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45

45.

傍晚时雨还未停,他打着一把深蓝色的伞,伞面上绕了一圈白色帆船的图案。双肩书包只背了右边背带,他右手打伞,左手拎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
下雨天路上人少,每个人都在仔细打伞,小心脚下,很少抬起头来看他人。这样最好,没有人会看他,也没有谁会在他背后窃窃私语,还以为他听不见。
打记事起走过无数遍的道路,近来却渐渐令他恐惧了。近旁的邻居们原本都长着亲切和善的面孔,现在却也叫他害怕了,人皮下不知藏着什么灵魂,个个要用诡秘的眼神看他。
“杀人犯的儿子”、“表面看不出,居然是这种人”、“离他远点,谁知道杀人会不会遗传”……
他们以为他听不到,或许,也不在乎他能否听到。
脚不小心踩上一块松动的石板,一汪水倏地冒出来,泡湿了他的鞋子。
下雨天,踩湿鞋子最令人厌烦,仿佛脚上趴了个潮乎乎的怪物,每一步都走得不自在。

陶珏停下脚步,雨伞微抬,目光透过雨丝,看见一个男人站在他家门口。
燕云手里攥着把撑开的黑伞,最朴实无华的直柄黑伞,衬得一双锐利黑瞳更显炯炯,如光如电。
当下不该笑,又怎么笑得出,陶珏却笑了,他想起了黑猫警长。
他笑容很淡,转瞬收起,冷漠地向前几步,“燕警官。”
燕云收了雨伞,雨滴沿着屋檐向下落,打湿了他肩头,“吃饭了吗?”
陶珏提了提塑料袋,“我买了。”
他也收了伞,掏钥匙开门,门打开之后,侧过脸道:“我买多了,要是不嫌弃,一起吃吧。”

燕云跟在他后头进了屋,脱了鞋,陶珏没阻止他,也没给他找拖鞋,自顾自去了厨房。
燕云只得赤着脚,在桌边坐了下来,耳听得厨房里传来瓷器相磕声,估计是在拿餐具。他眼眸一转,望见橱柜上摆的照片。年轻的田晓黎穿着条白色海军领连衣裙,怀里抱着年幼的陶珏,对着镜头笑得明媚清丽。
他回想起在监控室里见到的女人,面色憔悴嘴角耷拉,明显为生存所苦,难以想象曾有这样的笑容。
墙上贴着几张奖状,不同的年份,有些已然变形边角翘起,有些纸面还是簇新的。奖状全是颁给同一个人,写的都是那个此刻正在厨房忙碌的少年的名字。从小便是令人称赏的孩子,优秀认真,品格无暇,难怪他的母亲在谈到他时,眼中的黯淡会一下子褪去,露出骄傲的光芒。
燕云忽的头一转,看向厨房的方向,轻轻地、飞快地皱了下眉头。
犯人自首,细节交代完整,似乎并无纰漏,然而,总有一点微乎其微的异样,仿若是拼图上有个错位的缺口,让他无法就此接受那位母亲给出的答案。
他心里有个猜想,可如何能靠直觉定罪,他得先找到证据,所以,他来到这里……

“哐!”
燕云翛然起身,冲进厨房,眼前一副静止的景象。
地面上几片碎裂瓷片,陶珏背紧靠洗手台,盯着碎片出神。
“陶珏!”燕云抓过他手,仔细查看,“没受伤吧?”
“我没碰……”陶珏抬起头,眼中恍惚,喃喃自语,整个人脆弱迷茫,像是在黑夜森林里找不到方向的小鹿。
燕云默不作声,拿过笤帚簸箕,弯腰清扫。等他归整完,再转脸时,只见少年垂着头,额发遮住了眼。
“陶珏,”他放缓了语气,“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方便么?”
“我也想问您一个问题,”少年低声道,“真的,是我妈杀了文英吗?”

***

穆玄英提着伞走到院里,避开地上铺陈的电线和道具,找了个空旷些的地方撑开伞。
雨已经小了,打在伞面上发出清晰的哔啵声。
他转了圈手柄,水珠沿着伞尖飞出去,好似旋转木马八音盒,流出一串串晶莹的弧线。
“哎呀!”莫采薇叫道。
穆玄英一回头,恰看见她正在抹溅到脸上的水。
“对不起,”穆玄英连忙掏出纸巾,“我没注意。”
“没事儿,你后脑勺又看不见我,”莫采薇笑笑,转言道,“经纪人打了电话,当时你在拍戏,我告诉他会转告你。”
“影哥?他有说是什么事吗?”
“他没跟我说,”莫采薇嗯了下,道:“不过他有问我你最近的拍摄日程,可能需要你出去一趟。”
穆玄英将伞交给她撑着,接过她递来的手机,回拨了唐影的号码。
一接通,便听唐影道:“收拾一下,不用带太多东西,明早飞回B市,后天再回去,继续拍你的戏。”
“等等,你好歹告诉我是要干什么吧,”穆玄英扶额,“而且哪有那么简单,能让我随便跑掉。”
“我问过了,两天时间还是抽得出的。再说拍几张硬照,对你还不是小事一桩。”
穆玄英顿了顿,问道:“哪家杂志,这么急?”
“《男人帮》,”唐影话音一停,“苏曼莎自己找上门,说要拿你当下一期封面人物。”

《男人帮》,是娱乐圈里数一数二以男明星为主打的时尚杂志。每期的内容都设计得别出心裁,造型师和摄影师全都是业内响当当的人物。有种说法是想知道一个男星红不红,就要看他有没有上过《男人帮》的封面。
总编苏曼莎名模出身,十几岁就在各大秀场走台,还代言过两个美妆品牌。小有名气之后,她开始在影视剧中客串,也混成了个熟面孔。而真正让她红起来的,是一档叫做“美人制造”的综艺节目。
在这档节目里,每期都会由几位固定嘉宾,来对外形普通的真人模特进行形象改造。每期都会给一个令人犯难的主题,在限定的时长里,根据有限的材料和资源来设计妆容和服装。这下苏曼莎最拿手的技能派上了用场,长年打拼在时尚圈,她最熟悉的莫过于如何挖掘出一个人最大的魅力,让最平凡的人也能在舞台上大放光彩。
节目的收视率随着苏曼莎每一期交出的杰作节节攀升,最后她拿了那一季“美人制造”的冠军。苏曼莎捧着奖杯,站在台上笑得自信:我花了十年光阴,终于找到我最喜欢也最擅长的工作,接下来就请各位期待吧,我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惊喜,谢谢!
之后她便一头跳进《男人帮》,策划选题,约拍明星,迎风造势,一路爬上了总编的位置。

穆玄英初见苏曼莎时,还是在一次慈善酒会上。两人隔得老远,彼此没打过照面。彼时苏曼莎顾盼神飞八面玲珑,硕大的耳环衬得脸蛋小而精致,左右坐着的皆是圈中名流。
那时他哪想得到,没过多久,苏曼莎便打起他的主意了。
“我没看过《男人帮》……”穆玄英私心是不想去的,随着在《燕城往事》的一天天拍摄,他好不容易开始摸到对戏的门道,连洛风都夸奖过他表现不错。这回突然离组,万一回来后对角色生疏了怎么办?
“废话,那本卖的是男色,你要是喜欢看,我就该怀疑你性取向了,”唐影开了句玩笑,“放心,《男人帮》在圈内口碑不错,销量稳定,苏曼莎敢找你,就说明她对你有信心。那女人从不做亏本生意。”
“所以,你建议我去?”
“大好的宣传机会干嘛不去,除非不想红。”
“不关红不红的事吧,我现在还在学习阶段……”穆玄英的反射弧拐了个大弯,忽然醒悟,“等一下,什么叫卖的是男色!还需要出卖色相?”
唐影在那头笑了一声,“食色性也,如今是看脸的世界啊年轻人,谁不喜欢美丽的东西?苏曼莎拍出来的照片没有一张是丑的,而且她很擅长发掘人的魅力所在,你不想看看,她会把你拍成什么样吗?深刻地了解自身方方面面,也是一种重要的学习。”
穆玄英听他说完,蹦出一句,“我先考虑一下。”
“对了,这次不止是拍照,还会登一个关于你的访谈。小心点,苏曼莎很会套话,你要是有什么不想广而告之的小秘密,切记藏严实了。”

评论(9)
热度(170)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