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51

51.

莫采薇正同莫红泥聊得起兴,一拍脑袋,想起件事来。她跑到放双肩包的沙发旁,拿出钱包,从中抽出一张卡片。
“帮我带给蓉蓉,我一直忘了给她。”
莫红泥接过来一看,上面写着:TO蓉蓉,祝你天天开心。落款穆玄英。
“哎呀,她手机桌面还是他呢,”莫红泥将卡片夹进记事本,“我回去带给她。”
记事本刚一合上,莫红泥的手机便响了,莫雨发了条消息给她,叫她准备一下,去送个人。
两个女孩交换了个眼色,同步起身。
莫采薇背起双肩包,小声道:“我还以为,少爷会多留他一会儿呢。”
“谁知道他在想什么,”莫红泥撇撇唇,“要能让人猜透,也就不是他了。”
“以前还没跳槽的时候,我挺怕他的,可是,又打心眼里希望他过得好,一切顺当,”莫采薇低头一笑,“很矛盾吧?”
“不矛盾,”莫红泥捏了下她脸蛋,“我也是。”

从酒店开车到《燕城往事》剧组,来回一个小时。H市路况良好,此时行车也少,一路畅通无阻。
莫红泥一回到酒店便来向莫雨报道,没敢直接划房卡进门,先按了门铃。
她手机滴地响起,一条消息在屏幕上闪烁:自己开。
莫红泥暗道糟糕,莫雨现在心情恐怕不太好,她要撞枪口上了。
奈何自己干的事躲不掉,该背的锅还得背。她硬着头皮进了门,朝里走了两步,便听见莫雨的声音。
“是你把房卡给他的?”
果然是这事……
虽不晓得穆玄英进门之后的发展,莫红泥仍猜得出结果不是太好。她送穆玄英和莫采薇回到剧组住宿点后,穆玄英走到车窗前跟她道谢,头一低,也让莫红泥看清他脖子周围多了些可疑的红点,导致她往回开的一路上脑补个不停。
此刻听到莫雨冷淡的语气,不像得偿所愿,反像兴师问罪。
莫红泥顿时明白,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整个世界依然纯洁无比。她的罪过充其量就是不该私自把房卡给穆玄英,打了莫雨个措手不及。
“是的,采薇告诉我,穆玄英想来看你,”莫红泥冷静下来,回道,“是我自作主张了。”
她抬起头直视莫雨,“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关心你。”

莫红泥最早进入BADMEN当实习生时,便负责跟随莫雨,从一个打下手的小跑腿变成如今的头号助理。她眼见着莫雨从普通的演艺人员到如今爆红的影帝,人情冷暖个中辛酸尝得透彻,长久接触下来,她对莫雨敬佩且忠诚。尽管有时会抱怨几句莫雨性格太我行我素,跟着他能把心累死,可万事当前,她无不以莫雨的利益为第一考虑。
她看得明白,穆玄英对莫雨的心意不假,这个新人值得莫雨的青睐。
她没把话说完整,莫雨也听得出那些未尽之言:穆玄英人很不错,真诚善良,关心你是出于他本心,他没想借此图你什么,他跟其他接近你,想从你身上捞好处的人不一样。
莫红泥能发觉的,莫雨又何尝看不出。
不然,他何以在和穆玄英的一次次交流中越发克制不住自己对他的兴趣,想要去了解更多?
有件事情莫雨想得清楚,即使没有十五年前的短暂交集,他对穆玄英的喜爱程度也远远超出了安全界限。
穆玄英还在把他当前辈当朋友的时候,他已经想到更复杂更长远的局面了。
然而,就因为莫红泥一次难得的自作主张,他险些打破了平衡,让事态发展到他不可控制的地步。

被门夹的?
穆玄英这个人,连谎都不会撒,笨到家了。
一开始,莫雨还真以为是幻觉,什么情况下穆玄英会毫无预兆的、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呢,这不是梦是什么。
既然是梦,做什么不是理所应当?
于是他行动了,二话不说直接推倒。
穆玄英惊讶的表情,和手上的推拒,他也自动理解为梦的世界也要讲逻辑,如果是现实里的穆玄英冷不丁被他按到床上,必定也是震惊不已。
他放松全身,将整个人压倒穆玄英身上时,听见下面的呼痛,也感受到身下是实体的触感。包括之后,他头凑近穆玄英的脖子,咬了一口,鼻端闻见的气息干净清爽,有股柠檬的皂香味,唇贴着的皮肤柔软得叫他着迷。
身体面对面挨着,不可避免会有很多地方贴合在一起,他似乎能感到对方的心跳,随着他唇滑过更多地方而跳得越发快。身体自带的温度,呼吸低喘和心跳怦然,让这个幻觉不再像是梦境想象中的人物,而是活生生的本尊……

莫雨在终于醒过来的同时,也清醒地想起了已然发生的所有事。
他直觉自己犯了大错,担心穆玄英会被他吓坏了。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闲心去玩消消乐,莫雨没控制住,对他阴阳怪气了几句,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早知这么没心没肺,还不如将错就错!
从某种意义上讲,穆玄英对他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也是心大得少有。
既没有为他的冒犯而生气,流露出厌恶不满,却也没有慌乱不安,看都不敢看他。
要不是在脖子红点那里撒了谎,莫雨还真以为他所做的事情对穆玄英毫无意义,就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对方也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穆玄英不想让他知道他做了什么,为此还说谎了,这种介意的反应,莫名地教莫雨有些高兴。
就要让他介意才好,他才会去想,莫雨行为背后的意义。

“你给柳公子打个电话,”莫雨手指扣了下沙发扶手,“跟他说,接下来一个月我要放假。”
莫红泥掩饰不住惊讶,莫雨自打入行,从没休过一个月的长假。若是为了补拍《无定河》剩余的镜头,曹雪阳也说了,顶多四五天就能拍完的事。如果不是莫雨病了,他们都该结束了,哪需要一个月那么久。
她收敛讶色,应道:“好的。”
不问理由,不可插手,是她当莫雨助理的行为准则。先前因为对穆玄英有好感,她多生了事,虽不后悔却也不想再犯。就像她对莫采薇说的,莫雨想的谁知道呢,他心里头自有主张,只能由他去了。
“等这边拍摄结束,你也回去,有事我会联系你。”
“这……”莫红泥不禁犯难,虽说她无权干涉莫雨,可以他这张脸,到哪不是被围观的命,万一跑去哪个地方闹个大新闻,BADMEN都来不及处理。
“我大概跟你差几天回B市,前后脚的事,别慌。”莫雨看出她心思,直言道。
“好,我听少爷的。”

***

头一个来迎接穆玄英的,自然是李无衣这个目前全剧组唯一的闲人。
穆玄英还没进宾馆,他就从门口飞出来了,满脸堆笑,“今早树上喜鹊在叫,我就猜有好事发生,果然兄弟你回来了,有没有给我带好吃……”
仿佛有人咔哒关闭了他的发声器,让他要说的话卡在了嗓子里。
李无衣直勾勾地盯着穆玄英的脖子,盯得后者浑身不自在。
穆玄英很快反应过来他在看什么,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李无衣慢慢地摇起头来,话语里是满满的痛心,“我本以为你跟我一样,是一条孤独又高贵的单身狗,是一个每年11月11日上街为正义呐喊的团员,想不到藏这么深,看你长得眉清目秀的,居然是个我党的叛徒。”
“去去去,”穆玄英用另只手推了他肩一下,话里却没多少底气,“别瞎猜。”
“没瞎猜你捂什么啊,”李无衣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怕被别人知道你刚刚经历了激情燃烧的一夜吗?天啊,好多点点,你对象肯定占有欲特强。”
穆玄英被他气乐了,“你脑洞也太大了,怎么不去写剧本啊。”
他懒得跟这家伙解释,索性提着行李箱直接越过他,上楼去也。
在他身后,是李无衣不停歇的叫唤,“唉别走嘛,既然脱团了给我也介绍一个呗,要脱一起脱才是真兄弟,唉唉,别走那么快嘛,唉哟,你脸都红了……”

评论(32)
热度(19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