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自长安城向万花谷,一路行来,莫雨关注力多在毛毛身上。眼下经裴元提醒,曾被有意忽略的内力冲撞和棍气侵体之苦,又开始折磨起莫雨。

裴元点出他伤势,莫雨却不打算向他求医。自己情况如何,他再清楚不过,只要找个僻静地方,让他调息静养,总会慢慢康复。

身在恶人谷多年,若是一受伤便找大夫,也太丢颜面。能扛过去的,自己扛过去便是了。

比起自己,还是医好毛毛要紧。

既然是药王首徒,活人不医,有真本事的话,就救救毛毛。

 

出乎莫雨意料,他刚说完,便见眼前的墨衣医者紧抿起唇,抿出一条严厉的直线。

裴元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莫雨目光微敛,心知裴元这话必有深意,选了个最安全的答案,“药王首徒?”

裴元微一点头,“入药王门下,我等皆发过誓言。需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莫雨转起心思,医者仁心,既有此誓,便不该有那名号。

他有意无意地嘟囔出声:“活人不医……”

裴元忽叹了口气,“郎中千千万万,杏林人才济济,天下不是只有万花谷。常人得个小病,也非要进谷才医治,岂不延误治疗?”

莫雨暗忖,他听得懂裴元一番苦心,只是这些与他何干?

“他人如何定论,裴某从不放在心上。但,既知我是活人不医……”裴元直视莫雨,原本平静内敛的医者倏然间散出无形压力,“如果你死在这里,我岂不是必须救你?”

莫雨一时哑然。

 

侠士,我同你说,等下见了大师兄,可别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大师兄他啊,脸上虽冷冰冰的,其实整个药王门下,最有医者心的,就是他了。

那时刚走出凌云梯,女弟子脚步一停,回身向莫雨殷殷地说了几句。

莫雨想,若论性子古怪的,恶人谷里还少?他来此求医,自然不会因一张冷脸退缩。没成想,怪人也是各有千秋,似裴元这样的大夫,他还是第一次见。

 

莫雨正沉思着,忽觉腰上多了些分量,不由低下头。

原来是毛毛环抱住了他,两条胳膊搂住了他腰。少年仰脸怔怔地看着他,眼中显见担忧。

莫雨心下苦笑,和裴元的对话,估计全被毛毛听进去了。大夫为使病人重视,不惜危言耸听,什么死啊命啊都说得出。毛毛听得明白,难怪有这种反应。

“放心,”莫雨回抱住他,“在你见到莫雨之前,我死不了。”

 

***

 

与莫雨不同,毛毛很听大夫的话。裴先生说了,这两碗药一碗你喝,一碗给他,他要不喝,你就不喝,看他喝不喝。

毛毛用力点头,开始和莫雨耗。

莫雨暗自咬牙,裴元这招太狠,毛毛虽然好骗,可也倔得很。一旦认定了一件事,就算是莫雨也难说得通他。

他憋着气端起那气味浓郁的药,一仰脖喝了个干净,倒转过碗给毛毛看,“该你了。”

毛毛眨了下眼,双手捧起药碗,皱着鼻子一口一口往下咽。

裴元一拍长几,“快喝!”

毛毛受了惊,咕嘟喝下了一大口。

莫雨不满地瞪了裴元一眼。

裴元恍若不觉,从袖里摸出个药盒,开了盖倒出几粒圆丸,递到毛毛眼前。

“长苦不如短苦,”裴元语气温柔许多,“喝完了药,给你吃甘草糖,甜的。”

莫雨觑他,所谓先吓一吓再给点甜头,裴先生深谙此道。

毛毛含着甘草糖,揉了揉脸,拉过莫雨的手,要把剩下的甘草糖都给他。

莫雨不肯要,正推脱间,只见毛毛脸色一变,朝他身后躲。

莫雨心一沉,抬头看向来时路,果然是那人。

 

青竹杖一点地,司空仲平迈上石桥,稳稳地走过来。

没隐藏行踪,被追上是早晚的事,这本在莫雨预计之中。只是现在若与司空动起手来,天无时地不利,输赢难料。

司空仲平走到与他们相隔一丈,朝裴元拱手道:“裴先生。”

裴元随意地一挥手,“坛主所发信号,我也见了,请坐。”

他说请坐,然则空地之上除他身前长几,没有任何坐具。

司空仲平倒不在意,索性走上前来,站着直说来意,“先生,这娃娃要不要紧?”

裴元扫了他一眼,淡淡道:“那道棍气,是出自你手?”

司空仲平道:“是。”

裴元锐利的视线从莫雨面上掠过,莫雨手指一紧,下意识地便要握住刀柄。

“万花谷只谈风雅,不是打杀之地,”裴元像是没看见他动作般,悠悠道,“谁先动手,我送谁出谷。”

司空仲平沉默片刻,道:“先生误会,我只是来探病。这娃娃……”

他转脸一看,见毛毛躲在莫雨身后,不敢靠近他。他有些尴尬,自嘲道:“想不到,我倒成坏人了。”

莫雨冷哼一声,听起来十分嘲讽。

司空仲平眉头一皱,忍住了没发作,向裴元道:“这娃娃对浩气盟重要得紧,万万不能有闪失,劳驾先生费心……”他抱拳一拜,“浩气盟必有重谢。”

裴元受他一礼,神色依然淡得很,只道了句,“客气。”

 

手中书卷飞快拍了下莫雨的肩,裴元低声道:“你随我来,我有话说。”

莫雨面上不动,心中已是大惊。以他一身高超武学,警惕极高,反应极快,居然会被裴元冷不丁拍中肩头。再想到方才裴元收放自如的气势,说不是武林高手鬼才会信。

神医名声太响亮,少有人知这位药王首徒的武功深浅。

莫雨越发提高警惕,听司空与裴元对话,浩气盟与万花谷有交情也不奇怪,假若他二人联起手来……

裴元见他不动,眉一挑,“你不想知道你的小朋友,到底得了什么病?”

司空仲平急忙道:“先生,我也想听!”

裴元手势下压,“坛主且等等。”

莫雨主意一定,恭敬道:“我听先生的。”

 

他随着裴元绕到草屋之后,那里遍野乱花迷眼,好似夏夜繁星。莫雨有意辨认一二,却发现这些花草皆是他见所未见。

裴元驻足转身,衣角带风,一双本是淡漠的眼睛里蓦地射出利芒,他声音不高,却字字饱含分量:“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康雪烛的人?”

 

莫雨心跳一停,脑中打了几个转,猛然醒悟:他进万花谷,进得太容易!

连司空仲平都要先放出信号,等万花谷来人迎接,才过得了机关阵法。他一个陌生人初来乍到,却熟门熟路地径直走到入口,不引起怀疑才怪。

万花谷虽是避世桃源,厌恶红尘纷争,谷中依然有不少人怀着侠义济世之心。万想不到,竟出了康雪烛这般败类,在谷里残忍地砍下了琴秀高绛婷的双手。

事发后康雪烛逃亡出谷,引来无数江湖义士追捕,其中便有万花谷的弟子。此人被逼得无处藏身,最后只得遁入恶人谷中。

 

裴元直白道出康雪烛的名字,是不是因为他看穿了莫雨是恶人谷的人?或者仅仅是个试探?认得入谷道路的,不止康雪烛一人。

莫雨一番饰词未及说出,裴元又道:“方才你喝的那碗药,名为芙蓉汤,闻起来苦,喝起来更苦。”

他微微一笑,眼里却无一丝笑意,“此药还有个别名,叫做断肠散。穿肠剧毒,一命归天。”

他幽黑眼眸里,映出莫雨震惊的双瞳。

 

昔作芙蓉花……

今为断肠草。

 


评论(10)
热度(114)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