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莫毛]最佳男主角71

71.

疾空赛车场位于B市近郊,是全市规模最大的一家卡丁车赛车场。每天都有无数卡丁车爱好者光顾体验,还曾经承办过大型比赛。赛车场分为户内户外两个区域,考虑拍摄的光线和取景等因素,节目组租下了室内场地。
穆玄英站在二楼,隔着玻璃窗向下望,平日热闹不已的赛车场内,此时分外寂静。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空无一人的赛车场。
在他因卫轩走红之前,也曾来过疾空赛车场,在这里留下过他的跑速记录。许久没来了,不晓得记录被清除了没。
负责跟拍他的VJ扛着摄像机站在近处,拍下他手按着玻璃窗,眼向车场张望的样子。
这时间莫雨还没来,据说是有个活动,等结束了再赶过来。
穆玄英看着赛道,在心里细细模拟,何处要开得快,何处该稍微放缓,哪里是关键地带,弯道超车的最佳处,于想象中全过了一遍。想着想着,不由技痒,想趁莫雨来之前,下去熟悉场地。
“我能先开一圈么,一圈就行。”他问阿诛。
阿诛正贴着玻璃窗,用对讲机指挥摄像机的摆放位置,她特地咨询了这里的工作人员,摄像机架在哪里最有可能拍下人脸的精彩镜头。
那位工作人员风趣地告诉她:虽然卡丁车开起来嗖嗖飞奔看似很帅,赛车手的脸却是被头盔面罩遮得严严实实,想看清脸,只能靠意念。说着,他回头看了眼穆玄英,说了句咦这位帅哥你很眼熟嘛,是不是来过。
虽是句营业人员标准的搭讪,穆玄英心念一动,请他在顾客记录里查了下自己的名字。一查,他的记录竟还保存着。工作人员对照着数据,夸赞道帅哥你速度可以啊,又快又稳,给你办张会员卡打个八八折如何。
穆玄英还没来得及说话,阿诛已身手极快地把那位叫阳宝的工作人员拖走了。

此时穆玄英一开口,说想下去先开一圈,阿诛和阳宝一同转过脸来。
“你不等等Rainy吗,他还说想让你教他呢。”
“等他来了我会教的,”穆玄英不好意思地说,“好久没来玩过了,我怕手生。”
“你是怕输给他啊?他开都没开过,还指望你让让呢。”
“帅哥你想玩就下去玩呗,”阳宝举手发言,“那个什么Rainy来了我去教他。”
“少添乱,”阿诛白了他一眼,“人家两个那种关系,要你多嘴。”
“哪种关系?”
阿诛两手攥成拳头,两只大拇指伸出来上下扭扭,像在对对方鞠躬,贼兮兮地说:“这种关系。”
然后他们看见阳宝哥的脸可疑地变红了,“第一次有女孩子对我做这种手势,好害羞哦……”
如果不是还需要他在旁帮忙,阿诛已经踹他了,“你脸红的点太奇怪了!”
她拍拍胸口顺下气,“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刚才我胡扯的。他和Rainy只有在我们的节目里才是情侣关系,私底下……”
阿诛看向穆玄英,“是好朋友吧?”
好朋友吗?非要给两人关系一个定义的话,也算是好朋友吧。
“嗯,差不多,”穆玄英补了一句,“不是太熟。”
“那没关系啊,我们节目的目的,就是让不熟的人变得很熟,”阿诛从桌上的零食托盘里摸了块饼干塞进嘴里,“去玩吧,估计等你开完了,大神就该到了。”
说着她对着穆玄英的VJ做了个手势,“你跟他一块儿下去,检查下他的赛车上摄像头好不好用。”

手套包裹住手掌和手指,穆玄英试着曲伸,不错,很灵活。头盔也试了好几个,排除掉过松和过紧的,最后终于找到个合适的。
他低身跨进车肚,卡丁车的底盘很低,人坐进去,像陷进瓮里。他抓住方向盘,深呼吸了口气,踩着油门的那只脚用力向下——
如离弓之弦,顷刻漂移进赛道。
穆玄英跟阿诛说只开一圈,真上手了,不止一圈。起初感觉犹在生疏,他轻踩了刹车放缓,开不到半圈,曾经玩卡丁车的体验渐渐回到身上来,速度也随之越来越快,不断出现的转折赛道正如一个个有待飞跃的陷阱,稍有不慎,判断错误,车身便会重重撞击。
卡丁车比赛要想赢,绝非一路高速闷头往前,而是当弯道出现时,正确选择最佳路线和时机来转向和超车,考验的是计算和预判的能力。
他开到第五圈的时候,二楼的观众台里多了个人。

莫雨今日的行程是去给即将上映的电影做宣传,等活动结束后他立刻从城市的另一头往这边赶。莫红泥提醒过他该先去吃个午饭,他摇摇头拒绝了。节目组租借场地有时间限制,还是准时拍完为好。
莫红泥晓得他性子,好在莫蓉蓉每次坐这辆车,都会放点吃的进来当储备粮。莫雨坐在后座上,听见她的提示,在那袋零食里挑挑拣拣,对膨化食品和一看就甜腻腻的糖果巧克力嫌弃得不行,最后扒出一包咸味苏打饼干,就着矿泉水勉勉强强咽了下去。
“少爷胃得养好啊,以前您胃疼过的。”
“正好碰上了嘛,”莫雨将空掉的饼干包装塞进前座后背的垃圾袋,“我胃疼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就你还记得。”
“谁让我跟您跟得早呢,哎,这都多少年了,也没见涨工资。”
“呵,不涨工资,奖金都给你翻几倍了,凭良心说话。”
“噗,”莫红泥莞尔,“等会儿拍完了,您和穆先生一起吃饭吗?那车钥匙留下我自己回去。”
“他呀,”莫雨抓着矿泉水瓶子晃了晃,不知怎的笑了起来,“他应该不会想跟我吃饭了,说不定见到我,都要绕路走。”
莫红泥从后视镜里扫了莫雨一眼,“虽然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考虑到我还要养家糊口,我会克制住好奇心的。”
莫雨忍不住笑出声。

等他们开到疾空赛车场,节目组的人一见莫雨便奔过来,负责他的VJ打开摄像机,以中景的距离跟随他拍摄。
莫雨一路上了二楼,不时有意无意地对镜头表示下他多么期待见到穆玄英,自从上次两人于晓风馆初见后,他对那位选择他的演艺作品当礼物的青年,产生了相当好的印象。
“可惜上次没有问他要联系方式,”莫雨边走楼梯边说,“我回去以后,一直在后悔啊,怎么给他签名的时候,没顺便把我手机号也签上去呢。”
他停下脚步,“哎呀!一定是握住他手的时候,我心慌了,都怪他长得太可爱了,害得我心跳加速……哈哈,这些话千万不要告诉他哦。”
跟着他的VJ表情有些古怪:是错觉吗,为何今天的莫大神,语气和表情都分外浮夸,一脸我就是在演你能奈我何。好歹是传说中的演技大神,要不要演得这么明显,连他一个VJ都看不下去了。
莫雨登上最后一层楼梯,朝阿诛轻点了下头。阿诛眼色朝落地窗那里一瞥,莫雨会意,走到窗前,向下看去。
曲折宛转的赛车道上,一辆宝蓝色的卡丁车正在呼啸疾驰。
莫雨清楚,赛道上唯一的车手是穆玄英。他抱臂站立,目光紧紧黏在那辆赛车上,看着看着,面上流露出欣赏之意。
摄像机收录了他所有的微表情,没有一丝错失。
赛车开完一圈,再度穿过起点。
莫雨转过脸,“他已经起了兴,再让他玩下去,估计就要把我忘了。”
阿诛抓着对讲机,“广播去说一声,这圈开到终点就停了吧,人已经来了。”
莫雨步子一转,坐上休息区的沙发,眼前茶几上的托盘里,放满了一看就没食欲的小零食。他一坐下,服务生送来一个玻璃托盘,里面摆了水果拼盘,果肉晶莹,新鲜水灵。
正要去碰插在哈密瓜块上的水果叉,他转念一想,照旧坐着不动,静等人来。
没多久,楼梯口出现了个人,一手捂着耳朵,一手对他招手,“嗨!”

穆玄英歪着头,就着捂耳的姿势坐在莫雨对面,“耳朵里都是风……”
在赛道上开久了,耳里像被灌满了风声呜咽,刚离开赛道还没恢复过来。
“是吗,我看看。”莫雨起身挨过去坐他旁边,要去摸他的耳朵。
穆玄英朝旁一闪,“不用看了,又没大事。”
经过上次宣传照后那段谈话,他对莫雨的靠近是敬谢不敏,免得回头一个不自在的表情,又被抓了把柄,当作自己对他有意思的证据。
莫雨盯着他,咧嘴一笑,手遮住唇,不容拒绝地凑近他耳,低声说了三个字。
穆玄英在再次躲开之前,热气已扑向他耳朵边,莫雨的声音像带着电流一般传入耳廓。
“不、敬、业。”
听清了这声不敬业,穆玄英很有磨牙的冲动。他转回头,偷偷瞪了眼近在咫尺的俊脸。
那张脸上已是温柔切切,莫雨对着他眨了下眼,款款道:“乖嘛,听话,让我看看,不然我好担心你啊。”
咿——
穆玄英全身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莫雨这是在示范演技吗,未免也太烂了吧。这个假惺惺油腻腻的腔调,哪是在表现恋爱中的深情,纯粹是在恶心他嘛。
数台摄像机围拢之下,穆玄英将翻涌的不适感压了又压,眼睫一抬,嘴唇一翘,轻声抱怨:“你来得好晚喔,我等了你很久呢。”
这句话,是他从前演偶像剧时,围观到的女演员台词。说的时候要含嗔带娇,又嗲又萌。
一说完,他就被自己寒颤到了,不得不在心中安慰自己:左右都是演,大家都在装,谁怕谁啊。
莫雨的手立马覆上他手背,“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惩罚我呢?”
他语气真挚,穆玄英只觉得背上发寒,如果他没听错,莫雨这话说的好似跃跃欲试,期待满满啊?
他倏地抽回手,快速且用力地拍打了下莫雨的手背,语气努力保持温和,“没关系,你来了就好了,我怎么忍心怪你呢。”
莫雨看了他一眼,下一秒让他始料不及,莫雨手上多了个水果叉,一块哈密瓜蓦然出现在眼皮下,险些贴上他的唇。
“啊——”莫雨示意他张嘴。
……
啊什么啊?!
穆玄英内心是拒绝的,刚经历了一番腻味彼此的比拼,他万万想不到莫雨还能搞出喂水果这么肉麻的动作。
想当年上学时,看到食堂里互相喂饭“啊”来“啊”去的小情侣,他都会脸红地移开目光,不想有朝一日这种事会发生在他身上。
就连演偶像剧,他都没被喂过!穆玄英张开嘴正要抗议,莫雨的水果叉适时向前,将那块哈密瓜送入他嘴里,正好让他咬住。
穆玄英含着哈密瓜,吐又不好吐,只得咬牙去嚼……
……咦,还挺甜。
哈密瓜刚咽下去,莫雨水果叉一丢,站起身来,片霎间一扫方才刻意表演的油腻,回到他人所熟悉的那个俊朗英挺,大气开阖的莫雨。
“不好意思,刚才跟你闹着玩的。同为演员,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应激反应,”莫雨拍手赞许,“应对的不错,希望有机会跟你合作。”
“现在,你能教我开卡丁车吗?”

考虑到莫雨是第一次玩,穆玄英决定先开一回双人型,带他兜一圈感受下速度。莫雨拿到头盔,茫然发愣,都不知该怎么戴的样子。穆玄英看不过眼,伸手过去帮忙,帮他戴好扣紧。
坐进车里先不忙着开,穆玄英指给他看脚下的控制键,“一开始油门别踩太紧,容易撞上,要放慢就同时踩一点刹车,速度很快,绕弯的时候别赶到拐弯跟前了才去拐。万一撞到了别怕,很安全的,往赛道里退……”
他这厢絮絮叨叨,莫雨一直注视着他聆听,等他说完了才发现莫雨正含笑看他,当下扭开脸咳嗽了声,“靠说是教不会的,我开一次给你看。”
他握紧了方向盘,话里带了点小得意,“其实再教也没用了啊,你输定了。”
呼呼风声很快侵占双耳,穆玄英没有听见莫雨紧随其后的那句话。
——那可未必。

一圈终了,莫雨先一步跨出了车,对着镜头难掩兴奋,“哇,真有意思。”
阿诛的声音插入,“这场比赛,Rainy有信心吗?”
“输赢都是浮云,大家玩得开心更重要。”莫雨一本正经地说。
穆玄英摘下头盔,几轮卡丁车开过,心头刺激感还在,他眼睛发亮,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意态飞扬地像个骄傲的少年。
莫雨的视线在他脸上流连,明知盯看太久可能会暴露出些尚不能暴露的东西,却是舍不得将目光转开。
“要我让你一圈吗?”穆玄英笑吟吟地问他。
“你不是说不想让么,这回又愿意让了?那感情好,让我十圈吧。”莫雨无耻地说。
穆玄英不屑地撇了下唇,心下好笑:总共就十圈,居然还好意思要让十圈,干脆让他直接弃权认输不是更好?
“对了,上次不是说,输了有惩罚么,能让我来定么?”
“嗳……让你定,你是有把握会赢?”
莫雨对着他露齿微笑,“我相信奇迹。”
穆玄英无语,他相信莫雨说的奇迹今天绝对不会发生,何苦自己找虐。
“啊,这样吧,”莫雨很响地拍了下手掌,“如果我输了,我喂你吃一整盘水果。”
穆玄英克制不住瞪他,“……这是罚你还是罚我?”
就算哈密瓜又糯又香,甘甜可口,他又不是没长手,被莫雨当众喂一口已经够呛了,喂一整盘,是嫌他鸡皮疙瘩起得还少吗。
“你有别的想法,尽管提嘛。”
“唔……”穆玄英脑筋转得飞快,苦苦思索该怎么才能让莫雨吃一记亏,想着想着,他视线转到阿诛身旁的阳宝身上,眼睛一亮。
“你要是输了,就去跟那位先生表白一下,说他是你的梦中情人,问他愿不愿意接受你的求爱。”
却才短短接触,他大致晓得了阳宝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莫雨去跟他表白,绝对被噎一壶,场面肯定会很滑稽。
莫雨轻飘飘地扫了阳宝一眼,看得对方怕冷似的捋了捋手臂。
“我倒是无所谓……”莫雨慢条斯理地说,“只怕,你会吃醋啊。”
穆玄英嘴角一抽,“玩笑而已,这点涵养,我还是有的。”
“假如你输了,要怎么办呢?”
穆玄英说得自信,“没有这种’假如’。”
“哎~你的惩罚提议,我都接受了,有来有往……”莫雨懒洋洋半阖的眼帘一抬,现出周身锐气,忽而一笑,收了锐气,眼波流转,带出十分的不怀好意。

“万一你输了,亲我一下。”

评论(39)
热度(217)

© 月公子 | Powered by LOFTER