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49

49.

“生病了?”穆玄英小声道,手指无意识地抓住膝上的毛毯。
“是呀。”莫采薇比他声音还小,生怕周围的旅客听到。
上飞机后穆玄英便摘了墨镜,只留下鸭舌帽和口罩,即使这样也被两个同行的旅客认了出来,多亏莫采薇能说会道,聊了几句便让她们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不再围着穆玄英说个不停。
“医生怎么说?”戴着口罩说话不太方便,穆玄英索性取了下来。
“大夫是建议他打一瓶吊水,好得快些,不过少爷不喜欢呆在医院,先回宾馆休息了,”莫采薇低声细说,“大概是没休息好,人又太累,才透支了。”
穆玄英转过头对空姐道了声谢,接过对方递来的一杯苹果汁,握在手里却不喝,眼睛看着杯子问:“有人照顾他吗?”
“红泥姐在,”莫采薇话音一停,继而道,“我们大概九点五十落地,BOSS下一场戏是明天下午拍,中间时间是绝对够的。”
杯子凑到嘴边,穆玄英喝了一口果汁,吞咽下喉咙,然后吐字清晰。
“我想去看看他。”
莫采薇假装在看窗外一望无际的云彩,“好的。”

下机后他们上了提前预约的车,行李装进后备箱,直接往莫红泥给的酒店地址开。
开到中途,穆玄英忽地出声,“停一下。”
司机放缓了车速,问他要停在哪边。
穆玄英朝路旁一指,“写着钵钵粥牌子的那家店门口。”
莫采薇随他下了车,问他是不是饿了,先在这吃点东西再走也行。
穆玄英回了句不是,又跟她说你先看看想吃什么,我请你。
他走到吧台点餐,要了一份冰糖黄精粥,一份皮蛋瘦肉粥,一笼虾饺皇,一笼枣糕,两份小菜,一盒苹果切块,末了说:“请帮我打包。”
这时他头一侧,看见莫采薇,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般道:“忘了问了,他有忌口吗?”
“没有,”莫采薇这才晓得他是要带给莫雨,“你要的这些他都能吃。”
穆玄英闻言放心地笑了笑,转头道:“麻烦您快一点。”
两人走到一个小桌旁坐下,等着服务生送打包好的食物过来。
穆玄英道:“要是能自己煮就更好了,可惜在外面没那个条件,这家连锁我吃过几次,味道挺好的。”
他回头看了看,没见服务生来,头又转回去,“发烧口淡,不能吃太刺激的,只能先让他喝点粥了。”
“BOSS好细心哦……”莫采薇感叹,“还买了咸甜两种口味。”
“没办法,我又不知道他好哪一口,”穆玄英抿唇笑起来,“你也没告诉我啊,你还给他当过助理。”
“我是看不出他喜欢吃什么……”莫采薇托起下巴,“蓉蓉有时候会给他送夜宵,可能比我清楚吧,回头问问。”
正说着,服务生带着一包餐盒过来,穆玄英拎着食物回到车上时,还被司机调侃年轻人胃口就是好,还没到晌午就去买饭了。

莫红泥人早已在酒店大堂等候,一见他们便走过来打了个招呼,抽出手包里的房卡递到穆玄英鼻子下。
“1223,上12楼就是。”
穆玄英有些犯难,“这样直接上去不太好吧,他知道我要来吗?”
“知道,我昨天就跟他说了,”莫红泥说谎不带眨眼,一口气道,“他从早上开始就在等你了呢。”
莫采薇站在穆玄英身后,提起一边眉毛,做了个“你好坏啊”的口型。
莫红泥面色不改,视线一低,看到穆玄英手提的袋子,“哎呀,真贴心,还带了吃的来。”
她睫毛一眨,笑得和煦,“正好,他还没吃饭呢,快上去吧。”
听到这话,穆玄英不再耽误,接过房卡便往电梯间走了。
莫采薇胳膊挨上莫红泥,凑过去问,“少爷现在在干嘛?”
“谁晓得,”莫红泥没好气道,“八成跟周公开会呢。”

***

莫雨今日醒得早,睁眼时天还没亮透,然而他并不知道天色如何。睡觉之前他将窗帘闭合,酒店厚重的绒布帘子遮光效果极好,哪里看得见外头天亮没亮。
他刚一爬起来时,感觉比昨日强不少,只还有些咽痛鼻塞。等刷牙洗脸冲完凉,他坐回床上看了下手机时钟:六点半,还早。
划开微信,头一条便是不灭烟发来的消息,名为关心实为嘲笑:听说大神你病了啊?你怎么可能会生病呢,该不会干了啥坏事让老天爷看不过眼了,才代表正义惩罚你?
他能干什么坏事,唯一能和现状扯上关系的,就是在背后跟穆玄英八卦萧白胭曾在水里拍戏生病的往事,给自己也立了个相同的flag。
想到这个,一股遗憾之情涌上心头。在那通电话最后,穆玄英拒绝了再说一遍的要求,表示绝对不会赖账,请莫老师放心。
然而莫老师并不是很放心,他心里头清楚,他想要的和穆玄英想给他的压根是两码事。
用不灭烟的话说:是啊,穆玄英是喜欢你,跟你那些小鱼干一样喜欢死你了,但完全没把你往男朋友那方面去想,再喜欢有个屁用。
不灭烟最后总结:谁让你本性明明是个流氓,却非要在穆玄英面前装君子,活该!
……
啧,莫雨想,可惜当时下手太轻,打得不够重。
他闭了闭眼,揉揉眉心。手机亮起来的屏幕让他眼睛开始发疼。
他将手机丢到一边,躺上床接着睡觉。反正时间还早,今天也无法拍戏,不如体验一下久违的睡到自然醒。

穆玄英进门之前,按了一下门上的呼叫铃。
门卡虽在手里,直接开门大摇大摆地进去,他还是觉得失礼,万一莫雨正好有事或者不方便呢。
铃声透过厚重的门板传到室内,站在门外的穆玄英也听得见。
熟料等了几分钟,没见有人来开门,再按铃又怕吵到莫雨。思来想去,他只好鼓起勇气用门卡划开了那扇门。
屋里一片漆黑,随着门打开,走廊上的灯光照进室内。
穆玄英站在玄关没动弹,心下忐忑,看这情形,莫雨搞不好还没起来。
大概是他来得晚了,莫雨等不及,身体不舒服便又睡了。
他手按上墙面,只打开了玄关的灯,背过手将门轻轻关上。

他朝里走,将手中的食物放在穿衣镜旁的矮桌上,目光一转,看见正对着电视机柜的大床被子里裹了个突出的人形。
果然还在睡啊,这就不好把人叫醒了。穆玄英站在原地思考片刻,来都来了,先看看有什么能做的吧。
窗帘遮得严实,空气也闷闷的,没有流通的清爽感。穆玄英皱了下眉,蹑手蹑脚走过那张大床,仔细着不惊动床上的人。
他走到窗边,将窗帘朝两边拉开一些,午间的阳光洒落进来,登时将暗室照亮。
床上传来一声不满的呜咽。
穆玄英惊得回头,看见莫雨翻了个身,继续用被子将头捂住。
他松了口气,拉开一扇纱窗,打开玻璃外窗,让新鲜的空气钻进来,带走屋内的沉闷。很快,他将窗帘再度拉起,免得莫雨被光惊醒。
他忍不住在心里笑一句:莫雨又不是吸血鬼,还带怕光的。

接下来做什么呢?穆玄英扫视室内,莫雨住的这间房间,比他在剧组拍戏的住宿点宽敞多了。从他站的地方到莫雨现在睡的床,足有两三米的距离。
他看向床头,枕头一边被莫雨的头压得翘起,被子有一块滑落到了地毯上。
床头柜上放着一板药片,一个药瓶,一堆揉皱的面纸团,一个横倒的空矿泉水瓶。
穆玄英小心地吐了口长气,放轻脚步朝莫雨床边走,他腿几乎挨到床边,伸手要去清理床头柜上的垃圾。
就在这时,床上的被子被人猛地掀开来,唬得穆玄英当即静止,手上还抓着那个空矿泉水瓶。
莫雨睁着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仿佛有人施展了定身术,房间里两个大活人全都石化了般,成了一动不动的塑像。

十几秒后,有人先一步动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人坐起身来,手直接扣住站立的人的手腕,让他手指一松,空水瓶掉上地毯。
一眨眼工夫,原本站在床边的人被用力拉上了床,后背倒入柔软的床垫。
有人牢牢扣住他两只手,拿膝盖顶住了他的腿。
莫雨欺身在他上方,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仰躺在下面的穆玄英有点透不过气来,对当前状况亦是一头雾水。
莫雨忽然笑了下,“是你啊。”
他整个人忽然一下子放松,砰然倒下,全身重量砸到穆玄英身上。
穆玄英肋骨一痛,差点背过气去。
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再轻也轻不到哪里去,何况莫雨经常健身,肌肉结实,砸下来简直跟块石头似的。
他挣扎着伸手去推莫雨,想把人从他身上推开,不然他就快被压断气了。
熟料莫雨一只手支起上半身,看着他的眼神有点生气,像是不满他的挣扎和抗拒。
“不准动。”莫雨命令道。
穆玄英抓紧机会试图逃跑,头和肩膀刚抬起来点,就被莫雨按了回去。
莫雨按住他,低下头来对着他T恤领口露出来的肩颈处,不客气地咬了一口。
……
苍天!什么状况!
穆玄英汗毛倒竖,甚至忘了挣扎。莫雨的嘴唇还贴在他肩上,凡接触到的地方都有点痛,T恤领口有被拉开的趋势,头发也蹭得他脖子发痒。
他脑子里不知为何,冷不丁闪过苏曼莎那张成熟美艳的脸,红唇对着他吧啦啦道:你看到他,不会很想被他扑倒被他征服吗?不会去想,这辈子要是不跟他睡一次,人生半点意思都没有吗?

评论(20)
热度(202)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