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二十九章

1.决定抱着写出全世界最烂的文的伟大志向来填坑,不然我会一章写三个版本然后全部删掉,哼。

2.一直忘了老实交代,那个保镖毛的求文呢……是我瞎掰的,并没有这篇文,心。



第二十九章


“少侠?”
有人在唤他。
穆玄英一个恍神,抬起头来。
对面孔真嫣然一笑,“少侠,头道茶汤好了。”
穆玄英接过茶碗,低头一看,茶沫均匀,鲜香色清。
他这厢饮茶不语,左边是林瑜眼神不善,右边是莫雨神色不愉,气氛绝说不上一个好字。
“还未请教少侠名姓?”孔真含笑问道。
“在下姓木,草木之木。”穆玄英道。
莫雨闻言,觑了他一眼,暗道:撒谎。
草木的木如何写,莫雨是知道的。当初这姓穆的在浅滩上写的字,可比木字复杂多了。
穆玄英接着道:“单名一个英字,英雄之英。”
莫雨心想:姓是假的,名自然也是假的。
“果然是少年英雄,不知木少侠……和这位小兄弟,”孔真目光转到莫雨身上,“来洛阳所为何事?”
“姑娘怎知我们是外乡人?”
“口音不对,”孔真一指林瑜,“我与她也是外乡人。木少侠,你若有需要我等帮助之处,只管直言。”
砰!林瑜放下茶碗,“凭什么,要我帮他?”
孔真淡淡道:“相逢即是有缘,何况与木少侠相遇,也不止一次了。”

穆玄英心中一紧。
怕是昨日他的反应已引孔真生了疑心,偌大一个洛阳城,好死不死今日再次碰面,对方怀疑他别有目的也是理所当然。
他正自计较,忽听一旁有人开了口。
“我来寻亲。”
莫雨视线自孔真林瑜的面上冷冷扫过,“你们要是能帮我找到他,教我做什么都成。”
话是如此说,他眼中却明白写着:就凭你们,能找到才怪。
林瑜眉头皱起,“你这小子,求人也不客气些。”
“我求你了么?”莫雨呵呵道,“自作多情。”
“你!”林瑜气得要拔剑,却被孔真按住了肩膀,“别拦我,我非教训教训他不可!”
孔真揉揉她肩,“你啊,就是脾气大,仔细别中了激将法。”
林瑜一怔,停了挣扎,望向莫雨,面颊鼓动了下,鼻子重重地哼了声,安静了。
莫雨不再搭理她,冷不丁转了头,问穆玄英,“你呢,你来做什么?”

这还是二人起了争执之后,莫雨头回对他说话,虽说还是咄咄的口吻,好在终于不再把他当个空气人。
穆玄英抿唇一笑,“我也来寻亲。”
莫雨紧跟着问:“寻谁?”
“至亲之人,”穆玄英一顿,“我与他……许久未见了,也不知他现在在哪里。”
莫雨嗤笑道:“既是至亲之人,怎会不知他在哪里,该不会是你不想见,故意躲着他吧!”
话说出口,莫雨油然生出一股郁闷。他到底是何时养出的坏习惯,一对上姓穆的,就老是想拿话去呛,他就看不得姓穆的一副温文和善讨人喜欢的少侠样子,他就想教他不痛快。
穆玄英敛了笑容,注视着莫雨,一字字道:“我见他一面,是不容易。可他若要见我,我绝不躲。”
莫雨看了他一眼,不说话,闷下头去喝完了手边的茶汤。
“头一碗茶汤,名曰隽永,隽味永长,”孔真食指轻敲了下桌面,柔声道,“喝了茶汤,愿二位得偿所愿,都能找到想找的人。”


别了孔真林瑜,穆玄英提着一笼茶点,慢悠悠走在街道上。
莫雨这时倒没再给他找事,跟在他身后,步伐与他同速,离得不远不近。
走着走着,穆玄英脚步一停,转身伸手,“拿来吧。”
莫雨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那个布娃娃,”穆玄英眨了下眼,“你买给毛毛的。”
这一说,莫雨才想起方才他走得急,将布娃娃随手塞入怀中后,便没再注意。
“你要这干嘛?”他自怀里掏出布娃娃,似曾相识的圆眼珠、朝天辫、红肚兜,崭新干净,还没来得及变得陈旧。
“我代你保管,免得你弄丢了。”穆玄英依然朝他伸着手,固执道。
“要送给毛毛的东西,我怎么会弄丢?”
穆玄英嘴唇一努,眼眯起,“你一不高兴,扭头就走,也不管别人。毛毛要是惹你生气了,你肯定也不管他了。放在你手里,还不如我拿着妥当。起码我能保证,我会把它完好地带给毛毛。”
“噢……”莫雨心情莫名有些爽快,“你现在是在跟我闹脾气么?”
穆玄英撇了下唇,别开脸,“没有。”
“你这样子,就像个小孩子。”
“你才是小孩子。”

以前要是听见有人说他是小孩子,一定会使莫雨大大不快,但此刻的穆玄英,一脸假装并没有不开心的倔强,话音也带着隐藏不住的委屈,有种难解的熟悉可亲。
“多大的人了,”莫雨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语气放软了几许,“好好好,给你给你。”
他一手抓着布娃娃,递到穆玄英手里。
穆玄英手指慢慢使出力道,握住了布娃娃软绵绵的身体。

第几次了呢……是第几次,从莫雨手里拿过布娃娃了呢?
他在时光倒流之前,在枫华谷中被神秘女子引走之前,留在木桌上作为印记的布娃娃,眼下又在哪里呢?
那位浩气盟的兄弟,会看见他在桌上写下的字吗?如果看见了,会穿过风沙漫天的龙门荒漠,穿过皑皑冰川的昆仑雪原,找到他要找的那个人吗?
那本是他决定要走的路,只可惜还没走到长安便被迫中止,身不由己地被送到最初的时间,他和莫雨分离的源头。
已经过了十年之久,有些事情渐渐懂得,有些事情却仍旧迷蒙。比如,成年后的莫雨为何如此执念,非要送给他和当年一样的布娃娃?

“啧啧,一拿起布娃娃就不撒手,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年少的莫雨正在揶揄他。
他忽然发现,自己正把布娃娃搂在怀里,十分珍视地抱着。
莫雨摸了摸下巴,成心故作无奈,“唉呀,穆少侠,你都长这么大了,还喜欢布娃娃啊。”
穆少侠斜了他一眼,“谁说长大了,就不喜欢了?”

评论(27)
热度(165)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