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漩涡 第三十一章

一张薄薄的信笺卷成细细的卷儿,塞入竹筒绑在鸽子爪上。为避人眼目,竹筒涂成与鸽子爪尖相似的颜色,非离得极近才能分辨。
孔真却一早认出了,在那只鸽子跳到她肩上之前。一张一合的尖喙上点了个红点儿,浩气盟里每只信鸽都有这样的标记。
她悄悄收鸽入桌下,手指灵巧地解下那截竹筒,信手一弹,鸽子自桌下蹿出,翅膀一抖张开,翱翔向天际。
信笺摊开在她手心,短短几行字,她看得分外仔细。对面的林瑜耐不住性子,伸长脖子问:“坛主怎么说?”
孔真头也不抬,只低声道:“找到了。”
“在哪?”林瑜惊呼出声,意识到不妥,又放低音量,“可要我们过去?”
“不用,”孔真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有坛主在,自会将那孩子带回去。”
“那我们呢?是先回盟中,还是另有安排?”
孔真浅笑着放下茶碗,“坛主说了,相机行事。你我便留在此地等着接应吧。”
她正笑着,却见林瑜愀然变色,死死瞪着她背后,一双杏眼喷出怒火,一只手霎时间将剑拔出一半。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带着毫不掩饰的快意。
“二位美人,又见面了。”
孔真头一低,手飞快移向腰中宝剑,剑柄长穗一抖,熟料剑未抽出,后颈已落入冰冷的手指。
手指慢慢收紧了力道,耳边响起恶意的笑,“小娘子为何不动了,怎的,怕我折断你漂亮的颈子么。”
一剑凌空而来,林瑜正要猛刺过去,却堪堪停住——
她的剑尖正对着孔真的眼睛,不过毫厘。
男人反应极快,早在林瑜亮剑之前,手已一移掐住孔真喉咙,将她拖拽起来挡在自己身前。
林瑜将剑向后撤,那人却阴笑连连,掐着孔真向前推,直把孔真当个活靶子用。
不得已,林瑜只得撤了剑式,垂下剑尖,握剑的手止不住发抖,牙齿咬得咯咯响。
她与受制的孔真四目相对,满眼悲愤,一筹莫展。
缚在脖颈的手一个用力,孔真脸色涨红发紫,硬生生蹦出一个微弱的字来,“走。”
话未出时,林瑜已是一个后跃,足尖一点,飞身出了茶馆,朝人群中隐遁。

两坊之隔,人群簇拥,围得水泄不通,正在看里头人杂耍。
离得远的人看不清楚,有些人便爬到树上去。
莫雨坐在树杈上,低头朝下喊,“你看得见吗?”
穆玄英仰头冲他笑,“看得见,”好死不死非补上一句,“我个子高。”
树上某个尚未来得及长高的小兄弟顿时不爽了,手脚乱扯乱蹬一使坏,树下的穆少侠就被砸了满头的树叶碎枝。
这下也顾不得看杂耍了,穆玄英专心清理起头上的叶子。
莫雨报复完毕,嘴角一扯,继续看向人群中心。
冷不丁,群起一声惊呼,人人倒抽冷气,俱是向后退去,像是被什么惊吓住了。
莫雨看得清楚,眉头一皱,手一按树枝,身一拱自树上跳下,把正在抹掉叶子的穆玄英惊了一惊。
他方才没往那头看,自然不晓得莫雨看见了什么,这时一抬头,也察觉哪里不对。
莫雨神情严肃,凑近他道:“别看了,走吧。”
“怎么?”
莫雨面部抽动数下,“方才有几个天竺僧在里头,一个掀开僧衣露出肚皮,将一把刀插入腹中划得大开,另一个手伸进他肚子,掏出了血淋淋的肝肠……”
穆玄英一愣,不由得犯起恶心,“死了?”
莫雨冷笑一声,“哪里会死,那肝肠捧在手里,绕圈供众人赏玩一圈,再胡乱塞入那人腹中,一抹一拍,光滑如初。”
当真是闻所未闻,穆玄英感叹出声:“哇,天下无奇不有……”
莫雨伸手拍了下他脑门,穆玄英没提防,被拍了个脆的。
“姓穆的你傻不傻,使得出这种骇人幻术,能是良善戏人?怕是另有目的,这里要不太平了。”
“那……我跟过去看看?”穆玄英向那边眺望,人群蜂拥,他看不清天竺僧是否还在原地。
他脑门又被一拍,一阵火辣辣,耳边是莫雨低吼,“要你多管闲事?你记住了,找到毛毛才是要紧,少去逞英雄!”
穆玄英捂住额头,气呼呼地道:“拍我头好玩吗,没大没小,我可比你年长呢。”
莫雨呵呵笑,“年龄或许是,脑子不见得。碰上我,也算你运气。”
穆玄英正要呸他,肩膀却被人狠狠一撞,疼得嘴一歪,身朝前向莫雨倒去。
莫雨及时扶住他,眼瞪向冒失的来人,却在看清那人脸孔时一眯眼,心中生出几分烦躁。
他真希望穆玄英别看见这人,看见了,又要惹一身麻烦。
事与愿违,穆玄英脸一转,诧异道:“林姑娘?”

林瑜一脸失魂落魄,目光发散,对着穆玄英看了好一会儿才有了焦点,“……木少侠?”
她恍然惊醒似的,举头四顾,“我怎么在这,我走错了,走反了,快,快……”
她转头要走,穆玄英已挡在她身前,“林姑娘,你若有麻烦,同我说罢。”
“同你说,同你说有什么用!”林瑜很生气,脸一皱,却又发起愁,“你别碍事,我要去找人,万一晚了,孔姐姐就不好了……”
“带我去,”穆玄英果断打断她,“孔真在哪?”
林瑜的视线直直对上他的眼睛,再往下落到他腰间长剑上,眼睫颤了颤,一咬牙扭过身,“这边!”
穆玄英跟了上去。
莫雨站在原地跺了下脚,也跟了上去。

评论(27)
热度(172)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