珠帘绕着包厢围成了一圈,白色桌布中央摆着硕大的玫瑰花装饰,好死不死还摆成个爱心形。
穆玄英坐在莫雨对面的高背椅上,似乎也察觉到哪里出了问题,眉头一蹙,向四周看了看,最后看了眼头顶。
下一秒,他默默地从粉红色的心形吊灯上收回目光,低下头打开了菜单。
没翻几页,穆玄英皱了皱鼻子,面露困惑。
他实在是搞不懂,菜单上写的这些,什么怦然心动、心心相印、水晶之恋、比翼双飞、鸳鸯交颈……
……都是个啥?
他抬起头,正想向莫雨求助,却被对方低气压的脸唬得吓一跳。

莫雨脸黑得赛过锅底,浑身散发出一股冰冷肃杀的气息,把一屋的新鲜玫瑰花全给冻上了。
他早在注意到外头全是双人雅座时便醒悟出了:不灭烟这个皮痒的……居然给他找了一家情侣餐厅!
菜单封皮上明晃晃的店名似乎在嘲笑他的轻信:Sweet Home,甜蜜之家。
呵呵,还Sweet Home……
要是他在进门前留意过店名,一定不会带穆玄英进来。
这下好了,一个大男人请另一个男人吃饭,来了个情侣餐厅。
闹了这么大的笑话,穆玄英肯定以为被他耍了,要跟他生气了!

“您好,我问一下啊……这个,‘月亮代表我的心’,是不是芒果慕斯啊?”
莫雨回过神,看见穆玄英正在和侍应比划,在得到对方肯定答复后眼一弯。
“那哪个是草莓蛋糕?我想要草莓的。”
侍应弯下腰,将菜单往后翻了一页,指了一行字。
穆玄英肩膀一颤,忍俊不禁,“哇,居然叫‘第一次接吻’,你们真有创意。”
莫雨见他笑得开心,全无要生气的样子,心下松了口气,朝侍应招了下手,“换个图片版的菜单过来,这要猜到什么时候。”

等点完了菜,侍应出了包厢,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穆玄英专注地看着桌布上的花纹,像是在数藤蔓上的刺有多少。
莫雨一边在心里把不灭烟骂到臭头,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对面人的表情。
没多久,侍应又进来了,却不是上菜,而是端了个点燃蜡烛的烛台,放到桌子中央,紧挨着玫瑰花摆饰,估计是为了烘托浪漫氛围。
莫雨瞪着燃烧的烛火,不出所料,连蜡烛都摆成了一颗饱满的爱心。
他想杀人了,像不灭烟这种人,做掉他绝对等于为民除害。
……

穆玄英目光越过烛光,和莫雨的视线恰好对上。
四目相对,二人皆是一怔。
也不知哪根神经搭错桥,莫雨艰难地冒出了一句:“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
多么完美地解释了桌上出现的这些破蜡烛,他想。
闻言,穆玄英眼睛眨巴了下,伸出两根食指,将烛台往莫雨那边推推推,小声道:“那……你要吹蜡烛许个愿吗?”
砰!
莫雨砸了下桌,放弃了挣扎,“……你想笑就笑吧。”
穆玄英别过脸,扑哧笑出了声。

“好吧,今天不是我生日,”莫雨懊丧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选了这么个鬼地方。”
穆玄英脸转回来,看到莫雨正对着他双手合掌,一脸歉意,“对不起,你别生气。”
眉心一耸,穆玄英诧异道:“生气?”
他生气了么,他怎么不知道。
莫雨望着他,“因为我让你感觉尴尬了。”
听见这句话,甫一进入餐厅便多出的别扭感忽然消散,穆玄英眉眼一弯,笑了,“刚才是有一点,现在好多了。”
目光在他的笑颜上流连了番,莫雨放下心来,“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穆玄英摇摇头,“都点过了,别换了,说不定很好吃呢。”

评论(27)
热度(280)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