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98

98.

 

 

莫雨再见到穆玄英的第一眼,便皱起了眉:隔了两周没见,穆玄英面颊明显瘦了,眼底有浓重的黑影,不时手捂住嘴打哈欠,手上握着咖啡,还不停往嘴里丢薄荷糖。

穆玄英见到他,倒是开心地笑了起来,走到他跟前,还没说话先捂上嘴,又打了个哈欠。

“很困?”莫雨皱着眉问。

穆玄英就着捂嘴动作,嗡嗡道:“快困吐了……”

他说话的嗓音是沙哑的,全不似往日清亮。

莫雨听见,眉头皱得更深,眼看他身子一歪,忙伸手扶住。

穆玄英倚着他肩,站定后笑吟吟道:“谢谢。”

莫雨一言不发,揽紧他,按到一旁的椅子里,“你这样还骑什么马,改期吧。”

他正要走去找阿诛,衣袖被穆玄英揪住。

穆玄英手指抓着他袖子,仰着头道:“别……不能因为我,浪费大家时间。”

莫雨脸色不虞,盯着他看了会儿,卒然一笑,“行,听你的。”

穆玄英连日来休息不足,大脑正在发钝,是以不察莫雨的笑容只挂在嘴角,眼里殊无笑意。

 

原定要去一家私人马场,需提前换上猎手装。节目组赶时间,将换衣间改在保姆车上。

穆玄英被莫雨拉着上了车,神智迷糊间,突然感觉哪里不对——

莫雨在拉他外套的拉链,在他反应之前,外套已被扒了,紧接着,莫雨手伸进他T恤下摆,手贴上他腰间皮肤,另只手抓着T恤往上掀。

穆玄英使出全身力气扑腾,从莫雨掌下脱出,缩到另一边,“我自己换!”

莫雨倒没迫压过去,站在原处问:“你确定可以?”

穆玄英抓过外套,翻出薄荷糖盒子,又放了两颗在嘴里大嚼,“没问题。”

 

莫雨转头走开,找了个座位坐下,耳朵仔细聆听身后窸窸窣窣。

他低头看方才摸过穆玄英腰的手掌,没什么旖旎遐想,倒是想把身后人拖过来教训一顿:明显严重缺乏休息,瘦下去的面颊,干涩沙哑的嗓音,不是往日活力充沛的模样,是被FreshAir派太多行程压榨过分了?还是仗着年轻不把身体当回事?

不管原因是哪一个,都让莫雨心里压了团火气。

有人按住了他肩膀,莫雨一转头,看见已换好全套装束的穆玄英。

白色竖领衬衫上打了个同色领花,外套和中裤是配套的棕色格纹苏格兰毛呢猎装,脚下是绑带雕花牛津鞋,头上戴了顶猎鹿帽,像个少不知愁的英伦贵族子弟。

穆玄英轻推了下他肩,“过去点。”

莫雨往里坐了一个座位,原来的位置马上被穆玄英占据。

穆玄英坐下后,抓下头上帽子放在膝上,小声道:“到了叫我。”

 

路面平稳,车身几乎没有晃动,莫雨放下半截车窗,有微风吹进来,拂过肌肤与发丝,带来舒适的感觉。

身旁一声鼻子闷哼,莫雨偏过头,见穆玄英早闭上了眼休憩,头靠着椅背,时而发出一声含混的低吟。

莫雨对着那张疲乏的睡颜看了半晌,无声地叹了口气,侧过身,掌心刚抚上他脸,穆玄英唇一动,出声了。

“唉……”

莫雨手僵在那,等了会,没等到下一句,却见穆玄英头一偏,垂到他肩头上,沉沉不醒。

脸颊稍挨近些,便可触到肩上他柔软发丝,有沐浴后的清爽味道,洗发露不知用了哪种,闻着像某种好闻的果实。

柠檬还是柑橘,或者兼而有之?

正要再闻,肩上的人低念了句,“莫雨……”

听见这声呓语,莫雨心念一动,索性靠过去,嘴唇贴近最近的发丝,将穆玄英的一缕发丝在唇之间碾磨几下,才放开。

 

 

要是穆玄英这时惊醒,发现莫雨在亲吻他头发才有趣。

可惜他实在太累了,连续两周的高强度作业,激发出了他的潜力,也消耗了他的精神和体力,只想借着行路先补个眠。

睡梦中,他情不自禁靠近身边唯一的热源,没去想这热源是什么,只想贴住了就很满足。

只想不到,在车上睡的这一觉,竟还有机会做梦。

在梦的场景中,他很快发现,他在梦里是个局外人、旁观者。

像是在看电影,眼前的光感、色泽,近中远景的切换,画面的调度转移,都是电影独有的呈现方式。

 

他看见一个少年背对着他,行走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天边飘着火烧似的云彩,少年好似浸入霞光的黑影。

跟着,景致突然变了,两旁高耸起青山,山腰往上全为白云所覆,如登仙境。

再一看,少年也变了,身姿抽长,陡然间长大,微驼的背挺得笔直,人挺拔修长,已是青年形貌。

梦里的穆玄英,静静地看着那青年,嘴角不自禁翘起,引出温和的笑意。

从青山到广厦,从自然风光到现代都市,青年身侧的风物变幻,如调了快进,不断倒退的风景里,他始终在前行。

穆玄英注视着那人背影,嘴唇一开一合:莫雨……

他一低唤,视野里的场景登时如万花筒扭转,散出数不尽的碎片,华彩斑斓,随即,凝聚成一个新的镜像。

门前的台阶上,站了个少年,嘴角和眼边有伤,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神色桀骜,目光锐利。

那少年看见了他,盯着他的脸,眸光十分警惕。

穆玄英没走上前,只朝他欠了欠身,脸上神情温柔无匹。

少年端详着他,渐渐的,眼中敌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笑意。

那笑,看得穆玄英心忽而一动。

……

 

穆玄英醒来时,发现自己头枕在莫雨肩上,不晓得以这个姿势睡了多久,忙爬起来坐端正。

莫雨以手支颊在看窗外,见他醒了,嘴朝窗一努,“有牛。”

田园怡然,牛在闲适地啃草皮。

穆玄英睡了一觉,意识清醒不少,对上莫雨平静的脸,想起脸颊贴过他肩的温度,不免害臊,“……你肩膀酸么?”

“还好,”莫雨自窗外收回目光,“睡好了?”

“好多了,”穆玄英道,“快到了?”

“嗯,”莫雨淡淡应了声,冷不丁问,“梦到我了?”

“……”

穆玄英百爪挠心,心下直叫:不带这么问的!连这都知道,你也太神了!

“听见你叫我了,”莫雨好心为他解答,“梦见我什么了?”

错过反驳最好时机,此时再否认就太虚伪了,穆玄英认命地答:“梦见《回家》里的你。”

“那时候啊……”莫雨回忆了下那部电影中他的模样,是不大好看,“我有做什么吗?”

穆玄英一抿唇,没有回答。

什么也没做……

只是对我笑了。

 

 

他到底没能骑上马。

不知莫雨何时和阿诛通了声气,改了一辆双轮敞篷马车供他们乘坐环游乡间。

穆玄英对着马厩里溜光水滑的高头骏马垂涎半天,最后还是被莫雨拖走。

起先还想抗议,莫雨冷冷瞥他一眼,丢下一句“你这精神状态,万一摔下马,不是更耽误事?”,只得作罢。

马车前有两骏并辔,马车夫身着礼服在前执鞭,摄像师们另坐了辆马车在旁拍摄,风光如画,温度怡人,眼底饱飨草叶铺陈的绿意,不需伪装,脸上也是愉快神情。

两人闲聊了会儿,马车将他们载到一所庄园前,莫雨先一步跳下车,转头绅士地一扬手,牵着穆玄英的手扶他下来。

“今晚住这?”

“嗯,”莫雨点头,想起什么,笑道,“最后的夜晚。”

按照计划,明天他们将在小镇的车站上举行告别仪式,穆玄英会送他上列车,目送他远去。

“要说再见了,”穆玄英歪头去看他,“时间过得真快。”

莫雨向下按压他的帽檐,语气轻松,“到了明天,我走了,你可别哭啊。”

本以为会收到“你才哭呢”的回嘴,不想却听到这么一句。

 

“要是我真哭了,你能不走吗?”


评论(25)
热度(16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