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32

32


被莫雨一个电话叫离饭桌,柳公子不是没怨气的。他最近忙着接洽一项合作,成天东奔西跑三餐草草了事,好不容易磨得合作方点了头。柳公子松了口气,想着一定要吃顿好的慰劳下自己,谁料菜还没上齐,就被莫雨叫去跑腿。
思及此,柳公子郁闷地拍了下方向盘,平时没见莫雨来找他这个有等于无的经纪人,一有了麻烦,就无比自然地丢到他头上。不满归不满,柳公子啃了口聊作充饥的三明治,还是任劳任怨地打起了电话。
几个电话打完,他差不多有了头绪。眼看车快开到公司,他边注意路况,边拿起手机,准备给莫雨打电话。
冷不丁的,车旁响起了喇叭声,长笛一声又一声,肆无忌惮好生扰人。
柳公子循声往旁边看去,有辆眼熟到不行的拉风跑车正行驶在他左侧。跑车车窗缓缓放下,露出一张神气活现的熟悉面孔,冲柳公子挤眉弄眼。
“帅哥,这么巧啊。”不灭烟脑门上架着副墨镜,笑吟吟地打起招呼。
柳公子眉一皱,“你怎么在这?”
他这一问,不灭烟面上得色更甚,“我过来的原因,和你一样。”
柳公子闻声,先是扫了一番四周,见左右无人,方低声道:“到公司再说。”
不灭烟点了下头,轻笑一声,拉起了车窗。
虽说早已过了下班时间,楼里还有一些人在加班。考虑到他们要讨论的事需避人耳目,直到出了电梯,进入高层会议室把门关上,柳公子才开了口。
“莫雨给你打电话了?”
“没错,是他找我的。”不灭烟腋下夹着个牛皮纸档案袋,眼角眉梢带出风流笑意,“没想到,莫少爷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他话里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听得柳公子又皱起眉来,“你查到什么了?”
不灭烟食指放到唇上,轻佻地嘘了声,“主人公都没到呢,你急什么。等他来了再说,保证满足你的好奇心。”
他拉开一把转椅坐下,两腿翘到会议桌上,“你也坐嘛,站着多累。”
柳公子在他旁边坐下,叹了口气,“这种事可大可小,要是放在你身上,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
不灭烟哼了下鼻子,“那是,绯闻算个屁,我一天换一个,狗仔拍得过来么。”
“按理说,也不该去拍他啊,”柳公子拳头敲了下桌面,“业内几家媒体龙头,私下都跟我们有协议,一直合作愉快。何况莫雨的绯闻,哪一次不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根本炒不了多长时间。非要在这方面惹怒莫雨,图什么。”
不灭烟意味深长地瞥他一眼,“假如这一回,不会不了了之呢?”

“你什么意思……”柳公子睁圆了眼,“你可别告诉我,莫雨玩真的了!”
不灭烟探身拿过会议桌上的一本时尚杂志,哗啦啦翻动起来,“谁说的,我可没说。”
“你我还不知道啊,八卦内幕全都门儿清,唉,我说莫雨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我叫出来,原来、原来……”柳公子抓了抓头发,苦笑道。
不灭烟慢悠悠翻过一页杂志,“别急,深呼吸,放轻松。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事跟莫雨没关系。”
“骗鬼呢,被拍到的不是他啊?”
“被拍到的是他,”不灭烟啪地合上杂志,“可不止是他。”
他指尖点了点杂志封面,咬字清晰,“你也说了,我们和那些媒体都有协议。虽说莫雨性格不怎么样,毕竟实力摆在那,艺人绝对不能沾的负面行为,他也一概没有。偷拍莫雨,给他瞎掰点绯闻出来,既没意义还得罪了BADMEN,犯不上。”
柳公子吐出长长一口气,“这么说,真不是冲莫雨来的?”
“呵,我都能想到的事,莫雨会想不到吗?”
不灭烟的目光望向会议室的门,磨砂玻璃上映出瞳瞳人影,“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偷拍的人打的不是莫雨的主意。你猜,他们想对付的是谁?”


会议室门霍然拉开,莫雨站在门口,一双眼黑沉沉不见底,面上覆了层寒冰。
一见他这表情,柳公子当即坐正了身,不灭烟下意识把腿从桌上放了下去。
莫雨一步一步走到他们对面,拉开一把转椅,坐了下来。
手肘搭上转椅扶手,右手食指扣了下桌面,莫雨抬起眼帘,凛凛视线在对面两个人脸上扫过,“谁先说?”
从他甫一出现,会议室内的气氛卒然间起了变化,低气压压得人大气也不敢出。
不灭烟柳公子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莫雨的手指又扣了扣桌面,这回声音重了些,显见不耐。
“咳咳……”不灭烟清了清嗓,拿过身侧的牛皮纸档案袋,绕开棉绳,从里头抽出几张相片摊在桌上,手掌按住往前一推,推到了莫雨眼皮子下面。
柳公子这才晓得他一路夹着的档案袋里头是什么,几张7寸相纸上,拍的是同样的场景:在一家餐厅的门口,两个男人拥抱在一起。

莫雨垂下眼,目光落在那些照片上,脸上无甚表情,看不出他的心思。
不灭烟一手托起下巴,嘴角上翘,“啧啧,看这构图,这姿势,多美多闪耀,留着作纪念吧。”
莫雨忽地抬眼,盯住了他,不灭烟嘴角笑容登时僵住,气氛一凝。
见情况不妙,柳公子连忙打起圆场,“当时拍你的人,我已经查到了,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纸。社长是街头混混出身,全靠爆名人的负面新闻捞钱,没得爆就胡乱编,风评很差。”
“那家报纸还有个业务,”不灭烟接过话头,“你看不惯谁,只要出得起钱,他们会帮你把那个人的底细挖个底朝天,但凡抓到一点把柄,就能把那人踩得翻不了身。”
不灭烟微眯起眼,“和见钱眼开的人打交道,也有好处。出钱多一点,这些人立马背弃雇主投向新主子。”
他手指弹了下牛皮纸袋,“这不,随便开个价,某位小帅哥的档案全都给我了。”

莫雨漠然的视线从不灭烟手中的纸袋上掠过,转头对柳公子道:“FreshAir最近有什么动静?”
柳公子闻言低头,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按了几下,找到了想要的信息,“上个月,他们开除了一个艺人。有人举报该艺人涉嫌违法活动,严重影响了公司的声誉,不仅提前解除合约,索赔金额也不是小数目。据说该艺人私底下说过,要向落井下石的FreshAir进行报复。从近期的动静来看,他主要在针对唐影。”
不灭烟的眉头微不可觉地皱了下,很快又回复了吊儿郎当的神情。
莫雨双手手指交叉,挑了下眉,“唐影?”
“嗯,”柳公子盯着手机道,“他还没爆出负面消息的时候,就和唐影交恶了。唐影还公开说过当初签下他是FreshAir做过最错误的决定,大大伤了他的面子。反正工作丢了名声也毁了,索性破罐破摔,想把唐影踩下去。结果唐影素来谨慎,没给他能钻的空子。”
“哈,”不灭烟突地笑了下,“一个站在幕后的经纪人而已,打压下去,能有什么成就感。我要是他……就选另一个人下手。”
莫雨伸手拿过一只钢笔,在手里转了个圈,“唐影目前负责的艺人,都有谁?”
“只有一个,”柳公子声音一卡,过了会儿,才道,“……穆玄英。”

问出问题的时候,莫雨心里早已有答案了。此刻听到回答,钢笔悬在他的虎口上,颤颤巍巍,要掉不掉。
一片沉闷的静默里,不灭烟非常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伸了下懒腰,“哎呀……”
四只眼睛齐齐扫向他,不灭烟吞咽几下,活动了番面部肌肉,讶然道:“你们看我干吗,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么。FreshAir内部的矛盾,跟BADMEN有一毛钱关系吗?人家的事,就让人家自己去解决嘛,用不着我们去操这份心吧。”
柳公子提高音量,“可这照片上,还有莫雨呢!”
不灭烟甩甩手,“小意思,我打过招呼了,回头他们要给穆玄英编故事,说他跟男人有不正当关系啦,抱大腿潜规则啦,都会打好马赛克的,保证莫雨他亲爹都看不出来。”
他又伸了个懒腰,抓起牛皮纸袋拍拍自己肩膀,“我回去睡觉了,你们慢慢聊,拜。”
不灭烟一手插兜,晃晃悠悠绕过会议桌。快走到莫雨身后时,他眉眼现出一丝狡黠,有意放慢了脚步。
刹那间,莫雨猛地跳起,劈手夺过了不灭烟手中的纸袋。

果然……不出所料啊,不灭烟忍住笑出声的冲动,倒退一步背贴上墙,拍起胸口顺气,“哎哟,吓死我了,你属强盗的吧。”
纸袋在莫雨手中抓得死紧,扯出扭曲的褶皱痕迹。莫雨声音冷得像是极地里的千年冰川,“唐烟,把那家报社的地址给我。”
不灭烟两手背到身后,看着莫雨道,“有句话说得太对了,人一旦动了心,智商就变零。你是不是傻,他们要是还想拿穆玄英编故事,他的档案和照片,又怎么会交到我手里呢?哦对了,现在在你手里了,你拿好啊。”
听见这话,从进门起莫雨始终紧绷的脸,终于放缓了稍许。他垂眸看向手中的纸袋,封皮上潦草的穆玄英三个字,看得他眸光一动。
方才他悬着心,耳朵只顾着听自己想了解的讯息。直到这时,不灭烟说的另一句话才恍然进入他的大脑。
——人一旦动了心,智商就变零。

莫雨的胸腔里仿佛响起一声嗤笑:他只不过是在关心一个他欣赏的新人,哪扯得上动不动心,说的就像他对穆玄英有什么非分之想似的,太好笑了,太滑稽了……
……
莫雨的手指渐渐放松,无意识地,小心翼翼地抓住了纸袋。
他知道,在这个纸袋里,存放着穆玄英的档案。里头肯定有一些是他还未了解的,关于穆玄英的故事。
这些故事隶属穆玄英个人所有,非常隐私,凭良心说,他不可以打开,他应该把里面的东西烧了,谁都不给看。
拇指摩挲过牛皮纸袋袋身,有种粗糙的触感,也仿佛带着一种柔和的温度。
柔和的……

是最好的天气里吹在皮肤上的微风,是猫咪轻轻搭在人膝盖上的粉色肉爪,是早上面包房里飘出的第一炉牛角面包的香气,是世界上一切能够与美好两个字划上等号的东西。
柔和的,温润的,可爱的,透明的,清澈的,包容的,徐徐缓缓的,明亮而不刺目的,使人不知不觉只想沉浸其中的——
就像……
就像是穆玄英带给他的感觉。

“喂,哈喽,莫雨。”有人在叫他。
莫雨抬起头,不满地皱起眉。
他对穆玄英的回想倏地被人打断,没好气地道:“干嘛。”
不灭烟笑得鬼兮兮,手中一本时尚杂志卷成圆筒,凑到莫雨鼻子跟前,“采访一下哈,Rainy,你这张脸,疼不疼啊?”
莫雨冷冷瞪了他一眼,却没能把不灭烟的笑容给瞪没了,反而让对方笑得更开心。
“我最后说一次,不要再跟我提他,我对穆玄英没兴趣!”不灭烟拿腔拿调地模仿起来,语气一转,荡漾得不行,“哎哟喂,没兴趣,没兴趣你带他去SweetHome,这要是有兴趣了,你还不直接把人抱到love hotel啊!”

评论(39)
热度(305)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