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63

配图来自好熊 @白熊 


63.

“BOSS?”莫采薇唤他,“你精神不太好啊。”
穆玄英自车窗外收回目光,前方不远便是目的地,“没事,我好着呢。”
等车安稳地停靠进停车场,他拉开门下车,“我先过去了。”
“BOSS!”莫采薇小跑着追上他,塞过来一个粉红色的礼品袋,“这么关键的东西,你都忘啦。”
穆玄英看了眼里头包装完好的盒子,道了声谢谢。
清清静静的旧式胡同里,这时间没有一个人,完全不像是有人在这里拍综艺节目的模样。莫采薇也有些诧异,跟在他后头边走边看两边的门牌,生怕走错路。沿着水儿坎胡同走过两条十字分叉口,到了第三个岔路口,他们看见左手边的小川胡同里,不远处有一户的门前摆着两台摄像机,阿诛正对着耳边的话筒说话。
她一眼瞧见了穆玄英,伸直胳膊直招手,“先别动!我们要拍你走过来!”
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个摄像师,肩上驾着机器靠近了穆玄英。他晓得这是要拍他近景,也不慌张,小幅度地冲莫采薇摆了下手,经验丰富的助理立时退到死角处,以免不小心入镜。
穆玄英一手搂着粉色纸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气刚呼出去,便听见了阿诛那声咔。
他朝阿诛却才站的位置走去,起初脸上还有些紧绷,嘴唇微张吐出一小口气息后,视线一低,脸上现出期待和好奇的神情。
走到地点,他转头冲着最靠近他的那台摄像机,手指朝开了一半的铁门点了点,“是这里吗?”
真人秀的拍摄要注意与摄像机的互动,看着像自言自语,实则是在跟看不见的观众对话。
他推开门走进去,正对着一扇屏风,两边各有一渠清泉流入小池,木造水车引着从不止歇的水流,令青翠的竹筒一嗒一嗒地,敲打镶满鹅卵石的圆形水池边沿。
屋内比室外昏暗,下午三点半,外头尚日光充足,里头倒像已到傍晚,不仅暗,温度也低。穆玄英摸了把胳膊上被冷温激发出的颤栗,后悔穿了短袖。
屏风之后列有一排茶座,配置都是一桌四椅,茶座对面浮起个两层台阶的台面,托起两间中式包厢,包厢里都亮着灯,光线温暖,透过竹帘向外晕染出明黄色。
阿诛让他进了其中一所包厢,他刚刚坐下,便听见隔壁包厢一声咳嗽,轻而短促,音色很奇怪。
穆玄英已经开始适应对着摄像机说话了,他抿起嘴指指墙壁,压低嗓子道:“她在对面吗?哦,她几点过来的?”
阿诛的声音传来,“比你早了十分钟。”
“哎?”穆玄英笑道,“那我要是早来十分钟,不就正好遇到了?”
冷不丁,一个嗡嗡的声音道:“你迟到了。”

穆玄英一听,就晓得对方的声音经过机器变调处理了,变声器将它的本来面目扭曲得无法辨认,听着像是个滑稽可笑的动画人物。
他噗嗤笑了,下一秒便笑不出——
“我看到你选陈月了,真抱歉我不是她呢,你是不是很失望呀~”
穆玄英面皮一皱,露出苦相。果然,照片选择环节就是个专门给他挖的坑。不过叶珠儿也太狠了吧,上来就给他个下马威,一点友情都不讲。
“我没失望啊,倒是你,你知道是我了,你失望吗?”
“呵呵,”声音隔着墙壁说,“避而不答,没诚意。”
穆玄英好脾气地问:“那怎样才算有诚意?”
“呵,”声音重复了遍他的话,“怎~样~才算有诚意?这该你想吧?你连想都懒得想吗?还能对我更敷衍吗?”
穆玄英:……
有两件事,穆玄英确定了。
第一,与他只隔一面墙壁的这个人,不是叶珠儿。
第二,不管这人是谁,明明白白,是在刁难。

叶珠儿虽偶有娇蛮一面,却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不会拿他迟到十分钟,或是在节目中选了别人当把柄来纠缠不休,用阴阳怪气的口吻责怪他。可如果不是叶珠儿,那又是谁?
穆玄英仔细思索:唐影给的消息从来可靠,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对方对他很有一番意见,是他曾经冒犯过的人吗?他扪心自问,他进入演艺界时日尚短,甚少与人交恶,又哪来的闲暇机会去招惹这么一个刁蛮大小姐?还好死不死,冤家路窄到一块儿来上真人秀。
许是他沉默太久,声音等不来回复,更是不满,“喂,你睡着了吗,醒醒。”
“啊,没有没有,不好意思,我……”穆玄英按住太阳穴,无奈苦笑,“……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那头静默了稍许,滑稽的声音再响起时,似乎没那么尖刻了,“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一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大家还不熟悉,说话会很客套,不会……”不会像你这样句句带刺。
“噢,你想要我跟你客套啊?行啊,先生你好,请问贵姓?”
“哎,不是,”穆玄英摆了下手,忽地想起对方看不见,又将手放下,“也不是这种客套,就是,我们能不能平和一点说话,先互相了解一下呢,拜托了。”
“互相了解……”声音似在嘿嘿低笑,“行,不错的提议。”
听着像他终于被放过了,穆玄英自胸腔里吐出一口悠悠气息,冲镜头做了个鬼脸,咳了下嗓道:“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啊?”
“一上来先问爱好,难得……”声音拖着长音道,“还以为你要问我身高体重三围恋爱史呢。”
穆玄英眼皮一跳,就知道这位刺头小姐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她说话也太大胆了吧,他可绝对没想去问三围恋爱史,那与他何干?这姑娘脾气烂成这样,就算美成天仙,他也绝对不要。
“那是你的隐私,不用告诉我。你要是想问我的话,我可以回答你。”
“好啊!”声音来了兴致,“来报一下身高体重三围。”
穆玄英:……
他只是客气下,并没有真的想让对方问。身高和体重还好,他记得的,FreshAir对艺人体检很重视,可三围……谁会没事量自己三围啊!
话已说出去了,总不能耍赖不答,他只得老实道:“身高179cm,体重65kg,其他的等我量了之后再告诉你。”
“太瘦了!”声音陡然尖利,“你是在节食减肥吗?”
听到减肥两个字穆玄英差点哭出来,拍《当时花开》时,他演的是清瘦美少年,镜头本来就会放大人脸,为了上镜好看,他被迫吃了一段时间减脂餐外加瘦身锻炼,等杀青后果断奔去吃了顿火锅,光捡肉吃,青菜看都不想看一眼。也就在那次,他真切体会到当个演员好艰难,要你胖就得胖成球,要你瘦就得瘦成麻杆。
“没减肥,我饮食还算规律,”穆玄英说,“我很反对靠节食来减肥。”
说到这里,他考虑到很多女星平时都靠饿肚子来维持身材,好意出言提醒,“你也要按时吃饭啊,节食对身体不好。”
“放心,”声音得意道,“我身材好极了,不信给你摸摸看。”

穆玄英:……
穆玄英脸腾地红了,这位大姐,你还能更大胆吗?这是在拍真人秀啊!就算你真的愿意给我摸,我敢摸吗?而且我也不想摸啊!我又不是变态!还有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一点啊!你有什么值得摸的,又不是八块腹肌的莫雨……
他正在内心疯狂吐槽,那边又抛过来个问题,“谈过几个对象?”
手指对着镜头扣成个圈,穆玄英说:“零。”
“骗人。”声音不信。
“真没骗你,”穆玄英搔搔头皮,“所以来心有灵犀,我很忐忑,怕没经验,不知道该注意哪些事,让你不满意。”
“你选陈月不选我,我就很不满意。”声音控诉道。
穆玄英额角一跳,得,又绕回来了。
他眼角一瞥,看到桌上的粉红色袋子,像见了救星般抓过来,“对了,我有个礼物,想送给你。”
“哼,你们这些男人,以为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收买我啦,就能息事宁人啦?连口红色号都认不全,能送好东西就怪了,不会是香水吧,我最讨厌香水了……”声音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被机器变调得像在唱电音RAP,听着特别好笑。
穆玄英没笑,他被这位假音大小姐折磨得完全笑不出来了。过去他接触到的女星,要么是陈月叶珠儿这样清灵可爱的女孩子,要么是萧白胭苏雨鸾那样端庄高雅的大前辈,哪曾想过女星里还有这般难缠的。
唉,摄像机可一直在录啊……节目照实播出去的话,观众会很讨厌她吧。
一想到大小姐会挨观众骂,他居然有点不忍,强打起精神打断了她,“不是口红,也不是香水,是我很喜欢,对我也很重要的东西。”
声音“哎”了声,没掩藏住惊讶和好奇,“是什么?”
穆玄英看向编导,招手示意她过来,把纸袋递给她。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他还在说话,“初次见面,先前也不知你喜欢什么,就把它带来了。愿意送出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算是有诚意的表现吧?”
阿诛带着纸袋去了隔壁包厢,不多会儿,那边道:“粉红色,真少女,你对女搭档还挺用心的。”
穆玄英皱起眉,是他的错觉吗?总觉得声音里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接下来一阵沉默,只听见拆包装的撕纸声,丝带和包装纸被解除,露出礼盒,再打开礼盒,便公开了穆玄英送给他恋爱秀搭档的初见礼物。
从礼物亮相的那一刻起,隔壁的包厢便彻底没了声音。
像是有人打开了消音器,消除了此前所有喋喋不休的为难。
穆玄英食指在桌面上画圈圈,眼睛盯着桌子道:“这个挺贵的呢,呃,也不算贵吧,只是对当时买它的我来说,很贵了。那时候我刚念大一,生活费不多,不是爸妈小气,是我不想要太多钱,怕养成浪费的习惯。最关键的是,我想用自己赚的钱去买。为了买它,我头一回去打工,当了两个礼拜的家教,全部工资都花在这上面了。想想也挺好笑的,我家里又没有蓝光放映机,我买个珍藏版蓝光碟干嘛啊。可是,这是我最喜欢的演员,演的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里面还有他的签名呢,虽然是印刷上去的……”
手指蜷握起来,穆玄英轻声道:“我很抱歉,没能给你留个好印象,可能你会拒绝,我还是想问一声,你可以跟我一起看这部电影吗?”

哗啦——
椅子向后倒去,有人翛然起身,一甩竹帘出了隔壁包厢,三步并作两步,猛地掀起了另一面竹帘。
黑色西装外套,深酒红色的尖领衬衫,恍如活物的黑蛇别针,闪亮的海洋绿水滴。
还有他手里的盒子,一个装着蓝光电影碟的盒子,封面上写着两个字:《破浪》。下方风雨交织的背景画面中,一个黑衣武人紧握弯刀,屹立不倒,长得和他像一个模子雕出来的。
“可以啊,”这人晃着盒子,笑嘻嘻地说,“我跟你一起看。”
没了变声器的伪装,他开口时,回复了他真正的本音。嗓音勾魂,声线惑人,浓醇如酒,醉倒万里春风。
“哎对了,”莫雨眨眨眼,对着目瞪口呆的穆玄英道,“要不要我再给你补个签名?”




评论(50)
热度(26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