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37

37.


莫雨熬夜看完凌子虚交给他的一箱资料,凌晨才睡。下午两点醒来,脑子混沌成一团。他将冷水水龙头开到最大,好生刺激了把脸部皮肤。
一口气吞下那么丰富的信息量,说他不想立刻去见穆玄英绝对假话,然则精神实在糟糕,胡子拉碴面色发青,黑眼圈都出来了。尽管脑子迷糊,他还是判断出这副模样不适合去找穆玄英,等他恢复到平时思维敏捷精神饱满的状态再说。
莫红泥过来开车把他送去BADMEN,他还记得昨天柳公子在电话里嚷嚷的活动,结果刚进公司还没坐下,就接到了穆玄英的电话。
穆玄英问他有没有时间,穆玄英说很需要他,很想见他。
毫无出入,这就是莫雨听见的原话。
莫雨立时转身,出门开溜。
在他身后,回响着柳公子“你刚进门又要跑路是不是想累死我昨天到底跑哪去了快点交代喂居然无视我太可恨了我要罢工”的怨念假哭和不灭烟“哟你居然还没拉着穆玄英的小手私奔我表示非常惊讶等等你眼圈这么黑莫非昨天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的八卦打趣。
莫雨懒得搭理那群闲人,穆玄英找他才是第一要务。
莫红泥完全不吃惊地跟着他下到地库,开车往回赶。反正少爷抽风不是两三天,早已习惯。
路上有一截路段拥堵,莫雨等了二十分钟不见前头车动弹,内心很想让莫红泥把车停路边,坐绝不会堵的地铁回去。幸好路况很快畅通,不然他脑子一犯浑,真跑去坐地铁,绝对会被热情的围观群众堵得插翅难飞,还会有很多人惋惜为何今天没有路过此地,错过了和莫大神近距离接触的良机。

莫雨远远地看见了坐在凉亭里的穆玄英,和上一次不同,穆玄英没在喂鱼。大概是晓得他要来的缘故,人面朝这边坐着。莫雨瞧见他的时候,他也发现了莫雨,站起来挥手示意。
穆玄英虽在烦恼,还是被莫雨的样子吓了一跳。
毕竟莫雨每次出现在他面前都一副随时能走红毯的模样,帅气俊朗身姿挺拔,哪像今天这般面色不佳脸孔晦暗,下巴上冒出的胡茬也仿佛带着忧郁的意味。
穆玄英心里霎时多出另一种情绪:愧疚。明知莫雨是大忙人,还打电话去麻烦人家。他跟莫红泥说过不想利用莫雨的好意,结果呢,遇到问题居然第一个就找莫雨。
“你没睡好吧?”不待莫雨开口,他先慌张地问了。
莫雨点头,“嗯,对啊。”
穆玄英更愧疚了,“你在电话里没说,要是我早知道,就不会打给你了。”
莫雨一眯眼,“再说这种话我打你了啊。”
穆玄英低头“噢”了声,然后下巴一抬,“嗯?”
“你的事更重要,”莫雨笑起来,十分和善地拍拍他肩膀,“说吧,要我陪你对戏还是谈心,两样都可以。”
穆玄英盯着莫雨看了会儿,鼓足的气又泄了,“……算了,你先回去睡觉。”
莫雨站着不动,鼻子很响亮地哼了声,眼皮一抬,一扫周身疲惫,气场全开,“穆玄英,我确实没休息好,但我很认真地在跟你对话。我来,是为了帮你解决问题,如果你想要我帮你,那就请你立刻告诉我问题是什么,早点解决我才能睡得着,不然你就是在恶意地吊我胃口,下一次你再找我,我直接挂断。”
穆玄英被他唬愣住,说不出话来。莫雨每次都不给他防备的时间,直接甩个大招炸晕。
莫雨神色一缓,放柔了语气,“现在告诉我,你需要我吗?”
四目相对,穆玄英抿了下唇,声音很低,却很坚定地道:“需要。”

看完剧本,穆玄英才晓得以为要去演尸体的自己是有多天真。
唐影说得对,他太小看自己了。
《燕城往事》想让他去试镜的角色,是第五部最后的压轴单元《母与子》里的儿子,陶珏。
陶珏是个17岁的高中生,成绩优等性情温柔,与离异的母亲田晓黎一起生活。在剧集中,他马上就要面临高考,正是紧张的时候。这时,他最好的朋友周文英说有急事要找他商量,陶珏答应了。那天下午,他和周文英两人骑着单车去了城郊一所废弃的工厂,在工厂的天台上,周文英告诉陶珏,有一个保送名额,候选人原本是他二人,但因为一些不光彩的交易,已内定是周文英。
周文英说,这个名额他不想要,为了避开安排,他决定出国。
陶珏反对,凭实力自己完全能考上,不用朋友相让。
周文英说名额里包含全额奖学金,能减轻陶珏家里的负担,再说高考一朝定局,万一有差池落榜了,陶珏的妈妈会很难过。
陶珏闻言面色一变,由于压力太大,他这次月考失误落下名次。母亲每日上班,晚上还在打工,他输不起。但他还是拒绝了周文英,他有他的自尊,他不想接受周的同情。
陶珏不愿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身要走,周文英拉住他不肯放他走,说你不要任性了,自尊心值几个钱!
陶珏怒气上涌,用力甩开周文英,推开了他。
惨剧,一瞬间发生。
两人只顾说话没注意,已走到了天台上放杂物的小屋旁。小屋门锁早在风雨中锈坏,陶珏这一推,周文英倒向小屋,门板裂开,周文英倒进屋内,胸腹被里头机械伸出的三根细钢管穿透,当场死亡。
陶珏捂住嘴巴,眼珠瞪圆,拼命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错手误杀好友,他惊慌失措,一路骑车赶回家,一进门就瘫倒在地,浑身发抖。母亲田晓黎恰好在家,看儿子如此反常,以一个母亲的直觉和机敏,一句一句逼问出了儿子的经历。
一问清楚,田晓黎脸色惨白。
她沉默了仅仅两分钟,就做出了决定。她命令儿子闭上嘴去睡觉,今天的事一句话都不准说出去,把所有细节都从脑子里泼出去。
然后,她带上工具,骑着儿子的车出门,来到那所工厂,走到天台上,将陶珏可能留下痕迹的地方擦干净,在上面覆上自己的指纹。
她拿出自己那个破旧的手机,打了110,自首。
……

“剧本写的很好,”穆玄英说,“我翻着剧本,看着他们的对话,就好像看到了那些场景。看头几页的时候,我还在想,很有挑战性,我愿意去试镜,但是看完整个案子,反而又犹豫了。”
莫雨嗯了声,没有多问,他知道穆玄英会继续说下去。
“跟你比起来,我演戏的经验很少,不过我也有一些感应。角色和演员之间,存在着相互的呼应。卫轩和向北,他们身上都有和我相似的地方,我很喜欢他们,人物的性格,说话的方式,也会影响到饰演他们的我。我杀青的时候都会舍不得,舍不得跟他们告别。
“但是陶珏……陶珏这种人,恰恰是我讨厌的类型。起初他还算是善良,可杀了人以后,他居然默认让母亲替自己顶罪,燕云找他问话时,他还企图逃避罪行,说自己什么都不清楚……这个人太怯弱太自私太卑劣了。”
莫雨有点想笑,穆玄英说最后一句话都是咬着牙说的,可见投入。
可惜不能笑,他清咳了下嗓,挨着穆玄英坐下,“我理解,可是演员这个职业,不可能只演正面角色……”
“我不是怕这个,”穆玄英随手推了下他的腿,“我是在想,我完全不能认同他,我要怎么演好他呢?再假设,我能演得好,那我肯定会进入他的精神世界,我会被他影响吗?”
莫雨手向下一拍,正好把穆玄英的手按住在自己腿上,悄没声息的握起那只手,“你不用认同他,直接去跟他对话。”
穆玄英偏头看他,“你的意思,是建议我去试镜?”
“当然,你已经开始在意这个角色了,不然也不会烦恼。问问你心里话,想去吗?”
“想是想……”
“《燕城往事》的剧组,我也是去吃过盒饭的,味道还不错,有鱼有虾有西瓜,你去吃吃呗。”
穆玄英看着貌似浑不在意的莫雨,生出气恼,“我又不是为了吃。”
“生气啦?”莫雨悄悄松开他的手,站起身来,脚步一转,站在了穆玄英的对面。
穆玄英不解地抬起头,眼看着莫雨捋起了左臂的衣袖,将胳膊伸到了他眼下。
他发出小声的惊呼,“啊!”
莫雨左前臂外侧,有一道疤,小指那么长。

评论(10)
热度(185)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