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46

46.

唐影见识过苏曼莎的手段,不得不跟其事先打好招呼:凡事有度,对待穆玄英这样涉圈尚浅的新人,务必手下留情。
苏曼莎当着他面自然连声说好,转过头便算计起来。她最早注意到穆玄英,不是他的出道作《当时花开》,而是澎恰恰薯片的广告短片。
她应酬繁多,手中资源亦多,本不会留心一个时长很短的广告里的新人演员,熟料有天正好和杂志的赞助商谈事,觥筹交错间不经意往餐厅的落地玻璃窗外一望,瞧见对面商场大厦外围的LED屏,正好在放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走过教室窗前的画面。
苏曼莎端着高脚杯的手指忽的停住,眼睛一下子亮了。
T台摸爬滚打许多年,她看人都入骨三分,一眼便晓得谁是真相不露,谁是绣花枕头。就拿这个咬薯片的男孩子来说,步走得稳背挺得直,盘亮条顺颜又正,眉眼大好山水,若是有人肯助一把东风,不大红大紫才怪。
她这厢出神,对面的赞助商倒是笑了:苏小姐也喜欢小鲜肉啊?
苏曼莎回过神,笑道:哪里,我只关心小鲜肉能卖多少钱一斤。
她记住了这个名叫穆玄英的新人,也惦记着有空要把对方放秤上称一称。然而,这个“有空”也要看机缘,想拐穆玄英进摄影棚,也得找到适合他的机会,何况苏曼莎是真的太忙。
而这一次,当手下得力干将们熬了几夜不休,交上了新一期《男人帮》策划时,她一看方案,脑中立刻出现了一张年轻朝气的面孔,说干就干,半点犹豫都没有,她直接找上了唐影。

穆玄英哪里晓得其中弯弯绕绕,他拍广告经验比拍戏多,平面照更是常事,只当是寻常拍摄,没多放在心上。唐影最后那句要他小心苏曼莎套话,他还有些不以为然。
他自觉素来光明正大,事无不可对人言,谁想八卦就任由他去,想来有唐影推荐作保证,那本杂志应当不会随便捕风捉影瞎编乱造。
他下了飞机后,让莫采薇在机场的书店里帮他买了最新一期《男人帮》,想了解一下杂志风格。没成想,这期的封面人物还是他认识的人,眼下跟他在一个剧组里的洛风。
虽一眼便能认出是洛风,却不是燕云的扮相,而是束冠道服的古装打扮。冰天雪地里,洛风长剑负于身后,一手在身前捻了个剑决。一头乌发全拢入道冠中,清楚地露出整张面庞,面容端肃,不苟言笑,仿若是个深山修行的道子,平生只识剑意,卧听明月松风。
封面上的配字是:身似鹤,拟听琴。问道何解,净水在瓶。山中无日月,世路一身行。——侠客行·洛风。
穆玄英翻开内页,里面除却几张洛风身着道服,或立于山顶习剑,或盘坐拨动膝上琴弦之外,还有他一身短打玄衣,头戴斗笠,坐在绿水溪谷边垂钓的模样。水光潋然,烟茫时空,呈现静谧古雅的意趣。
洛风穿便装和警服的样子,穆玄英已然熟悉了,但是这本杂志上的洛风,感觉上截然不同。仿佛被牵引出了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来自千百年以前的时代。那遥远的江湖上,或许真的曾有过这样一个清风朗月般的青年剑客,风华俊朗,隐逸如仙。
看到《男人帮》把洛风拍得极为出彩,穆玄英不由想起唐影说的,苏曼莎有本事发掘出他人身上的魅力。如今他也开始好奇了,自己究竟会被拍成什么样。

苏曼莎一见他便热情地靠过来,身上浓烈的玫瑰香刺得穆玄英鼻子发痒,偏过头打了个喷嚏。
“哎呀,总算见到你了,”苏曼莎纤手托腮,眼眯起,像一只慵懒华贵的猫咪,“唐影跟我说了,你时间紧张,幸好这次都是棚拍,不用跑远路拍外景。”
她仿若无意识地咬了下指尖,媚态横生,“下次有机会,再为你再找个好地方拍一套,就这么说定啦。”
“我能先看一下么,这次的拍摄方案。”
苏曼莎眼珠一转,摆了下手,“不急,你第一次同我们合作,得先找找感觉,稍等。”
她转身出了会客室,没多久回来,手上抱着一摞杂志,放到穆玄英面前。
“这些是过刊,销量最好的几本都放在这了,你大致翻翻,应该能明白我们的风格。”
放在最上面的那本杂志,恰是穆玄英刚看过的那本,洛风的古风特辑。
他拿起来,对苏曼莎道:“这本我买了,拍得确实精彩。”
苏曼莎眨眨眼,“我听说了,你现在和洛风一起拍戏呢,可忙了,我得谢谢你抽时间过来。要不,等你们杀青了,我请两位一起吃个饭?”
“不碍事,跟剧组协调好了,”穆玄英放下洛风那本,继续翻其他的,“您还是先告诉我要怎么拍……呃。”
他眼睛盯着其中一本《男人帮》,被封面上的人物吸引住,一时失语。
苏曼莎眼一扫,嘴角轻勾,“这本啊,当时卖疯了,连续加印三次,真不愧是他。”

穆玄英低头对着封面看了一会儿,忽而抬头道:“这豹子,是真的吗?”
苏曼莎一愣,爆发出一声响亮的笑,“肯定假的啊!万一豹子咬了他一口,我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唉。”
她唇一抿,露出一丝坏笑,“我还以为,让你看得入迷的是莫大神,结果居然是豹子,噫,好失望哦。”
那本杂志的封面是绿意深浓的热带雨林,莫雨赤裸着上身,下身穿着条迷彩长裤,肌肤是发亮的古铜色,左颊有一块火焰形的图腾,身上绘着张扬放肆的纹身。他单膝跪地,腰背躬起,身后露出长弓和箭羽。他左手抬起,牢牢按住一只皮毛油光水滑的黑豹的头颅,仿若是蓄势待发的狩猎者。野性、暴烈、不可征服。
其实苏曼莎说的没错,穆玄英看得入神的,确实是封面上的莫雨没错。
穆玄英又翻开一页,瞥了一眼,登时下意识合上。
果不其然,听到苏曼莎毫不掩饰的笑声。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看嘛,这本我们社的小姑娘都翻过好多遍呢,她们可喜欢了。”
穆玄英克制住面上臊意,按着封面,仔细读了一遍上面的配词:从风中来,从火中来,从荒原上来,从无人之境来——掠夺者·莫雨。

苏曼莎拍了下手掌,怀念道:“莫大神人最爽快了,说脱就脱,跟他一说需要什么感觉,他立马就能领会,拍得不要太顺手。”
她食指戳了下穆玄英手下的杂志封面,意味深长道:“说不定,这就是他的本色出演呢。强攻掠夺,一路侵占,很像他嘛。”
穆玄英抬首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他慢慢翻开杂志,回到刚才让他慌不迭合上的那页。
莫雨人在一栋废弃的工厂里,周遭是早已作废生锈的机械巨兽,光线昏暗,他整个人却好似在发光。他站立得笔直,一手拿着个军绿色的长水杯喝水,有些水流到他裸露的上身上,显得被水流过的皮肤更亮更湿润。低腰裤的皮带不好好系,扯得松垮了些,腰部凹出的弧线引人遐想。
下一页,他手上拎着把冲锋枪,迷彩裤腿扎进军靴里,上身的苍绿衬衫解了一半扣子,露出强壮的胸膛,他嘴角斜斜叼着只烟,笑得玩世不恭,烟雾模糊了那张俊逸出众的脸庞,也透出一股勾魂摄魄的性感。

“怎么样,是不是超棒!”苏曼莎得意洋洋,“这期可是《男人帮》的得意之作,够酷够性感,帅到人腿软。”
是不是真帅到腿软,穆玄英不好说,然则确乎每一页都充满了冲击力,荷尔蒙炸裂直冲出纸面,呛得他都有点心发慌。
所幸再下一页全是文字,只在左上角放了张莫雨的半身照,细看文字,应是对莫雨的访谈。
穆玄英暗自松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呼吸一直紧绷着,他摇摇头,认真看起文字来。
他还没看几行,对面的苏曼莎已敲起桌子。
“小帅哥,请你来呢,不是让你坐在这里看杂志的,”苏曼莎挤了下眼,容色妖娆,“这样吧,这本你带回去慢慢看,好不好?先来帮忙把照片拍完嘛。”
苏曼莎的行动力超乎常人,穆玄英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便眼睁睁看着她抓过那本莫雨的特辑,塞进了他的随身背包里。

评论(15)
热度(180)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