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记:连长雨X新人毛

之前一直在出差,跑了几个省,终于回来啦好开心。

跟 @白熊 哒哒聊了下连长雨X新人毛的梗,谢谢她愿意听我聊一些乱七八糟的脑洞,超感动QVQ。

反正也不可能开坑就丢上来混更新好了【喂

------------------------------------------------------------

哈哈哈想起了教官雨和新兵毛
一开始根本看不上新兵蛋子,各种施压虐
没想到新兵如此韧性,没被他虐跑,反而让他刮目相看
但是表面还要端着
冷嘲热讽
因为要在毛毛面前保持逼格
所有战友都同情地看着毛毛:你被莫连长盯上了,一个大写的惨。
就算毛生病了,雨拎着水果去慰问,那一脸冷淡装逼,毛也觉得雨哥是在嘲讽他:身体这么弱还当什么兵!趁早回家玩蛋切!
其实雨哥很心疼,然而要装逼,要熊他,吼他
这就导致新兵毛弟弟有一天发现雨连长哥哥对他有那种想法,觉得世界观崩塌了
毛说谢谢连长来看我送我水果。雨哥满意的给毛削了个苹果,毛一脸天塌啦地裂啦连长给我削苹果啦的表情。
肯定又要想点子虐我!by毛的心声
说吧障碍跑十公里还是背包跑三十公里!我认了!
“你脑子烧傻了吗,我为什么要让你现在障碍跑!”
雨哥回了一个你有病吧的眼神。

雨哥还会在训练中给毛挖坑2333
故意设计毛
在演习中让毛以为必须出卖战友才能活下去
毛宁死不出卖
最后雨哥一摘面罩,很欣慰地看着他:以后,我就能把后背交给你了。
然而毛毛依然被雨哥特殊方式关爱着
战友们依然同情脸对着毛
为什么连长老是针对你啊你是不是抢了他女喷油 
毛无比诧异地说我没有女喷油
然而他记住了这句话,某天在被雨哥虐的间隙就问连长你有没有女喷油 
连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你要给我介绍吗!
毛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莫名有点窃喜:嘿嘿,原来连长没有女朋友吗?
连长意味深长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毛的心有点沉:哦……你有啊
连长说,去去去,少八卦。(踢了下毛的屁股)

………………突然意识到当兵不能留长头发……雨哥……
平头雨哥也是帅的!
虽然“连长帅得跟犯罪分子一样”
会不会夸人?
战友们都这样认为!
哦,都谁,说
就是土匪见到我们连长也要吓得跪!(骄傲脸)

后来有个危险的任务,连长已经有点私心了,他同时也认为毛经验不足,不想让毛去,但是毛自己通过了选拔,不去不行了
他离开部队前,雨哥送别,毛说连长有什么话要嘱咐我吗?
雨哥说,你上次不是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吗,等你回来我就告诉你。
毛默了一下说:连长,你这是在给我插flag啊
雨哥笑了:不对,“你快点完成任务,回来和我结婚。”这才是flag。

结果这句话搞得毛一路上都有点发呆。
然后暗骂自己难道是个抖M吗!谁要跟连长结婚啊!性格那么差!成天折腾我!操练得我腰酸背痛!还设计我玩我!不约!
但是脸帅。
……但是脸很帅
“帅得像犯罪分子”

毛回来的那天傍晚,连长在楼上办公室里看作战资料。听见卡车鸣笛,他走到窗边,看见年轻人跳下车,一身风尘仆仆,俊秀的脸上却神采飞扬。
年轻人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一下子笑开来,用力招了招手,一脸的“我完成任务啦我是不是很厉害快表扬我”
连长素来冷漠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笑容,然而他很快绷紧了脸,“乱蹦乱跳,什么鬼样子,上来报道!”

哈哈哈哈哈哈我突然想起
因为新兵连要求是变态的严格
所以新兵出来之后,能坐着在床上吃碗泡面都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想到了被允许在床上吸溜泡面而超感动的毛233333333333333
上面那个事是我集训期间的小教官说的 
他到新单位,因为习惯了天天睡先100个仰卧起坐俯卧撑什么的,不运动简直浑身痒。得到了班长“你有病吧”的眼神
吃泡面也是。他问班长,我能坐床上吃吗?班长(你有病吧的眼神):吃吃吃
被虐惨的后遗症
想想毛2333
毛必然也是,雨哥一看就是鬼畜长官 
雨哥,一看就是会半夜鸡叫把人弄起来跑步的。

新兵背后都喊他疯子
小疯子!
新兵连的教官领导,背地里有十恶的外号
华北军区十大恶人
莫雨排老二

他一开始把毛他们虐成渣,还特别欠揍地说,你们瞪着我,是不是不服我啊
毛年轻气盛,还说不服!连长说不服是吧,去,背着枪再跑五公里
后来毛毛就说服!连长说这样就服啦,你骨头怎么这么软呢,去,背着包再跑五公里
于是新兵们都知道了
连长是个神经病

后来他们去练靶,毛是表现最好的。
雨哥站到他面前说:我听说你是这一届最出色的,敢不敢跟我比一比?
毛说:部队里允许打赌吗?
雨哥嘴角一勾,脸贴过来:在这里,我说了算。
毛毛稳当当地组装好枪,十发子弹打了九十八环。
该雨哥上场了,雨哥回头冲他笑了一下,手指动作一开组装起枪,装上,架枪上肩,瞄准靶子,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开枪,动作流畅帅得不能直视。
特别完美,机械化一样,一眨眼的功夫。
九发打完都是十环,差最后一发时,他忽然一停:哎,穆玄英,我差点忘了,还没说你要是输了,我该怎么罚你呢
毛毛看他开枪的动作,已经认识到雨哥的水平远远超出自己,输了是意料之中,便凛然道:要是我输了,但凭连长发落。
雨哥眼里光芒一闪,好!啪地射出最后一枪,正中靶心
他把枪放好,一扭头勾上毛毛脖子,冲毛毛的班长说:这小子我先带走调教了,你们继续。

毛毛那天回到宿舍,晚饭没吃,两条腿抖得合不拢,一躺床就起不来了。
室友同情地看着他:据说莫连长以前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你是不是被他当麻袋玩了?
毛毛脸埋在枕头里:……没有。
唉,他到底把你怎么了? 
毛毛一把掀开被子露出脸,“简直十大酷刑!”
……其实就是雨哥带他去单练给他加餐了。
他全程在太阳下挥汗如雨
雨哥站在树荫下,戴着墨镜吃棒棒冰 
还一直冷嘲热讽:穆玄英你不行,你差的远着呢。长得白里透红眉清目秀的,你怎么不去唱唱歌跳跳舞当明星啊,我莫雨练兵,从来不要像你这种家里娇惯出来的小皇帝!(掰棒棒冰)

自从雨连长看上了毛毛,毛毛就每天被他操到死
每天睡觉前都想着明天我就不干了,我要离开这里,临走前要把脸盆摔在连长脸上!
结果第二天依然咬着牙被雨连长操

——告诉我什么时候开始污
——……我发现我又想了个十万字都没肉的梗,我怎么这么……ED,算啦反正也不会写,我们接着聊。

我就想到了一个事例
感觉雨哥会比较没办法的
或者说让雨哥头疼的
雨哥被分配了一个任务
给5-10岁的小朋友们训练……
哎呀训得那个温柔。毛下巴掉下来
现在的小朋友只会说:教官,你裤子为什么是这种颜色
雨哥明显带不好小孩。
雨哥:不许笑
小朋友:为什么不许我们笑,教官你都笑了
雨哥:呵呵,我笑了吗?
小朋友:齐声)笑——啦!
又不能揍小孩! 
雨哥:向左转!
小朋友:左左左左右右右左
我觉得真得毛来帮忙2333
雨哥如果露出在新兵面前的脸,吼小朋友,小朋友肯定会吓哭
训练结束后小朋友们:莫雨哥哥再见~(甜)
雨哥:……

毛毛过来带小朋友,奇迹般得顺利很多,雨哥一直坐在场边看,休息间隙里他冲毛毛一招手,毛毛跑过去。
雨哥说,有一手啊,你。
毛毛敬了个礼,谢谢连长夸奖。
雨哥说,我有夸你吗,什么时候。
毛毛眨巴下眼,连长,你对小朋友,可比对我们好多了。
雨哥冷笑一下,你今年五岁吗?你要是五岁,我也那样对你。
毛毛说,报告连长,我今年不是五岁,是五岁乘以四。
雨哥抬脚踢他,毛毛朝后一躲,雨哥没踢到。
雨哥下巴一抬,穆玄英!
到!
我让你躲了吗!
没有!
给我站好!
是!
于是毛毛站好,雨哥抬脚,假装做了个要踢的动作,却没踢。
雨哥朝小朋友们那边递了下眼神:你听见他们怎么喊我的了吗,你也那样喊我一声,我今天就对你好一点,训练减半。
毛毛愣了愣,眼神一飘忽:啊……他们怎么喊你……我不知道。
恰在这时,一个羊角辫小丫头朝这边喊,莫雨哥哥,帮我够下球!
毛毛:……
莫雨似笑非笑道:你听见了?
毛毛内心real羞耻
喊不出口
莫雨慢条斯理道:你不喊,等于违抗军令,训练加倍!
毛毛瞪他:你这是滥用权力!
莫雨嗤笑,脸又贴过去:在这里,我说了算。
于是毛毛最终屈服在小疯子连长的淫威下,喊了。
……莫雨哥哥。
艾玛,真是无论任何背景下,都能让我毛喊出莫雨哥哥啊!
是哒!毛毛别想逃过!

其实还有这么一件事
现在的小朋友,一个个都鬼机灵得很
毛毛当教官之后,雨哥在一边抱臂旁观
雨哥凑近毛训话之后,有个5岁的小姑娘过来:教官,你们在谈恋爱吗?
毛肯定要否认,不能教坏小孩。雨哥则顺势一胳膊把毛搂紧,坏笑道:是哦。
毛毛惊恐地望着连长!WTF!
小姑娘星星眼地看着他们,我就知道!麻麻说两个人天天头凑很近就是在谈恋爱!
雨哥食指抵上嘴唇,低音炮一开,你要帮我们保密哦
小姑娘激动地连忙点头。
毛惊恐了2333

……这时候雨哥应该有点意思,毛还毫无察觉。
而且也没有对雨哥有那种想法,虽然他开始觉得雨哥天天操他是在磨练他看重他了
要不然也不敢跟雨哥扯皮233
雨哥出任务之后,他一礼拜没被雨哥操,感觉少了点什么,就问班长雨哥去哪了。班长说,这些事情属于机密,不能告诉你。毛毛怅然若失
他忽然意识到莫雨作为军人,随时会去出任务面临危险,他又想到部队里流传的关于莫雨那些传奇故事,忍不住地担心。
其实毛毛也是对雨哥很有好感的嘛【。

春节
新兵们都放假回家,毛被排班留下站岗
遇到了来探望他的连长
毛:连长你不回家看看嫂子吗?
莫雨盯着他,忽然一笑:看啊,我这不来看你了吗?

毛一本正经地冲他敬礼:报告长官,有人骚扰人民子弟兵,该如何处理,请指示!
莫雨同样一本正经地说:自觉躺平,接受骚扰。
还有雨哥调戏毛,毛毛指指旁边的牌子:卫兵神圣不可侵犯
嗯?不站岗的时候就可以侵犯了?
……于是毛毛要求常年站岗。

演习的时候,雨哥和毛毛一个是A队一个是B队。
进入丛林前,雨哥说,这次实战演习动真格的,谁落在我手里,可要小心了。
群众纷纷脖子一凉。

毛毛在找到据点后躲起来耐心等待,直到雨哥出现在视线里,他朝那边放了一枪,没打中,知道已经暴露,就撤退去了下一个据点。
事先安排好陷阱,脱掉外套,在自己手臂上缠上绷带,贴身放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一直躺着,闭着眼睛听到脚步声走近,一片阴影投下来,一只手握住他的肩膀,“穆玄英,你受伤了?”
毛毛一跃而起,枪管抵上了莫雨的胸口,“抓住你了!”
莫雨慢慢举起双手,咧嘴笑,“行啊,在这等着我,给我下套呢。”
毛毛一歪头,枪往前一按,“连长,俘虏不能说太多话。”
莫雨波澜不惊,“用这种方式引我入瓮,你是知道,我见到你受伤不会不管你啊。”
毛毛笑,“连长对新兵的关爱,我可感触颇深呢。”
莫雨冲他扬扬下巴,“你不把我绑起来吗?”
毛毛一手拿枪指着莫雨,慢慢蹲下,另只手去够背包里的绳索。
这时,莫雨飞起一脚踢中他的手腕!趁他手指一松,手一探抓过了枪。莫雨身向前扑去,把穆玄英按倒在地,膝盖抵在了他胸口。
穆玄英咳了几下,暗恼刚才怎么没直接给莫雨一枪,颜料弹送他成“死人”,竟然想着活捉回去当俘虏。
他现在被莫雨牢牢压制住了,想也知道对方会怎么嘲讽玩弄他,真是郁闷不已。
莫雨手里的枪枪口贴上他的脸颊,沿着眉角向下滑动,滑到他腰际,一停,“有出息了,知道设计我了,呵,我教你一招,下次对上我,不妨用用美人计。”


评论(31)
热度(163)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