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69

69.

长到20来岁,女朋友尚未交一个,突然就多了个男朋友。
穆玄英的大脑还未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宣告做出反应,便被生生打断——
一群刚从选秀节目上下来的女孩子涌入化妆间,衣香鬓影团团绕,令人眼花缭乱。
很快尖叫声四起,穆玄英双手一抖,差点捂住了耳朵,眼看着女孩子们围向莫雨,一个个激动又兴奋的,却碍于莫雨冷淡的脸色,不敢靠得太近。
现下的情势,他与莫雨的谈话是无法继续了,穆玄英当机立断,朝门口移动。
出门一拐弯,没走几步便被人叫住,回头一看是陈月。
陈月身上那件纯白色的短旗袍绣了兰花草,头发挽成圆髻在脑后,留出两缕黑发垂到身前,手腕上一只白中沁碧的玉镯,人如春夏兰若,清新可人。
“好久不见啦,”陈月见到他很是开心,“你最近在忙什么?”
“刚杀青了部戏,现在在录节目。”
陈月颇感兴趣,“哎?什么节目?”
穆玄英想起自己签的保密合约,也没把握此刻能不能公布,便转了话题,“……很普通的真人秀。”
是的,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一个他和影帝谈恋爱的真人秀而已,简直不能更普通。
“很普通?”陈月挑起眉毛,“那为什么我的微博下面都在问,要跟你上心有灵犀的是不是我?”
哈?
穆玄英下意识掏出手机,想翻微博看下究竟。
“不用看啦,他们半小时前刚发的预告,说这季的主角是你和一位神秘嘉宾,”陈月吐了下舌,“我都没关注心有灵犀的官博,还是好多粉丝来问,我才发现的。”
既然已被节目组公布,他也没有好隐瞒的,点头承认,“嗯,我是在录心有灵犀。”
陈月的眼里立刻迸出好奇的光芒,“哇哦哇哦,来来来,跟我说说,那个神秘嘉宾是谁啊?”
“稍等,我看一下。”穆玄英点到微博,看见节目组发了他的单人宣传照,还在旁边P了个黑色人形立牌,注明他的搭档大有来头超级难请,绝对没人能猜出是谁。

心有灵犀作为一档收视率高的热门节目,本就饱受关注。这是第一次在公布嘉宾的时候选择半公开,还用了这样吊足人胃口的说法。
底下有些人已经开始嘲讽,说节目组故意大做噱头,搞不好只是个十八线小艺人来混上镜,等正式播出的时候,可有笑话看了。也有人善意地建议,比起一开始就拉高期待值,不如低调一些宣传更好,免得打脸。而穆玄英的粉丝们,已经开始刷话题,纷纷议论他的搭档会是谁。
和他合作过的陈月和叶珠儿,同属Fresh Air的月弄痕和林可人都被提出来比照一番,甚至还有人对照着那个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的人形立牌表示,一看就是陈月,错了提头来见。
“我本来想转发帮你宣传下,顺便声明真不是我,”陈月说,“可我不了解情况,想想还是不敢随便转。正好,碰到本人了,到底是谁啊?”
穆玄英收起手机,“等节目播出吧,他们不公开,我也不好说。”
“捂这么严实啊……我也不勉强你了,不过,我录过真人秀,一起拍摄的艺人们,人品好不好很重要的。要是那人品行不好,你也难做。”
穆玄英晓得她是怕自己吃亏,“我懂,这个你放心,他人很好。”
“姑且信你了,”陈月看了下时间,“我该走了,下次聊啊。”
走之前她开了句玩笑,“等节目播了我肯定追着看,你小心哦,别动感情了假戏真做啊。”
“怎么可能啊。”穆玄英随口作答。

他说得无心,不想却被莫雨听了去。
从那群女孩中脱身出来不难,说声自己有紧要事待办即可。她们个个恋恋不舍的,却也不会真的来耽误他。出了化妆间,顺着直觉一走,很快听见说话声,莫雨听得出其中一个是穆玄英,另一个女性的声音一下子还认不出。
等到那句带着笑意的“别动感情了假戏真做啊”一出来,他忽然听出来是哪位了,刚冒出个“哦是跟穆玄英传过绯闻的那谁”的念头,便听到了穆玄英漫不经心的回复。
——怎么可能啊。
莫雨脚步顿住了,此刻他再走两步,便能绕过走廊拐弯,与说话人面对面,可他突然不想过去了。
他站在原地,没过几秒,折过身,步子轻轻地离开了。

穆玄英卸完妆换好衣服,打电话给莫采薇,问她跑哪去了怎见不到人。
莫采薇惊讶道:“他让我先走的呀,他说他送你回去,没跟你说吗?”
这个“他”是谁,不用想也知道。
穆玄英皱起鼻子,“你是我的助理还是他的助理?你走之前,为什么没问过我?”
电话那头,莫采薇都愣了。平时她虽喊着BOSS,他却从未真对她摆过上司的架子,她从来也没听过穆玄英用这种不客气的口气跟她说话。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以为你们说好了,非常抱歉,下次我会跟您确认的。”
听见莫采薇的道歉,穆玄英才注意到他刚才像在发火,说了类似斥责的话语。
“没事……”他稳定了下情绪,“我没想怪你。”
“BOSS,”莫采薇小声问,“你是心情不好吗?”
穆玄英沉默了。
说不好,倒也没有,非要说的话,不如说是心绪乍然生波,让他起坐难安。
先前和莫雨的谈话,才刚说了几句便被意外打断。这时莫采薇提起他,不由得,又想起莫雨那些话里的关键。
确实直到莫雨直截了当地点明之后,穆玄英才意识道,这次来参加心有灵犀,是要跟莫雨谈恋爱的。
为何之前没醒悟到这点,还是其实已经有些意识到了,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不愿意去想得太细致?
如果只是简简单单上一个恋爱节目的通告,就不该有他现下迟疑不定的为难。
一旦说穿了,点破了,他要谈恋爱的对手是莫雨,要把对方当男朋友看——
哪怕稍微起一点念头,于他都是种莫大的冲击,不吝激流天降,吞身没顶,呼吸都变得艰难。
连莫采薇都听得出他不对劲了,这种状态,还是不要正面对上莫雨了。

他戴上墨镜口罩,在电视台一楼大厅的休息区坐下,想给唐影打个电话,请他过来接一下。
号码拨了一半又逐个删掉,他还记得唐影之前提起莫雨是什么态度。唐影知道他今天来拍宣传照,万一看到他情绪不佳,误会他被莫雨欺负了,又要想办法去解释。
自己打车回去好了,不一定会被认出来,就算被认出来也没关系,又没干坏事。
正要叫辆车,莫雨的电话来了,他心一抖,手也一抖,直接接通了。
“你还打算坐多久?”莫雨的声音听着有点飘忽不定。
穆玄英抬头四顾,没看到莫雨在哪。
“别找了,到门口来,C区停车场。”
“不麻烦了,”穆玄英道,“我自己回去吧。”
“要是平时,我随便你,但是今天不行,”莫雨淡淡道,“我想你对我有些误会,为免夜长梦多,早点说清楚的好。”

穆玄英到最后也没发现莫雨到底人是站在哪里,能看见他的一举一动。
他找到C区停车场时,莫雨人已经站在车前了,见他过来,干脆利落地拉开车门进了驾驶位,话都没多说一句。
他心下忐忑,坐在副驾驶座上,系好了安全带,没发一言。
车开到中途,他看莫雨一路绷着脸,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忍不住提醒:“你想说什么?”
莫雨瞥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转回前方,“稍等,我找个地方停车,三言两语说不完。”
他把车开下立交桥,驶进一条清静的街道,找了个停车位,停在绿化带旁。
刹车熄火后,车里倏然安静起来,穆玄英被这种前方未知的气氛搞得心里直打鼓。莫雨按下音响键,歌声打破沉寂的那一刻,他有种松了口气的庆幸。
略带沙哑的男声悠悠地唱着爵士,短暂的间奏里,莫雨蓦地道:“你觉得别扭么?”
听见这话时,穆玄英正垂眸看安放在腿上的手,很快,他听到莫雨下一句,“我挺别扭的。”
他转过头,注意到莫雨的表情柔和了很多。
莫雨向前屈身,手肘抵在方向盘上,托住脑袋看向他这边,“我们两个,以前说话不是很自然么,问题出在哪呢?”
问题出在哪,穆玄英自己也很想知道。
莫雨的鼻腔长长地嗯了声,“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以前我拍戏的时候,有个跟我拍对手戏的女演员,大概是入戏太深,在戏下也对我产生了戏中的感情。她希望我能回应她,但我很清楚,我绝对不会对她有多余的感情,不管我在戏里面,爱得多么要死要活,一旦杀青了,就该结束了。我这个人,说冷酷也好,残忍也罢。对工作和生活,我区分的界线很明确。”
穆玄英静静听着,不禁去想,莫雨跟他说这个故事的用意何在。
“真人秀是个娱乐节目,和戏剧表演大不相同。但目的在娱乐大众,少不了,会有些’演’的成分。厚颜说一句,我就算在节目中从头到尾都在作戏,也有把握叫观众看不出。”
大抵是车窗紧闭,才会有呼吸不顺畅的感觉吧。穆玄英想。
“节目里的恋情,当然最好是只停留在节目里,不要影响到真实生活。本来我看到对象是你,我们关系又不错,我还蛮开心,挺放松的,”莫雨看着他笑道,“可是你的表现,让我很担心。一脸局促的,搞得跟对我有感觉了似的……”
“没有!”穆玄英矢口否认,像是被冒犯了一样。
“没有就好,我想你也不会嘛,”莫雨施施然道,“像那种下了戏之后,还要被对方缠上的经历,实在不想再有了。虽然这么想太自大狂了一点,不过,万一你要是真爱上我了,也很麻烦……哎,你会吗?”
他戏谑的表情,明明白白地表示,都是随性戏言,当不得真。
从后视镜里,穆玄英看见自己面部僵硬,脸色不大好看。
他撇过头,看向车窗外,尽力忽视心头那股颤意,“……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评论(39)
热度(200)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